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塔特:让我们一起寻找外星智慧

天文学家吉尔·塔特(Jill Tartar)是著名的“地外文明搜寻计划”(SETI)的负责人。SETI(地外文明搜寻计划)于50年前启动,其后还衍生出一个叫 SETI@Home 的项目,该项目让全世界各地的太空爱好者都能贡献出自己的计算能力,以一种开源的方式来进行外星生命探索。

吉尔·塔特是2009年TED大奖获得者之一,她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讲述了人类认识自我以及认识太空的故事,并指出 SETI 项目的意义所在,就是让我们通过一种大宇宙的视野更深刻的认识“人”的含义。她还呼唤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加入到这一史上最大的开源计划中来。

下面是吉尔·塔特(Jill Tartar)在2009 TED大会上的演讲的汉译全文。

===================================================

TED演讲汉译系列:《吉尔·塔特(Jill Tartar):让我们一起寻找外星智慧》

演讲人英文简介, 中文简介
演讲视频TED.com链接,可下载高清晰视频。

===================================================

我们是宇宙里唯一的智慧生物吗?

人类的历史就是观念的历史。科学的观念映射到黑暗的时代,有些观念我们理性的拥抱,也有些观念我们盲目的接受。我们为了观念生,也为观念而死;为了弘扬某种观念,我们相互杀戮,有些观念已经封尘于史册,还有些观念已经变成人们的一种教条。人类之历史也是国家的历史,以及意识形态的历史,还有领土的历史,以及国家间的相互斗争的历史。但是,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片刻,从石器时代到信息时代,从苏美尔文明、巴比伦文明到今天的iPod和明星八卦,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一个地方;你读过的每一本书、每一首诗、每一次微笑、每一声哭泣,都是在地球上发生的。

视角是非常有力量的一个东西。视角本身也是可以变的。在我看来,我们生活在一块脆弱的生命之地上,而这一块土地又是在一片充满无限可能的宇宙之中。数千年以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答案,寻找关于自然以及超然的答案,探寻我们是谁,我们为何会成为我们,以及在地球之外还有些什么。我们真的是唯一的吗?在这个浩瀚的宇宙里,这个充满物质、能量、化学以及物理反应的宇宙,假如说我们真是唯一的 那么这就太浪费空间了。但假如我们不是唯一的,那又会如何?假如寰宇间还有别的生物也在探寻同样的问题,那又会如何?要是有外星人,从宇宙的另一个边缘,抬头仰望他们头顶的星空,他们会怎么想?要是我们真的发现了比我们更加古老的外星文明的存在,这样的发现是否能够促使我们去寻找更优的方式,在当今这个日益复杂的科技世界里求得长久生存?也许我们会发现某个古老的太空文明,或我们共同的宇宙起源,这样的发现是否有助于我们加深我们对人类相互依存这一概念本身的理解?不管我们出生在三番市或苏丹,还是银河系的中央,我们都是早已存在了亿万年的星际尘埃的后代。我们每一个人,最初都来源于氢与氦。这个进化的过程是如此漫长,但我们连这最初的两种元素哪里来都搞不清楚。

50年前,我们开始尝试通过别的途径,来寻找问题的答案。SETI(外星智慧搜寻计划)项目也在那时候正式铺开。那么 SETI 到底是要做些什么的?SETI 应用天文学的工具,来探寻来自别的星体的技术,我们的技术在星系际距离之内是可见的,他们的技术也应当是同理。那里也许一些大型的通讯系统,或者是用来抵抗陨石撞击的屏障,又或者是别的更大型的天文学项目,我们连想都想不出是怎么个样子呢。这些技术会产生无线电信号或者光学反射,我们可以通过一个长期的跟踪搜寻来探测得到。

