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兹·科尔曼谈博雅教育(全文翻译,Part Two)

(演讲全文翻译的Part One在这里

环境正遭受严重破坏、社会财富分配严重失衡、能源政策缺乏长线目光,这一切皆使我们走进了困境。而这一切还仅仅是开始。我们在政治上的腐败业已成为看得到的梦魇,席卷全国。权力之分离、公民自由、法治、政教分离,皆因此而受到严重的损害。更甚的是,一班不讲信用之徒,正在大肆挥霍国家的钱财。此外,我们变得越来越喜欢使用暴力,而对于其他解决争端的方式,我们正变得越来越漠视。但是,即使我们拥有强大的武器,但是面对发生在卢旺达、达尔富尔以及缅甸的人道惨剧,我们却又显得那么无能为力。

美国的公共教育(public education)曾一度是世界之典范,但是,它今天已经成为了失败的代名词。我们有很多学生连一些基本的技能都不会,也不知道最基本的文化常识。虽然我们的研究机构在世界排在前头,但是美国有一半以上的民众并不认同进化论的道理。那些嘴上说相信进化论的,心底也未必真的理解进化论之事实。

美国这样一个拥有庞大物质、智力以及精神储备的国度,在前面提到的诸多难题和危机同时降临之时,显得多么无力。这确实让人感觉难以置信。同样使我感到惊讶的是,竟然没有人看得到政治决策与教育体系之间的脱节。论及个人财富的时候,我们也许在世界排名第一。但要是说到对健全民主,我们甚至还搭不上边呢。我们正在玩火。且听听汤马斯·杰弗逊是怎么讲的:“假如一个国家既无知又处于自由,那么它不可能继承什么,也不可能成为什么。”(全场鼓掌)

这样的对原则、品格以及希望之背叛,迫使我思考这个问题:“要是几十年以后,有人问到我,你那个时候做了点什么?”我该怎么回答?作为一所著名的文理学院的校长,回首其创新的历史,我感觉没有任何借口不去做点事情。于是我们在本宁顿展开了一场讨论。假如我们要保存博雅教育之真髓,我们就得认真重新思考一些关于博雅教育的基本预设。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提升教育之于公共价值的价值,就成为了我们的首要任务。公民道德之形成,唯有当人的智力与想象力遇到最大的挑战的时候,才有可能。

我们应对这样的现实之态度是:没有人可以开出一个处方,解决前面提到的诸多问题,但是,每个人都有义务去尝试寻找问题的答案,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本宁顿仍将开设艺术以及科学课程,仍将尊重学生在这样的学科领域内不同的个人以及职业追求。但是二者之间的轻重将会重新考量,社会共同的价值追求将会占据至少同等、甚至是更大的重要性。

而讲到具体的课程设计,则是非常简单和直观的。我们的想法是,把社会上存在的,包括健康到教育到暴力使用等诸多挑战,直接纳入我们的课程计划,代替传统科学的主导地位。还有就是我们设计了一套方案,去加强相互依存的学科之间的联系,而不是使之走向各自的独立。我们认为不应该把这些东西当成是纯粹的学习,而应当视之为行动的框架。我们的挑战就是,如何才能做得到,让我们的行动产生出重要而且是可持续的影响。

也许大众想到的是,这样一种强调社会实践的做法会削弱学生思考的能力。事实恰恰相反。关于正义、公平、真相等等价值之把握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学生发现,单单是兴趣本身并未能解释所有的问题,特别是当问题本身就是革新教育理念、重建健康体系、建设公平的经济体的时候。过往的价值此时也会重新走进我们的视野。这样的价值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指引。我们不是第一个想这问题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更重要的是,历史本身就是一个实验室,我们从中可以看得到事实之发展变化,也能看出一些想法的潜在后果。

用我的学生的话来说,这就是“深度思考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当你在思考一些意义重大的问题时。”一种新型的能够支持这种以行动为导向的课程计划已经逐步成型。比如修辞学,我们追求的就是匠心独到的使用言辞,使之达到最优效果。设计,就是整理世间万物之艺术。而沉思以及即兴表演在新的课程体系中也会占有独特的地位。在需要用得到数据测量的关键地方,我们也会强调精准的量化分析之合适定位。同时,我们也会区分何为核心课程,何为边缘课程。

