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TED周边”是我们网站里的一个新栏目,主要是收集中文网络世界中关于TED话题的一些反响,同时,我们也会把读者的反馈发布在这里。(2009年6月28日更新,为配合网站结构调整,现在“TED周边”栏目的稿件转到“编辑絮语”栏目下。)

12月17日我们回顾了作家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获得2008年TED大奖后表达的愿望实现的情况。他呼吁人们参与到所在社区的教育服务中,并希望征集1000个投入人们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这个TED愿望促成了“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这个网站的诞生,自2008年3月以来,人们投递了160多个此类故事,展现了全美各地富有创意的社区教育构想和人们的行动力。我们也简要介绍其中的三个故事:“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数字制片人俱乐部(XO Connection)”和“商业学堂(BizAcademy)”。

教育并不仅仅是学校系统和教师们的责任,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代,是全社会的责任。实际上,成年人思考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代,本身也是自我学习的一种方式。虽然整个教育系统的改革步履缓慢,但是,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身边做起,思考并且实践一些富于创意的教育实践活动,在社区和孩子们一起共同提升自我。

让我们来看看大陆的年轻一代,就类似的议题,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在做些什么。

2008年11月3日

Rita在日常生活的奇妙旅行那里写到:

Once Upon a School是我本周遇见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她鼓励已走出校园的成年人为当地学校里的学生开设培训小项目。比如一个舞蹈演员可以为她家附近学校的学生们开设一个小小的课程,教孩子们理解舞蹈和学习基本的舞步;一个资深blogger可以教孩子们如何有效地应用web 2.0工具来拓展自己的视野;一个环保人士可以教孩子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能源节约;一个英语培训师可以教孩子们懂得如何才是学习(享受)一门外语;一个有过特别人生经历因而对人生有所感悟的人可以和孩子们分享自己的感悟。

我们每个成年人或多或少都有一技之长,有时这是我们的专业工作,有时这是我们的爱好。我们可以把这些无偿地与孩子们分享,假如我们可以帮助到一个孩子,哪怕只有一个,我觉得我们的分享就很有意义了。

我总觉得,教育不仅是学校的事,它是,也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事。虽然我们这些长大成人的人已经离开了校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与校园的联系就此终结。我们的孩子会进入学校,他们正是在那里接受到改变他们一生的教育,在他们的整个少年时期,他们在学校里度过的时间最多。

所以我总觉得,作为成年人,我们有把校园建设得更适合于孩子成长的责任。

很多人会觉得像Once Upon a School这样的项目很美好,“可是”,他们又会说,“那是在西方国家,在中国要做这样的事可真是太难了。”

我也不知道难不难,因为现在我还没有去试,在还没有试之前我不轻易下论断说那很难。事情的难与不难,要看人内心信念的强弱和做事的方式。

如果我们现在要在中国马上开始一个像Once Upon a School这样的项目,那或许还真有点难,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吧。

但如果我们一下子要求改变的不那么多,我们只是要在心里种下“与孩子分享知识、技能、经历、感悟”的意识,并在日后的环境中留意那些能让这种分享变为可能的机会,那还难吗?观念的转变是一切变化的基石,而观念的转变又只是一刹那的事。

在观念转变之后,我们又要做什么呢?每天晚上散步时,我都会经过我的中学校园,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想为这里的学生组织一个读书俱乐部,和他们分享我的阅读体验。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阅读帮助我走上了一条通向丰富心灵的道路,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在少年时期就能与阅读成为好伙伴。

我要如何实现这个想法?也许某天我会拜访我的校园,去看看以前的老师们,或者通过我的blog认识我的学弟学妹(事实上他们中已经有人阅读我的blog并且给我写邮件),我还可以联络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们,和他们聊聊,听听他们的想法。

总之一句话,可以做的事很多,只要肯去做。特莉萨嬷嬷(又译德兰修女,Mother Teresa)说过,“If you can’t feed a hundred people,then just feed one.--如果你还没有能力去帮助很多人,那么你就只帮助眼前的这一个。” 秉持着简单的想法,理想就能变成现实。