数千年以来,我们都是在向牧师和哲学家请教,让他们告诉我们地球之外是否存在别的生物。现在,我们可以使用21世纪的技术,来寻找星空中到底有些什么,而不是去问我们改信什么。SETI 计划本身并没有预设外星智慧的存在,那只是一种猜测或可能。在这样浩淼的宇宙里,是有可能存在别的生物的。数字本身告诉我们,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太阳是银河系里头4000亿个恒星中的一个,我们也知道很多其他的恒星也有它自己的行星系统。过去14年里,我们发现了350个这样的恒星,也包括一些小的行星,以及本周才对外宣布的那个新发现的行星,其半径是地球的两倍。而即使银河系里所有的星球都不存在生命,除了银河系 还有1000亿个星系,也就是有10的22次方个恒星,要是你拿10万美金的支票铺在地上,要一直堆到舞台上方380万英里的地方,才够10的22次方。那将是地月距离的16倍,或者说是地日距离的四分之一,所以说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这个宇宙之大部分地区,其满足物种生存的条件远比我们想象的丰富,你要是去研究那些生活在地区极端恶劣环境之下的生物,会发现那些生物可以生活在各种极端条件下,人在那样的条件下是不可能生存的。不管是在高压高热的海底地热区,在冰川或强酸地带,甚至是在核反应堆的凝结库里,这些嗜极生物告诉我们,生命是可以在极端环境下求得生存的。但是这样的能够满足生命发展所需的环境,在宇宙中的分布必然是极其稀疏的。即使是离我们最近的恒星,也就是太阳,其光热的散射速度最多也只能是光速,太阳发出的光要达到地球,需要8分钟,而离我们最近的恒星则是4.2光年之外。就是说 从那里发出的光线要经过4.2年才能到达地球。银河系的边缘离我们75,000光年,除此之外,离我们最近的星系距离我们250万光年。这也意味着我们探测到的任何信号都是数百万年前发出的。通过那样的信号,我们可以窥探到该星系的过去,而不是它们的现在。正因如此 Phil Morrison说SETI是关于未来的考古学。探测到的信号可以让我们了解那些星系过去发生了什么,探测到这样的信号也能启示我们未来会发生什么。我想这也是戴维·德尔茨(David Deutsch)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结束他的演讲时那两句话的含义。他说,关于未来他有两点想法与大家分享,并且要将它们刻在石板上:其一是,问题是不可避免的;另外一点是,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因此 决定 SETI项目成败之关键因素,是科技本身的寿命,以及这样的技术与宇宙之间的距离,包括时间上以及空间上的距离。假如技术不能延续的话,我们的项目就不可能取得成功。相比历史悠久的银河系,我们的技术只能算是一个幼童。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技术是否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刚才我们都在谈大的数字,现在我们看一些相对较小的数字。就是地球上没有生命的日子。假如我们去研究那些从西澳大利亚杰克山挖掘出来的那些锆石,你会发现 地球诞生几亿年后 就已经出现了充足的水 甚至是生命。也就是说,地球在45.6亿年的演化过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经历着生物的发展,而不是等待生命之出现。地球上的生命很早就出现了,这也使得增加了我们在探索外星智慧方面的信心。这个图还告诉我们另一个信息,那将是 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人类成为地球的主宰。那只是位于最末端的几十万年的事情。人类开创出文明,发展科技,也是那几十万年的事。因此 我们需要更好的认识到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以及生物分布范围之广泛性,这是我们发现地外文明所必经的第一步。

人并非进化之颠峰,也不是数十亿年来有目的进化的产物。我们只是进化链条上其中一个产物。我们是这个小小的行星上的居民,而我们这个行星又恰恰是位于银河系之边缘。人,不过是生命之树上的一片枝叶,这颗树上住满了各种生物,它们都是百万年来进化之产物。我们使用了错误的话语,说这是人的进阶,我们已经明白生命之间相互联系的科学道理。但是我们的自大心态依然如旧。我们认为 “人乃进化之最终产物”,这样的说法已经是再也站不住脚了。自然界可没有我们这么自大。罗伦·艾斯利说过,一个人只有透过另一双眼睛,才能最真切的认识到自己的真面目。也许有一天 那双眼睛会是外星人的眼睛。我们早一日跳出自大的圈子,我们就能早一日探索到我们,真正的起源以及我们的未来。我们是宇宙进化这本巨书的其中一个小小的章节,我们需要对我们的未来负责,这一点 SETI 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帮助。

历史上,也曾有过一些这样的放眼于宇宙之深处的人。他们的视角为我们带来了伟大的发现。1543年 哥白尼发表了《天体运行论》,他认为 太阳才是太阳系的中心,地球不是。他的这一发现使得我们看待宇宙的眼光延伸了许多。我们发现 我们只是宇宙中很小的一部分。哥白尼当年兴起的那场革命还一直延续到今日,影响到科学 哲学 技术 以及神学的发展。1959年科肯尼和莫里森在一份权威刊物上,发表了第一篇关于SETI的科学论文,把 SETI 带到了主流科学界。1960年 德雷克进行了第一次SETI任务,他观察了两颗恒星 分别为鯨魚座τ 和 波江座ε,用了150个小时。虽然德雷克没有发现地外智慧,但是他从一架飞过的飞机那里悟出了重要的道理。那就是,地球上的技术,会干扰我们对地外文明的探索。继德雷克之后 我们的探索一直没有间断过。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搜索任务却依然相当艰巨,怎么说也不为过。过去40年里 SETI 的一切努力,都只能算是窥探到茫茫大海中的一杯水,也没人能根据一杯水,来判断大海里面没有鱼。到了21世纪 我们可以制造更大的杯子,比以往的大得多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 我们已经部署了一个由42个天文望远镜组成的“阿伦天文望远镜群”(ATA)。我想借这个机会,向保罗·阿伦、内森·梅尔沃德,以及TED社区里的所有参与SETI项目的朋友致以感谢。正是在他们慷慨的资助下,我们的项目才能得以开展。

ATA是由许多小型的天文望远镜组成的一个相当庞大的望远镜群。这些望远镜都连接到电脑网络上,未来,我们还将通过增设天线 把望远镜数量增加到350。这样我们就能探测更多的信号,也能充分利用低价的计算资源。我们今天的信号监测算法,可以发现一些非常简单的人造物体以及噪音,要是你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这是漫游者一号发来的信息。那是宇宙中离我们最远的人造物体,它离我们的距离是地日距离的106倍。因为相距遥远 那里的信号传到地球就变得非常微弱了,甚至你的眼睛也很难看得到。但是我们的算法可以很容易发现这样的信号。这是一个简单的信号,往后我们希望能发现更复杂的信号。

