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医疗仪器带来的新希望

本文为“从愿望从行动”系列之一,本系列介绍历届TED大奖获得者的愿望。

罗伯特·费舍尔(Robert Fischell)是一位发明家。他最初是搞卫星的,后来又转为搞医疗仪器。他个人拥有二十几项的发明专利。费舍尔是2005年TED大奖的获得者之一,此前我们已经介绍了其他两名获奖者波诺(Bono)和爱德华·布廷斯基(Edward Burtynsky)。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费舍尔向观众叙说了他的三个发明,并且讲到了这些发明的意义。

这一次让我们来看看费舍尔的三个TED 愿望:

一、把癫痫症神经反应刺激器(Epilepsy Responsive Neural Stimulator,简写是RNS) 应用到其他的脑科疾病上:

人脑会发出电信号(electrical signal),假若这样的电信号造成了人脑紊乱(brain disorder),那么我们可以通过向头部发射电子波的办法来治疗这样的病。我希望这个治疗癫痫病的办法也能够被应用到治疗像强迫症那一类的神经紊乱症(psychotic disorder)上来。

二、设计出一个最人性化的偏头痛治疗仪:

现在这个穿颅磁刺激器(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or,简写是 TMS)是可以医治偏头痛,但是其设计有待改进,希望工业设计界的朋友能够参与进来,设计出一个更人性化的产品。

三、给所有参加 TED 大会的人一个挑战:寻找一种能够改善美国医保体系的方案:

在美国,关于医疗失职的诉讼案件越来越多,因为保险体系的存在,不称职的医生可以继续行医,却不能较好的履行医生的职责。而律师也大多乐意于接手这些案件,因为他们想到法官也许会判为庭外和解,这样律师本人也能拿得到很好的报。而最终还是苦了病人。美国之所以在医疗方面花费如此巨大,很大程度是由涉及医疗失职的诉讼案件所带来的。

病人在接受治疗前要签署一份协议书(informed consent),但是,这样的协议书通常长达十几页,并且每页纸上都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试想一下一位癫痫症患者看完这十几页的文件之后会有何反应?我们是不是考虑用视频的方式直观的把相关的事项呈现出来?并且要在最后说“同意”之前询问病人是否真正理解协议书内容(包括一切有可能存在的风险),这也可以用录像拍下来。只有当病人及其配偶说,假如发生可预估的失误,他们不会提起诉讼。如此一来,美国人在医疗方面的开支将可以大幅减少,也能减轻每一位国民的负担。

此外,费舍尔还表示说,TED 大奖为他带来了10万美元奖金,他打算把其中的5万捐给那些 NeuroPace 项目当中的强迫症患者,让他们继续接受治疗,另外的5万则将用于优化TMS 的设计,使之更加人性化。


延伸阅读:

《三联生活周刊》总509期文章《口袋里的医生》介绍了类似的故事。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及文章插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照片由pauliepaul上传于2005年3月3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非商业用途”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创意医疗仪器带来的新希望》上的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