在Once Upon a School的网站上已经记录了好多有意思的project和故事,阅读它们让我觉得生活十分有活力。我需要这种有活力的感觉。

Rita提到她想为她的母校的学生组织一个读书俱乐部,和他们分享她的阅读体验。实际上,已经有类似的读书会和学习沙龙了。

· OOPS开放式学习沙龙

OOPS是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的简称,中文名称叫做开放式课程计划。OOPS是台湾奇幻文学基金会执行的一个计划。它号召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志愿者,通过网络协作,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开放式课程翻译成中文,并且在2004 年底与麻省理工学院签订了正式的合作协议书,成为全世界第三个与他们建立合作关系的合作伙伴。2004年全年,由奇幻基金会所推动的开放式课程简体与繁体中文网站累计使用者达五十万人次。2005年起OOPS也引进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犹他大学等美国名校以及日本的著名大学的开放式课程。

OOPS开放式学习沙龙是OOPS大陆推广小组所举办的自主学习活动。它以OOPS的开放知识为基础,鼓励人们自发组织学习活动。开放式学习沙龙能够做到的是通过一次认真的讨论,使得参与者对一个问题有比自学更加深入的理解。并且现场的互动可以给参与者多个认识问题的角度。

想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吗?看看OOPS的创始人朱学恒翻译的下面这个短片《教育的未来》(Did you know?)

这个短片是OOPS开放学习沙龙活动的开场影片。

· 鸢尾花:从阅读走向实践

鸢尾花是吴向东老师创建的基于“从阅读走向实践”理念综合实践活动项目。他们认为:“信息时代是阅读的时代,是从充斥的信息中阅读出有价值的思想去改变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时代!从小学会阅读,从小学会把阅读与社会生活实践统一起来,不做书呆子,做有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人,就让我们一起从阅读走向实践吧。”

目前他们已经建立了鸢尾花——“从阅读走向实践”的项目网站(iiris.cn),为老师和学生们提供了展示、交流和指导的的blog服务。同时,他们也在开展七彩虹读书会系列活动,帮助学生拓宽阅读领域,促进综合实践与语文学科的深度融合。

下面这个是吴向东老师在广州昌乐小学所做报告的演讲幻灯片。你可以从这个幻灯片里了解他的经历,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要做鸢尾花这个项目。

活出意义来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人生)

·多背一公斤的灾区图书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多背一公斤的灾区图书室计划。多背一公斤是民间发起的公益活动,致力于通过发动志愿者的参与,为乡村教育提供持续、系统的服务。他们目前正在探索社会创业企业的道路。

5.12汶川大地震后,多背一公斤迅速参与了救援工作,并在五月下旬发布了灾后学校重建计划。其中,图书室是整个计划的重点。

地震过后,1000所板房小学和500所板房中学将在灾区建立起来,学生们将在活动板房中学习达1年到3年不等。这些全新的板房,只能满足基本的硬件设施,学校软件资源缺乏,学生们没有良好的课外活动形式。针对这种情况,多背一公斤推出灾区图书室项目,计划为活动板房学校配套建设至少50个图书室,陪伴孩子们度过板房学校阶段,搬入新校舍,直至完全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图书室作为一个开放的阅读空间,为灾区学生提供优秀的课外图书、阅读交流和其他文体活动,促进灾区学生的身心的健康成长。

截止12月17日,多背一公斤已经为灾区学校配送了32个板房图书室,并计划在本月底发送并建成全部50个图书室。同时,他们也在开展“快乐阅读分享计划”,号召志愿者们通过阅读分享的这种方式,让图书室发挥最大的作用,协助孩子们获取知识,快速成长。志愿者们可以通过多背一公斤的网站来分享课件,也可以选择去灾区图书室的现场,开展阅读沙龙,与孩子们快乐地分享。

·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看完这些故事,你也发现你身边的那所学校了吗?请推荐你身边富有创意的社区教育项目给我们。你可以直接在此留言,或者写在你自己的blog上,而后trackback过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上的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