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柏·卡迪尔:手机——战胜贫穷的利器

伊卡柏·卡迪尔(Iqbal Quadir)是一位来自孟加拉的企业家,他是乡村手机项目(GrameenPhone)的创始人。

富国过去60年都在向非洲发放经济援助款,但是这样的援助从总体上看,并没有解决贫穷的问题。《在增长的迷雾中求索》一书的作者曾在世行工作了20年,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发展中国家出现实质的经济增长。因为通过外国援助发展起来的发展中国家,大多难以依靠这样的模式去找到发展的道路。

那么为何事情会是这样子呢?欧洲的历史或可资借鉴。500年前,新技术的发明,为平民带来了巨大的力量,那时候的欧洲出现了很大下层民众与统治阶级的斗争。民众要求统治者去除架子,经过很长时间的谈判,才最终有了民主、资本主义等事物。


TEDTalk: Iqbal Quadir Fights Poverty with Technology

欧洲之所以在过去的一千年里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乃是因为统治阶层逐步走下神坛,而底层民众则获得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国富国穷》一书对此有详细的阐述)过去60年里,经济援助则恰恰带来了与此相反的后果。它只是给统治者以更大的权力,而底层的民众则往往被忽略了。接受发展援助的政府没有动力去发展自己国家的经济,因为他们的钱是国外给的,几乎所有的产油国都是这种情况。政府富了,民众则还远远未能受惠。

基于这样的事实,卡迪尔认为,经济发展应当遵循这样的原则,即民有、民治、民享。假如普通的市民也能结成一张网,通过网络联系起来,也能使他们的生产效率得以提高,使得事情变得好起来。

这就是卡迪尔立论的背景。

当卡迪尔还是小孩的时候,有一次因为母亲生病,需要步行5个小时去到相邻的村子去找医生。后来他去了美国,在华尔街工作,每当计算机网络瘫痪的时候,都需要拿着一个软盘来回拷贝资料。当卡迪尔将这两者放在一起想的时候,他有了一个顿悟:连接即生产力(Connectivity is productivity)。手机本身也因此而成为了一种对抗贫穷的利器。试想一下,没有电话的年代,有多少人力物力和时间因为通讯工具之匮乏而被浪费(卡迪尔自身那个例子就是很好的说明)?

1997年,卡迪尔创立了乡村手机服务体系,为孟加拉8000万的农村居民提供电话服务。由于人与人之间通过电话可以非常方便地取得即时的联系,生产力也大大提高。亚当·斯密曾提出,专业分工之细化可以带来更高的生产效率。卡迪尔则认为,人与人之间有了连接(可以是通过交通工具,也可以是电话),才能相互间产生一种经济上的依赖,由此才有分工之细化,最后才有生产效率之提高。

很多人质疑,孟加拉的农民是否有能力购买手机这样的通讯工具。但卡迪尔认为,只要它是一个能够提高生产效率的工具,农民就有能力去购买。他举了一个类比,就是很多美国人买车,都是借贷买的,但他们愿意这么做,因为汽车是一个能够提高效率的工具。同样,孟加拉的农民也可以这么做。

这一做法正是自下而上、通过技术来为社区带来改变的最深刻的例子。卡迪尔说,电话可以带来三重意义上的改变:其一,提供商业机会;其二,把乡村与整个世界取得联系;其三,久而久之,可以培养出一种企业家精神。

最后,卡迪尔用了一组对比来总结他的演讲:

这是一组非常有趣的对比,大家可以细细思考个中的内涵:

有些人以为:

政府需要为国民提供成本不是很高的基础服务;
政府需要为私营企业发放补贴;
穷人只能是接受捐助的一方;
很多服务穷人是用不起的;
穷人大多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做不了啥事;
穷国需要经济援助。

但事实上:

私营企业也能提供基础服务;
私营企业可以为国家库房增加收入;
穷人也是财富;
有了穷人的参与,基础服务的建设费用也能降低;
穷人非常好学,并且不轻易放弃;
通过建立企业制造的GNP远大于接受经济援助的数值。

这是一位智者总结出来的教训,也许你不一定完全认同,但至少值得我们去思考。

《伊卡柏·卡迪尔:手机——战胜贫穷的利器》上的3个想法

  1. 为什么总是孟加拉?那个穷人银行也是在孟加拉兴起的。看来他们发展得很好。穷人也是财富 的确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