我们强调注重联系,这就意味着技术必然会通过某种张力,呈现出其价值。同样重要的是内容本身。我们的触角伸展得越广,关于“做什么”这样的话题就显得更加迫切。当行动之策略得到制定,即兴表演、多才多艺以及想象力也会成为关键,此时,艺术家也会成为课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在做的是一个扩展意义上的博雅教育,思想与行动之进化乃其生命之核心,学院以外学到的知识也会变成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元素。行动者、商业领袖、律师、政治家、以及其他专业人士,将与我们的教员走到一起,共同为实现博雅教育与社会公益二者有机结合而努力。学生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学会走出课程,直接参与到社会行动当中。

假如我们真的要把握博雅教育之活力与精髓的话,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样一瓶新酒,需要有新的酒瓶。我们的一个最大的发现是,在公共行动上,最困难的选择不在于善恶之间,而在于不同层次和程度的善之间的抉择。这样的发现带来了洗心革面式的转变,它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自我满足的感觉。彻底改变了我们关于纠纷之定义,也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去找寻到我们共同的未来。意识形态、固执自我、无根据的观点,这些都不可能持久。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种强调参与的政治,讲的是原则,而不是多党对抗。本宁顿的任务就是推行这样的做法。

本宁顿2008年的假日贺卡上,画的是一位建筑师对一座即将于2010年投入使用的建筑的草图。那将会是“社会行动推广中心”。该中心将体现并发扬这种新的教育信念。不妨将此视作非信徒的教堂,卡片上的话语描述了即将在里面发生的一切。我们打算把学生、教员和员工的智力、想象力、热情以及果敢,用于设计行动的方略,应对我们这个时代最棘手的难题。

我们已经在行动了。虽说过去几周我们的国家一片欢喜,但假如你认为任务已经完成,那就确实是不可饶恕了。我们听到的是冰封一般的沉默,虽然我们面临着宪法之撕毁、公共机构之无能,特别是在我们的照片希望用图像来表达的时候,图像意义已不在于图像本身。我们大家似乎都习惯了等待政府的行动,认为我们自身不能做点什么,不会主动的去做一点真正能够带来有意义的改变的事。我们也一直认为只有专家才可以提出正确、有价值的意见。但大量的事实只表明了相反的结论。

问题在于,没有一个成功的民主是完全依靠专家、狂热分子、政治家以及看客支撑起来的。人们将会并且必须不断的去学习各种新的知识。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这么做。也有人是毕其一生之精力去追求某门特定的学问,但是这样的追求并不能带来心智的灵活,也不能带来视角之多元,更不能带来合作或社会所需的创新。而这正是你们可以参与的时刻。可以肯定的是,在此间所展现出来的个人才华,需要将其注意力转移到如何通过合作的方式参与到纷繁复杂的政治事务以及决策过程中来。单单靠奥巴马以及他的团队是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的。

假如你觉得任务艰巨,不知何从入手,那么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却远非最后一步。看到路途之艰辛而感到力不从心,这是第一步。假如你真的要去解决一些真正有意义的问题,并且要产生大的影响,就需要这么做。看到问题,心中有了想法,却力不从心,该怎么办?你需要两样东西,首先你有一颗参与的心,其次你有同道者的支持。跟他们走到一起,你也能改变世界。

(全场鼓掌)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莉兹·科尔曼谈博雅教育(全文翻译,Part Two)》有12个想法

  1. @robyy 只要我们抱以信心,加上恒久的努力,我相信光明已不远了。敢于尝试,敢于实验是走向光明的重要一步。

  2. If a nation expects to be ignorant and free in a state of civilization, it expects wha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thomas Jefferson

  3. 你需要两样东西,首先你有一颗参与的心,其次你有同道者的支持。跟他们走到一起,你也能改变世界。

    you have two things, you have a minds,you have other people, start with those and change the world.

  4. 毒素:toxin

    原教旨主义:Fundamentalism

    faculty:才能 本领 权利 科 系

    staff:棒 杆 支柱 全体职员

    意识形态:ideology

    固执自我:Stubborn

    自我:selfhood –后来查的 文中看的翻译 忘了原文是怎么讲的了

  5. If a nation expects to be ignorant and free in a state of civilization, it expects wha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thomas Jefferson

  6. 你需要两样东西,首先你有一颗参与的心,其次你有同道者的支持。跟他们走到一起,你也能改变世界。

    you have two things, you have a minds,you have other people, start with those and change the world.

  7. 毒素:toxin

    原教旨主义:Fundamentalism

    faculty:才能 本领 权利 科 系

    staff:棒 杆 支柱 全体职员

    意识形态:ideology

    固执自我:Stubborn

    自我:selfhood –后来查的 文中看的翻译 忘了原文是怎么讲的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