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巴拉德:生命不息,探索不止

他获颁13个荣誉学位,以及6项军事奖励;他是美国海军后备队的中校;他获得过探险者俱乐部(Explorers Club)颁发的探险者奖章和国家地理学会授予的哈德伯奖章(Hubbard Medal),还有林德伯格奖章(Lindbergh Award);2003年,布什总统在白宫为他颁发了国家人文科学基金奖章(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 Medal );对了,他还发现了泰坦尼克号。

他就是罗伯特·巴拉德(Robert Ballard),当代美国杰出的海洋科学家,参与过超过120次的深海探险考察。作为开发和使用深海潜水器的先驱,巴拉德的研究工作大多数是在奇异多彩的现场完成。据说他所看到的海底海床比世界上任何在世者看到的都多。年逾六旬的他是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的名誉科学家,在那里他花了三十年的时光协助发展用于海洋研究的载人潜水器和遥控载具。目前,他担任康涅狄格州神奇水族馆及探索学院(Mystic Aquarium & Institute for Exploration)的负责人,同时也是罗德岛大学新成立的考古海洋学研究所主任,继续参与探索海底世界中那些失落的历史。

在2008年的这次TED演讲(演讲链接)中,巴拉德一上来就提了个很简短却很有力的问题:“我们为什么忽视了海洋?”他说,比较一下NASA(美国宇航局)和NOAA(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所得到的投入,我们可以看到前者一年的预算足可以支持后者对海洋进行1600年的探索。当然,你也可以说罗伯特·巴拉德是一位海洋学家,他这种态度其实只是嫉妒,或者客气点说是“职业羡慕”。但事实是,我们对占地球表面72%的海洋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南半球大部分的海洋都未曾被探索过,库克船长时代到过那里的探险船甚至比现在还多,简直不可思议;对美国来说,这个国家的一半是在海面以下,而火星地图都比这一半美国的地图来的精确;再看看几乎占了地球表面四分之一的大洋中脊,直到阿姆斯特朗登月之后,我们才开始对这些庞大的景观进行研究。


Robert Ballard: Exploring the ocean’s hidden worlds

我们实在无法忽视这涵盖地球表面72%的海洋,尽管重视不够,我们还是要继续前进。接下来,罗伯特·巴拉德与我们分享了他从17岁就开始的海洋探险历程。正如巴拉德所说,在我们对海洋的探险和发现中,许多的成就是在机缘巧合中获得的——我们费尽心思想找到某样东西,却无意间发现了另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海底热液口(或称海底黑烟囱)生物群的发现。1977年,作为海洋地质学家,巴拉德和同伴们乘潜水器来到加拉帕戈斯裂谷,试图找出海底山脉受到张力变形的原因。他们找到了原因,但更重大的发现不是那些高品位矿藏,而是在热液口附近生存的大量的奇异的,远远超出人类想象力的生物。从长长的管蠕虫到硕大的蛤蜊,还有为这些大型生物提供能量来源的细菌,所有这些都从未在人类的教科书上出现过。极端温度和压力下生存的生物对生命起源和外星生命探索具有重要意义,现在我们常常能看到太空生物学家搭乘潜水器到深海寻找奇异生物。同样让人惊叹的还有高盐的海底湖泊,喷出甲烷的海底火山以及怪异的石灰岩构造等等。当然,更奇异的景观还等着未来的人类去发现。

提到探险,自然少不了泰坦尼克号的发现。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这艘传奇沉船的发现成就了罗伯特·巴拉德,使他成为世界瞩目的海底探险家。巴拉德在演讲中说,深海是地球上最大的博物馆,其所包含的历史比陆地上所有博物馆加起来都多,而我们的探索才刚刚开始。每一艘沉船,无论是近代的德国战舰俾斯麦号和美国约克城号航空母舰,还是公元前750年沉没的罗马船只,都是宝贵的历史记录和人类遗产。有时候,我们能幸运地找到沉船中保存完好的古人尸体,得到一千多年前的人体DNA——这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寻宝”故事。

说完历史,最后我们来聊聊未来。海洋探索不仅仅需要考察船和潜艇,也不仅仅是建立一个通过卫星和互联网进行管理和分享的研究网络,最重要的是,要让青少年即未来的科学家们参与进来。泰坦尼克号发现之后,巴拉德收到了数千封中学生们要求参与探险的来信。为了满足他们的愿望,巴拉德建立了JASON计划,通过先进的互联网远程教育手段,每年使超过170万名学生和38000名教师能够到达海底火山、珊瑚礁、船只残骸和热带雨林的世界,体验科学探索的乐趣。巴拉德说:“我们不仅要为我们的大学感到骄傲,我们还要为我们的中学感到骄傲,当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中学的时候,我们就拥有了最优秀的孩子。”而孩子就是未来,看着屏幕上那位张大了嘴惊叹于海洋探险神奇的小女孩,我们似乎看到一位未来的女科学家。

罗伯特·巴拉德以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结束了演讲:为什么我们要费尽心机移民到月球或火星上,而不把目光投向大海?技术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不能再忽视海洋了。

延伸阅读:

Robert Ballard on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Robert_Ballard

Robert Ballard, Ocean Explorer,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field/explorers/robert-ballard.html

专家比较航天器深潜器异同 称双方技术互有影响,http://military.people.com.cn/GB/8198782.html

四个冒险家的海底寻宝传奇,http://luxury.qq.com/a/20070822/004159_6.htm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 由Cedric Chee上传于2008年8月9日,原照片选用“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CC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罗伯特·巴拉德:生命不息,探索不止》上的2个想法

  1. 刚发现一本讲海洋的好书:
    The unnatural history of the sea: http://is.gd/pSf0

    简介如下:
    As Callum M. Roberts reveals in The Unnatural History of the Sea, the
    oceans’ bounty didn’t disappear overnight. While today’s fishing industry is ruthlessly efficient, intense exploitation began not in the modern era, or even with the dawn of industrialization, but in the eleventh century in medieval Europe. Roberts explores this long and colorful history of commercial fishing, taking readers around the world and through the centuries to witness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sea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