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上)

今天我们的“今日TED演讲”介绍来自“TED伙伴系列”演讲视频,这个系列的演讲不是发生在TED大会上,而是来自TED伙伴所组织的会议和活动上。这次的演讲人拉里·布利连也是2006年TED大奖获得者之一,我们曾经在12月24日以《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为题介绍了他的TED愿望。

拉里·布利连在Skoll基金会举办的一个会议上做了这个面对全球危机保持乐观的演讲。这是该演讲的全文翻译的第一部分。

《拉里·布利连:我为何可以保持乐观主义》

今天的这个演讲我将向大家描绘一副我认识的世界图景,谈谈我们这个世界所面临的一些挑战,我们在看到这些难题和挑战的时候是该采取乐观还是悲观的态度?我要告诉诸位,我是一个铁打的乐观主义者。

咱们先来看一段电影:

(电影台词:由于人类现在掌握的知识还十分有限,我们不知道将会发生怎样的后果。今天,人类也许无意之中已经改变了地球的环境。每年由工厂和汽车排放的二氧化碳总计达60亿吨,这些二氧化碳堆积在空气中,使得大气更容易吸收来自太阳的热量。地表温度将因此而上升。而假如地表温度上升哪怕是几摄氏度,都足以使得极地的冰川融化。假若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话,那么密西西比峡谷大部分地区将会被河流所覆盖,到那时候,游船上的乘客将可以在船上看得到迈阿密塔被浸没在150英尺的水中。)

这个50年前制作的片子已经预言了全球变暖的发生,我们今天是该感到安枕无忧还是要感到如坐针毡?就我个人而言,我总是会想起甘地。当时有人问甘地,你怎么预估你下一步是有利的还是有害的?甘地说,请你回想一下你遇到过的最贫穷、最无助的人,然后在心底里想,你将要采取的下一步对于那个人是有利还是有害,假如是对他有利的,那就去做吧;假如不是,就再次审思一下你心中的主意吧。而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我们不单要考虑到最无助的人,还要考虑到相关联的社区以及文化,乃至整个地球。而我们今日所看到的一切对于那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来说确实可以带来一种悲观的情绪,不过我们同样能够看到非常灿烂的发展,让乐观情绪得以广为传播。

我们今天会同时分析这两方面的情绪。


拉里·布利连演讲:Larry Brilliant: The case for informed optimism (TED.com链接;Youtube.com链接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过去几十年的在大气当中堆积起来的二氧化碳将会使得地表的温度上升2-3度,那时,海平面将会上升,海水将会渗透到陆地,并且必将给穷人和弱势群体带来最沉重的打击。此外,人口增长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问题。尽管我们没有像 Paul Ehrlich所预言的那样,在21世纪头十年达到200亿人的极点,但是我们却的食物消费和200亿人的食物消费不相上下。此外,因为我们正在大幅度的消费地球的资源,到了我们的孙子长大的时候,地球上的人口数量将增至65-95亿,而穷人和弱势群体必将受到最大的冲击。所以这些人要迁移至城市。去年,整个地球的城市(含城市贫民窟)人口比例达到51%。农村的农业产出也不如以往,而“绿色革命”根本就未曾惠及非洲。沙漠化、荒漠化变得越来越严重,我们今天已经很难找到一寸土地可以供作物好好的生长的了。人类越来越多的转向直接以动物为食。以非洲为例,单单是去年一年,非洲人吃掉了6亿野生动物,20亿丛林肉。而每一斤的丛林肉本身都含有数以百计的细菌,对于这些细菌,人类至今还没有排出其基因组图,也许这些细菌是产生传染性疾病的良好的温床,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我们很快就会遇到一系列的热带传染病了。

科技的迅速发展给很多人带来了方便和好处,相信我们都是受益者,但是,科技进步同样有其不友好的一面,比如生物武器,还有当人们感到愤怒、仇恨或者被边缘化的时候,也更容易操起科技的武器,将冲突迅速升级。

全球化给很多人带来了实惠,但是有更多的人却因此而变得贫瘠。今日之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元化,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不平等。1%的人口占据了40%的物资与服务。假如那些每日生活开支低于一美金的人口数量在未来30年里由10亿上升至30亿,我们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1%的人口将占有超过40%的物资与服务,这不是说这部分人变富了,而仅仅是因为其他人变得越来越穷了。克林顿上周在 TED 大会上说,现在这样的局面是“前所未有,不公平,不合理,也不能长久维系的“。