今年又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年份,2009年是伽利略第一次使用望远镜400周年纪念,也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物种起源》出版150周年,以及 SETI 项目50周年,SETI 研究所成立25周年,当然 还有TED成立25周年。下个月开普勒太空船即将发射,它将告诉我们遇到类似地球那样的星体的几率有多大。那样的星体正是 SETI 寻找的目标。今年也被联合国定为国际天文学年,将会有全球性的活动,重新发现我们在太空中的起源以及我们在太空中的位置。同时2009年 华府也迎来了新的转变,新任政府已经允诺要把科学放在一个恰当的位置。

什么事情可以改变一切?这是 Edge.org 今年年初向全世界顶尖科学家提出的问题。其中有四位科学家提到说是SETI。为什么?让我引述一段话,“要是能够在地球之外发现生物,将会消除人类的寂寞感与人们的那种唯我论,这样的概念自人类出现那时起就一直困扰着人类,它不但会改变一切,还会在同一时间改变一切。”但假如这个说法有理怎么只有4位科学家看到这一点?我想这与问题本身的措辞有关。因为问题是这么写的,“您认为,在您的有生之年,有那些想法或科学发现是足以改变一切的?”正因如此很多人都只是提供了一个保守的回答。

我们需要做更大的杯子,更多的人参与。我们共同努力,也许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就能发现第一个地外智慧的信号。这正是我的TED愿望所要表达的内容。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积极的参与到这个搜寻计划中来,去寻找我们的太空伴侣,第一步就是要挖掘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创造一个环境让原始数据可以得到保存。人们可以获取这样的数据 并且加以分析处理,人们可以开发出更优的算法,或者改良旧的算法。这是对智慧的挑战,那些参与进来的人们的视野也将会得到改观。然后我们希望能够借助人工分析,去改进搜寻的进程。我们希望能够利用人眼的模式识别能力,去发现那些微弱或者是复杂的信号。同时 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项目来启发下一代,我们希望我们做出的一些成果可以作为课堂教学的材料,并且让各地的学校都能用上这些材料。对于那些不能亲临ATA的学生,我们更需要以一种美妙的方式来讲述我们的故事,吸引他们,改变他们的视角。

Seth Godin 我要对你说抱歉,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 我们人类曾分裂成为无数种形式的部落。我们曾把这个本来就很小的地球,划分为更小的领地。但是,说到底我们都只是属于同一个部落,那就是地球生灵。而 SETI就是一面镜子,透过它,我们可以通过外星人的视角认识自己,从中我们可以发现 我们中间的那些分歧是显得多么渺小。即使 SETI 别的事情都不能完成 而只是改变了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那也会是历史上最值得铭记的一件事。因此 在2009年刚开始的时候,一位富有远见的总统登上了国会山,他说 我们不得不相信,旧日的仇恨将会消失,部落间的界限将会消解,当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的时候,我们最能发现我们所共有的人性。因此 我希望能够与TED社区合作,去倾听你们关于如何实现这个想法的建议,与你们一道合作,让我们的愿景能够早日变成现实。

谢谢大家。

参考阅读:

本站文章:《2009TED大奖颁奖典礼

本站文章:《让古典音乐照亮年轻人的心

TED演讲全文翻译:《席薇亚·厄尔:如何保护我们星球的蔚蓝之心

TED演讲全文翻译:《荷塞·阿布吕尔: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吉尔·塔特:让我们一起寻找外星智慧》有6个想法

  1. 可不可以提供每个演讲英文演讲稿??非常希望得到!!
    很多人还像我一样有英文基础可以看文章,但没好到可以听这样的讲座,迫切希望有机会看英文稿

  2. @qinyu 所有的TED演讲都可以在dotSUB.com这个网站上找到英文字幕,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在那里参与中文字幕的翻译:http://dotsub.com/view/4d4682d7-2ab2-462a-aa71-88617a6d145b

  3. 来自Solidot的消息:

    100小时国际天文网上直播正在进行中

    2009年国际天文年活动之一的“100小时国际天文网上直播”已经拉开,全世界80台天文望远镜参加此次活动。 从2日到5日,从夏威夷的北双子座望远镜开始,其它天文望远镜依次登场,其中包括哈勃太空望远镜、南极的中微子望远镜、上海天文台佘山射电望远镜、智利的甚大阵和拉斯坎帕纳斯天文台等,每台望远镜的直播时间大约为20分钟。

    活动网站:http://www.100hoursofastronomy.org/

    直播时间表(PDF): http://www.eso.org/public/events/special-evt/100ha/WebcastSchedule.pdf

    直播地址:http://www.eso.org/public/events/special-evt/100ha/index.html
    直播地址镜像 :http://www2.100hoursofastronomy.or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