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Global 2009 第三场简记

====编者按:这次的稿件来自Li Zunlong同学,他的博客地址是 http://www.lizunlong.com/ ====

TEDGlobal 第三场的主题是“连接的后果”,六位演讲人共同阐述科学技术——尤其指互联网——正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致力于推动开放的互联网的乔纳森·斯特兰(Jonathan Zittrain)第一个登台演讲,身为律师的他为了暖场首先自嘲道没有比听律师讲话更让人丧失期望的事情了。话锋一转,他说今天他将给大家带来希望,因为越来越多人的潜意识不再相信周边的人是友善的、可靠的。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这种观念,互联网正在给我们带来希望,乔纳森·斯特兰讲道,互联网的开创没有依靠任何商业计划,没有CEO,更没有哪家公司对它全权负责,但它确实将人们连接起来了,并重新唤醒人们彼此间的信任与互助。随后他举出三个论据,1) 当巴基斯坦政府将Youtube屏蔽并因此导致Youtube在全球范围内瘫痪,这一由无数无名英雄们组成的名叫NANOG的组织,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帮助Youtube恢复了服务;2) Wikipedia从起初被人视为笑话,成长为今日的维基巨人,靠得正是来自世界各地网友们的无私奉献;3) 不管是用Craigslist寻找共同骑行旅伴,还是上couchsurfing.org找陌生人的沙发睡,都体现了人们彼此间的信任正逐步因互联网的存在而增强。

第二位演讲者是研究互联网正如何改变全球事务之行为的耶夫根尼·莫洛佐夫(Evgeny Morozov),来自白俄罗斯的他自始至终执迷于民主政治以及民主如何贯穿于我们的传播媒介。不过,他说独裁政权不会被轻易粉碎,有些独裁政体在互联网的挑战中幸存下来,甚至变得更显眼出众了。耶夫根尼·莫洛佐夫辞去了工作,专门研究互联网是如何阻碍民主化进程的。他指出当今媒体存在一处逻辑误区,比如看到一位喜爱 iPod产品的伊朗人或中国人就误以为他同样热爱自由民主主义。他强调,有的政府正花钱雇佣写博客的人去利用博客这一媒介影响受众的意识形态,他还拿咱们的“躲猫猫”举例子,并总结说这一手段卓有成效。他还指出过去的独裁者是在信息真空中暗箱操作,而当今的他们正利用互联网注视着自己国民的一举一动,比如最近的伊朗大规模抗议示威事件,伊朗政府正是利用互联网搜集由普通老百姓提供的情报,他们已经可以通过查看Facebook来追踪、判断积极分子的行动,KGB(苏联秘密警察)就曾利用大众情报作为拷问资料。他最后提醒我们,互联网通常是一种社会角色,它还不足以引发足够的社会参与,更多的人不过是利用它浏览色情网页和搞笑图片罢了,相反,我们应着力寻找那些可以增强异议人士和非政府组织(NGO)职能的现实途径。

第三位演讲者名叫Stefana Broadbent,她是一位人类学家,致力于研究人们如何发短信、使用即时通讯(IM)和交谈。她说,新型沟通工具正帮助我们摆脱旧有体系,使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从未有过的紧密。她向现场观众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统计数字,平均每个Facebook用户的朋友列表有大约120个朋友,手机通讯录中的联系人数量也大致如此,但我们真正使用这些新型工具进行日常交流的对象仍然还是那老几位,比如我们的手机通话记录中的80%是拨打给最经常联系的4个人,用 Facebook频繁发送站内信的对象也不过就是那五六个人而已。因此,当今科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让我们与更多的人相接触,而是增强了圈内人——挚友、合作伙伴之间——的沟通效果。更有意思的是,利用当前技术,我们可以像以前的老板那样在工作间隙方便地与家人和朋友取得联系,她发现不少公司已经开始禁止员工访问Facebook,同样也有学校禁止学生不停地发短信。我们人类自古以来就从不区分工作和居家的,不过自从工业革命开始,工作与家庭之间产生巨大的裂痕,她很高兴看到新兴技术正逐步填补这一裂缝。

第四位演讲者是来自Mozilla Labs的Aza Raskin,他是负责Mozilla Labs用户体验的头头,这次带来的演示是Ubiquity,一个利用人类自然语言与浏览器发生交互的插件,他带来的核心理念是,与其让我们每个人理解计算机,不如让计算机读懂我们的语言。他是这样演示的,在 Ubiquity界面上输入“把它翻译成德文”,于是当前网页真的被翻译成德文,不必输入任何网址,输入我们平常说的话即可。最后他用一句信条作总结:你们的思想是神圣的,我们绝不应做那些干扰它的事。

第五位演讲者是Papervision3D的创始人Carlos Ulloa,他将演示的是一种基于Flash技术创造实时的3D环境的开源工具,在演示的过程中,现场观众不仅在大屏幕看到了三维的海底世界,更是将TED的商标也3D化了。他带来的核心理念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有机会利用浏览器体验、探索真实的三维世界。他还说,有些尝试过Papercraft的朋友竟然忘记了自己正使用浏览器,就像孩子般自然地畅游于3D世界。

最后一位演讲者伫立于品牌标识广告革命的最中心,他叫Rory Sutherland。他和第一位演讲人一样,上来先自嘲一番,说自己的职业没啥社会地位,还经常到TEDEvil(邪恶的TED)做演讲。接着他回归重点,说在广告的世界里,很多难题是可以通过转换观念来解决的,他举了个例子,说如何让火车乘客更满意,有的工程师说,缩短行程,于是大把大把的银子投向无底深渊,而在他看来,不如找一些漂亮模特,让她们手持波得路堡红葡萄酒在车厢中游走,不仅预算省了不少,乘客满意了不说,没准还会建议增长行程呢。他指出,几乎所有事物都是概念和观念,我们习惯于花钱解决问题,而不是用省钱来搞定,我们有太多次机会冲动消费,却很少想过利用它的反面——冲动节约。在最后,他强调我们应该重视感知价值,即去欣赏、认识那些我们已经拥有的,而不要为那些不曾拥有的事物而苦恼。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Global 2009 第三场简记》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