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we feel fine项目到数据视觉美学

两天前我们在“TED今日演讲”栏目中中介绍了乔纳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的故事,他是一位程序员,他不断尝试探索新的方式,让处于互联网时代的我们能够拥有更有力的自我表达的工具。

其实,早先就有中文blogger报道乔纳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We feel fine项目,现在我们收集一些放在这里,让读者了解更多背景。

2006年5月17日

Liquid在We Need Money Not Art那里写到:

We feel fine 是由Jonathan HarrisSepandar Kamvar共同完成的一个新的有趣的项目 。它通过个人博客 ,Myspace帐户以及社区网络系统来找寻并收集相关的包含有“I feel”和 “I am feeling”的句段”,然后记录下这些出现在上下文的句子,包括如果出现在Flickr内的图片。结果会产生大量心情和感触结合人口统计数据资料组。(用各种不同彩色的漂浮点来表示)

We feel fine用Processing编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结合数据挖掘和印刷作业的作品 。就象是Golan Levin的作品 The Dumpster那样 ,既有诗意但又不失严肃 。游戏使用颜色和印刷品的样式来支持作品内容 。 使它产生即美丽又令人惊奇的样式 。

但是We feel fine比 The Dumpster更进一步的突出了科学数据轴 ,两个作品都生命了在科学上的冲击力。最终,两件作品都是任意的数据视觉想象作品因此很难做评断 。 这些成功的作品影射出在众多组合当中人们心情的快照,被博客和社区网络服务系统证实了。在此期间观众会得到细微的启示从这些被影射的数据轴上 ,这些纯粹数据组的大小对于带给观众冲击力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Jonathan Harris 在昨天的OFFF Festival上展示了这个作品。 更多的作品去他的网站上看。 Sepandar Kamvar建立了搜索引擎叫做Kaltix,从google上获得搜索。他是Standford大学Computational Mathematics与Engineering系教授的咨询助理。

原文标题:《OFFF: We feel fine》
来源背景:We Need Money Not Art (www.we-need-money-not-art.com)
来源简介:We Need Money Not Art是We Mark Money Not Art是中文版,这个群组blog关注最新的艺术实践和活动,并且在北京组织非营利的全球性智联活动Dorkbot BJ

2006年5月17日

Makzhou在CNBlog那里这样写到:

We Feel Fine是一个新近的交互艺术以及挖掘社会性网络的作品。

……或者用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这个计划从网络上的blog以及myspace社区中挖掘内容,它以”I feel”和”I am feeling”为关键词,记录下这些句子的上下文,或者把Flickr上的图片说明也一并抓取而来。并且分类统计。而结果就是一个新奇而让人着迷的人类感情的集合体。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个和以往那些艺术家所声称的代表人类普遍情感的廉价口号所不同。这个作品向我们展现了真正的,隐藏在互联网之后的人们的想法。而且它的实现又是完全通过机器来达到的。

……其实抛开理论不谈,这个网站本身就是很吸引人的作品。在成果演示之中,无数五颜六色的随机运动的小气泡代表了各种感情,如果悬停鼠标,程序还会自动将类似的情感聚集在周围,形成”网络”的感觉。上面会显示出从网络上所摘录的内容。一个一个看起来就仿佛在情感的河流中浏览一颗颗的鹅卵石。

在项目的统计中可以看到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们(不太清楚是如何界定国籍的),其中来自中国共有8192条。比较有趣的是在所有的统计中,女性总数比男性多出2万多人,但是在感情条目的统计上,男性却翻了一倍。难道全世界的男性都喜欢在网络上倾吐自己的内心世界?:P

原文标题:《感情探究》
来源背景:CNBlog.org (http://blog.cnblog.org)
来源简介:CNBlog.org是中国大陆最早的专注于blog话题本身的群组blog,主要探讨如何写作blog、blog的发展以及各类社会化媒体工具对社会的影响。

2007年3月15日

Jeuce在“不确定的年代”那里这样写到:

we feel fine是一个建立在研究社会心理学和个人感受的项目。每隔几分种,we feel fine的网络程序会自动搜索主要webblog服务器上所有的新文章带有”I feel”或者”I’m feeling”的句子,把它们放到网站上面。下图上每个形状代表了每句话,如果你点开形状,可以actually看到这句话的全文和post时间,甚至可以进入blog post者的网路blog。we feel fine还有六大非常有趣的movement,每个movement解释了被选中团体的不同侧面,请上它网站自己discover。

同样是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界天才儿Jonathan Harris的惊人之作。

原文标题:《we feel fine》
来源背景:“不确定的年代” (jeuce.blogbus.com)
来源简介:“不确定的年代”是Jeuce(黄忱)的个人blog。居住在悉尼,她已经在她的blog上,写了200篇关于“设计”的贴子,157篇关于“摄影”的贴子。

2008年2月26日

toxinbaby , sophywt 和 aaajiao在We Need Money Not Art那里粘贴了一篇译文,原作者这样写到:

去年11月,我在马德里花了几天时间到林荫道媒体实验室(Medialab Prado)的视觉化(Visualizar)工作室先睹为快

……林荫道媒体实验室目前正在为Inclusiva网发起一次新的号召。在日益普遍的便携技术使用和紧密联系地理信息生产与管理的互联网应用背景下,工作室将探讨数字网络和物理空间这两者的关系。

这个工作室探索数据视觉化的迷人世界。工作室主管Jose Luis de Vicente在他撰写的简介里描述道“数据视觉化是一门交叉学科,它利用图像的广泛交流功能,为含义,原因和依存之间的关系提供一个易于理解的解释。这些含义,原因和依存常常出现在由科学研究 和社会生活产生的大量抽象信息之中。产生于二十年前的科学界的信息视觉化(InfoVis,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的缩写)和数据视觉化(DataVis,Data Visualization的缩写)结合了统计学,图象设计与互动,以及计算机分析的策略与技术,创造出新型的通讯模型,使其更适合于在复杂性不断涌现的年代完成阐释的工作。”

去年,Jose Luis以此为题作过出色的演讲,我曾经花了点时间把其中一部分翻译成英文。有西班牙语的视频可以在线观看。

(小编:强烈推荐点击这里看全文,接下去是 Jose Luis的精彩演讲内容。Jose Luis从一个半世纪以前讲起,拿破仑——那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人,率军远征俄罗斯——这也是他走向末路的前奏。他举了许多关于数据视觉化的例子,解析了数据可视化的信息传达价值,以及美学价值。)

数字艺术家Ben Fry把信息设计看作“用眼睛思考”的能力。一幅图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用其他形式无法完全理解的事物,从而拓展我们的认知技能。通过视觉化使意义呈现的空间可以非常大。举个简单的例子:解决一个复杂的数学问题的时候,你会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来作草稿,同样,平面设计的交流功能也让我们把抽象问题形象化。

这样一种从数据海洋中提取信息,再用视觉化的空间构成来表达的新形式,把平面设计的交流功能和抽象问题形象化的功能结合到了一起。

那么,这门艺术的现状如何?

如果平面设计师、信息设计师一干人等开始在某个社会背景下运用这些工具,会怎样呢?

原文标题:《视觉化:追寻数据美学》
来源背景:We Need Money Not Art (www.we-need-money-not-art.com)
来源简介:见上。

备注:
“TED周边” 这个栏目将以blog文摘的形式收录blog空间中关于TED的人、事、物有关的资料。鉴于TED是新观念的传播者,所以我们也期望日后TED周边会成为一个新观念在大陆网志空间传播的存档记录。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we feel fine项目到数据视觉美学》上的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