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Global 2009 第八场简记

====编者按:本文的作者是Li Zunlong,他的博客是:www.lizunlong.com====

TEDGlobal 第八场的主题是“在阴暗处”,四位演讲者用他们的亲身经历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个令人震惊而感动的故事。

Taryn Simon是一位摄影师,她正努力拍摄分解的尸体以供法学人类学家研究。在这次演讲中,她向观众展示了很多奇异的照片,比如承载着百万语音会话的电缆,比如盲文版的花花公子杂志,比如正接受检疫的进口鸟禽,比如关在笼子里的白虎,比如长4英尺宽3英尺的死星(the Death Star),比如活着的艾滋病毒。接着她展示了一些让人看了心碎的照片,有些原本无罪的囚犯在被监禁了10年之后才被洗清罪名,她把这种现象总结为一句话:某些案子的关键证人往往成为了监狱中的囚犯。最后,她用一张特殊的自画像做结束,这是两张完全相同且倒转的黑白照片,快速旋转之后,会发现其中一张她的眼睛上有条胡须和阴影,另一张却没有,她说,失真是一种常态,我们的眼睛很容易被欺骗。

Misha Glenny是一名研究下层社会的调查员,也是一名新闻工作者。开场即出妙语,他说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集团犯罪是近二十年来最伟大的商业成功案例,因为他们占据着15%的全球GDP总和,并且还在迅猛增长。在共产主义瓦解的时候,他曾向前苏联走私书籍,随后他把这一经历写了下来并最终成为了BBC(英国广播公司)的首席记者。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想通为什么那些曾经拥有权势和光辉岁月的人们要去从事集团犯罪。1989年是个转折点,曾赢得奥运会金牌的举重选手,现在的他们,脖子上挂满了金链,不仅仅如此,保加利亚的黑手党集团最近接收了一批14000人组成的前武装部队,他们将被训练成完成走私任务的镖队。Misha Glenny发现,组织过武装部队的和运作集团犯罪的是同一批人。于是他游走于世界各地,调查其背后的秘密。

他来到巴尔干半岛,因为这里是大量走私的入口,走私品通往拥有最富裕消费者的欧盟各国。毒品的生产与分发都在发展中国家进行,当地人民遭受暴力和屠杀的威胁。现场播放了一段视频,是犯罪团伙在驾驶一艘价值一百万欧元的快艇走私香烟,意大利稽查队在后面追,但就是追不上。有时,犯罪团伙甚至会将女人抛入大海,以此阻碍警方的继续追捕。即使在这个反对刑事贸易的市场经济环境下,仍然有不少非法银行帮助犯罪集团洗钱,大部分是离岸银行(offshore bank),他们共同从中非法获利。不仅如此,犯罪集团正把魔手伸往西方世界,并用武装暴力来对付一切警方检查。经济危机之后,集团犯罪的形式发生转变,从走私贩毒和组织卖淫转换为网络犯罪——电脑病毒。演讲人Misha Glenny最后总结说,集团犯罪正在侵犯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包括我们的银行帐户和养老基金,包括我们的食物,甚至腐蚀着国家政府,集团犯罪正演化成为一种经济力量,我们必须严肃面对这一挑战。

宏观经济学家Loretta Napoleoni走上演讲台为我们讲述恐怖主义如何影响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在一次与恐怖分子首领的采访中——他们曾是儿时的玩伴——她发现恐怖分子的生活并不全充斥着政治或意识形态,他们反而更重视经济。由于恐怖行动是件非常烧钱的事,因此除了首领们,其他恐怖分子只需要做一件事——敛财。这次采访引发了她对恐怖主义经济学的兴趣,于是她卖掉自己的公司,自己资助自己去研究他们。

她发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各个国家陆续产生恐怖组织,最初的冷战期是由国家资助,到了20世纪80年代左右,这些恐怖组织逐步私有化,他们获得独立并自己找钱供养自己。全球一体化改变了他们,组织之间产生了连接并促成了一些商业往来,她称之为流氓经济,政治失去了对经济的控制,形成对我们不利的流氓经济。911之后,大量来自恐怖组织的金钱注入美国,接着,便发生了反恐战争,美国政府开始禁止美国各银行与离岸银行(offshore bank)发生贸易往来,这一行动给予美国当局监视银行活动的能力,短短六个月之后,恐怖组织的资金链便从美国抽离开来,转向欧洲,欧洲也因此成为世界洗钱行为的中心。反恐战争消耗了美国大约七万亿美元,而实际上美国根本没有这么多钱,因此美国政府决定利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政府债券来资助这场战争,可想而知,美国政府只得降低利率,从911前夕的6%降至2003年的1.2%,并由此引发了信贷危机。演讲人Loretta Napoleoni最后总结说,我们需要怀疑我们被告知的一切,包括今天我所讲的,虽然这听起来让人提心吊胆,但它至少可以对你有所启迪。

最后一位演讲者Emmanuel Jal是一名说唱歌手,但他的故事告诉我们他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说唱歌手。他生于苏丹,他称自己是战争的孩子,他的青春充斥着暴力。在他讲述自己童年的时候,台下一片寂静。他跟着自己的姑妈学习说唱,他的母亲被战争吞噬,兄弟姐妹失散各地,至今仍不清楚他们身处何方。8岁那年,他成为少年士兵,因为他已充满仇恨,他要为自己的亲人复仇。接着,他吟唱了一首诗,讲述身为少年士兵的日子,台下观众听得呆住了。吟唱完毕,他告诉我们帮助他坚持下来的正是音乐,音乐可以不知不觉地影响我们的生活。音乐的力量就是爱的力量,他补充道。生活渐渐富裕的他告诉我们,今天是第233天每天只食一餐——晚餐,其余的早餐和午餐捐给了他的慈善组织——Gua Africa。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了解在他的村落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吃到早餐和午餐,所以他也不吃,除非大家都有早午餐可吃。

对他而言,他宁可用自己的死去换取苏丹的教育事业,他鼓励更多有爱心的人能够为苏丹教育事业投资,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为下一代建立强壮的体制。演讲最后,他唱了一首歌献给Emma McCune,正是她冒着生命风险把包括Emmanuel Jal的150名少年士兵解救出来,会场观众全体起立,应着Emmanuel Jal小兄弟的歌声翩翩起舞,歌声中交杂着愉悦和对Emma McCune的尊敬之情,整个画面促人流泪。问答环节中,他说:“为了纪念她,我将在我的村庄建立一所学校。”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Global 2009 第八场简记》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