Bill Joy 反思科技进步

主持人语:自“TED中国粉丝团”上线以后,我们收到不少朋友的反馈,对于这个专题网站的发展提出宝贵的意见,在此,我们深表感谢。“TED中国粉丝团” 将于今天起推出每周五期的“今日 TED 演讲”特别报道,每天挑选一个内容精彩的 TED 演讲作简介,希望我们的节目能给你带来一种别样的 serendipity 一般的体验。

第一期推出的 “今日 TED 演讲”的主角是 Bill  Joy ,演讲的内容是“关于科技进步的反思”。咱们先认识一下 Bill Joy 这位大名鼎鼎的 hacker(假如你曾经使用过 Vi 纯文本编辑器 的话,估计你已经听说过 Bill Joy 这名字,因为 Vi 就是他写出来的):

Bill Joy 很早就进入大学学习,为了满足自己对于数学的强烈爱好,他选修了数学系的专业课,并且轻易过关。后来,他到研究室工作,并写出了 Vi 纯文本编辑器,参与开发 BSD 操作系统,并且是 Sun(太阳微电子公司)的早期创建者之义,其后,又开发了引领一时风气的 Java。到了两千年前后,Bill 开始对技术进步本身进行反思,他把自己的思索写成文章,发表在 Wired 杂志上 ,引起广泛的争议。后来,TED 大会的策办人克里斯·安德森 邀请 Bill 来到 TED大会现场,于是有了 Bill 的这个发人深省的演说

Bill 说,

“当我看到纳米技术、基因工程技术以及其他先进的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时,我对于有人会滥用这些技术的可能感到极大 的担忧。在过去,我们有“十诫”,有社会规范,有国际公约等等来预防人对人、或国家对国家的暴力行为,但是,新技术本身是不存在国界性的,它的传播方式极 其简单……甚至人们完全可以自己在实验室里造出跟 1918 年爆发的流感一样的致命病毒,而无需考虑通过联邦快递来传递这种病毒……

我们要战胜这种非对称性的威胁(asymmetric threat)的话,就不能放弃法治(rule of law)。

“离开 Sun 之后,我和一些风险投资者一道,研究一些创新性的方案。我们寻找的是那些能够以十块钱的投入换来一千块的回报的项目。

我首先想到的是教育,这跟”一百美元电脑“项目有很大关系。要知道,按照 Moore’s Law,我们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十五年内实现给每个孩子一台“一百美元电脑”——或者到那时是“十美元电脑”的愿望,问题是,我们还没能开发出足够先进的软 件,来帮助儿童学习。我敢这么说,我们今天的电脑是已经足够高级了,但是我们却还没能开发出足够优秀的程序,使电脑成为一个助益学习的工具。今天我们有很 好用的 Mac 电脑的界面,假如我们把这样的程序放到一台1980年代出产的苹果“二代”电脑上去运行,就会发现,那时的机器已经能够运行这样的程序了,可是我们过了这 么多年才开发出这种界面。教育是一种有助于促进和平的手段,看到人们在此方面的积极努力,我感到非常高兴。

此外就是环境问题,我看到了很多关于新材料的新闻,这些新材料也能像 Moore’s Law 那样为我们的社会带来迅速的变革。新材料(例如碳纳米管)的诸多特性为其在多个领域的应用带来了巨大的可能。而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新材料来解决环境问 题。新材料的领域可谓前景诱人,未来的 Google 必将在此间诞生。

第三个我关心的领域是传播性疾病以及生物防御(pandemic and bio-defense)。我们研究过人类对抗传播性疾病的历史,发现人类在这样的疾病到来之时基本上是“被动挨打”的,而另外我们也发现有很多很好的技 术被搁在一边,得不到好好的利用。我们正在资助十个在此方面进行研究的项目,希望藉此能够更好的预防和对抗传播性疾病。

“那么,当我们在上述的三个领域做得很出色以后,是否就能解决我在《连线》杂志上发表的文章里提到的问题?我敢肯定,答案是否定的。企图通过寻找更先进的 技术来解决既有的问题是不行的,假如我们不对掌握这些技术的人加上一定的约束的话。我们需要更佳的政策(better policies),比如我们可以通过市场调节(价格杠杆)来约束那些存在危害的项目的发展,还有,我们的法律也应当更加明确的规定科学家要对自己的行为 负责。我们现在要设计我们的未来。也许我们不能选择我们想要的未来,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实际行动来改变未来的走向。

“我们要帮助那些心地善良的人士(the good guys),要对信息加以限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点是难以接受的。但是为了保存人类文明,为了维护我们的法治,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即限制人们对于那些强大而又不含约束性的技术的使用。“

Tony 感言:Bill Joy 的演讲让我想到 singularity 这东西。去年有一次看到  Jaron Lanier 的一篇文章 后,对 singularity 这概念发生了浓厚兴趣,看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感觉这样的东西也许会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国际间的学术界已经有专门的讨论了,但是民间对此概念可谓一无所 知。这不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Jamais Cascio 呼吁一种广泛参与的公共讨论,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参与到此间来,共同“设计我们的未来”。另外,也希望国内外有识之士能给 singularity 这个概念找出一个好的中文翻译。

诸位 TED 粉丝,看完 Bill 的演讲后你是否有话想说?欢迎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Bill Joy 反思科技进步》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