我们还有很多理由对未来抱以悲观的态度。比方说,达尔富尔正因为资源纠纷而发生战争;去年,在中国一共发生了八万五千起群体暴力事件,平均每天有230宗,其中大多数都属于资源纠纷。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灾害,有些是人为的,有些是天然的。还有就是新兴的传染病,这些新型的传染病菌将会变得更具破坏力,到时候人们会说,H5N1和禽流感不过是一个前奏曲罢了。那将会是一个不稳定的世界。与过去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你将直接在YouTube,数字电视以及手机上看到最新的发展。

这一切将会给我们带来怎么样的结果?有些人将会把心中的怒火化为暴力与恐怖行为,也有人会因此而退缩,沉浸到虚无主义的泥坑中,或者继续享乐。那么对于我们这些行动者(social activist)与企业家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变得士气消沉,还是因此而更加士气激发?


让我们看看孟加拉的例子吧。


在Google地图上找到孟加拉。


图表显示海平面的变化趋势。

首先,即使人们马上全面停止二氧化碳排放全球变暖的趋势仍将继续,正如大家在图上看到的,哪怕是我们从这一刻开始不再排放二氧化碳了,地球海平面在未来十年仍然会继续上升。20-30英吋是我们所能够期望的最理想的结果,而事实上,海平面有可能上升200-300英吋。假如那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孟加拉这个国家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喜马拉雅山的冰川将会融化。

这是孟加拉,该国70%的国土仅仅比海平面高出5英尺。假如气候继续变暖,喜马拉雅山的冰川将会融化,形成大量的融水,而附近的地区因为缺乏森林覆盖所以不能吸收冰川融水。好,咱们再从南部看看冰川融水与海平面上升两者同时作用下的孟加拉的处境。


海平面也将会上升,孟加拉的国土将逐渐变为海洋。

届时将会有一亿人被迫从孟加拉迁徙到印度和中国,而这仅仅是孟加拉一国的故事。事实上,环视整个地球,你会看到,凡是位于海岸线边上的城市都将面临类似的冲击,这将会对我们关于生活方式本身带来巨大的挑战。我们所有人都会走到这样的未来。

全球变暖不是仅仅对于一些生活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的人而言的,这样一场危机将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还有就是新生的传染病,20年前,你甚至根本不会听到这些传染病的名字。人与动物之间的绿色安全线变得越来越模糊。此外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同一个细菌场当中。大家20年前还未曾听说西尼罗河病毒,然后有一宗感染的个案,而由那里开始,病毒得以广为流传。还有,在未听到说非洲有几百人因为感染艾博拉病毒而死去之前,我们就根本不知道有那样的病毒存在。过去30年,我们发现了30种新兴的传染病,它们都是最初在动物体内繁殖,而后被传染到人体的。


面对严峻的全球图景,也要保持乐观。

好了,说了这么多悲观的新闻,让我们看一看有哪些东西可以让我们保持乐观。

历史上,人类在危难面前不是退缩,而是积极的去找寻应对的策略。只要看看诺贝尔奖的名单我们将可以知道,我们曾经走到类似的危难关头。因为害怕,因为不作为,我们差点被点了死穴。这时,你们当中有人站起来,开始思考(核)物理学家的社会责任,并组建了一个相应的组织来应对危机。还有“无国界医生”,关注危难救援。还有巴拉迪(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还有尤尼斯(乡村银行的发起人)。而我自己则亲眼见证了地球上最后一起天花感染个案。我们今年也许还将见证最后一宗小儿麻痹的个案,去年,全世界加起来只有2000个感染个案。明年,我们也许还将消灭 Geni worm,20年前,世界上有三万五千个感染的个案,去年的统计数字是三百五十万。

对了,我们今天还看到了一种新型的疾病,它跟病菌型流行病不一样。它的名字叫“暴富综合症”(Sudden Wealth Syndrome)。我们看到很多走在科技前沿的年轻人感染上这种“病”,但是,他们不像自己的父辈那样等到临死才创立一个基金会。这些人把自己的金钱、资源以及心智投入到创建更美好的社会的进程当中。

相关链接:

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月3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cuellar上传于2007年1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上)》上的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