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

传统的答案会是,成立一个组织吧?为了要吸引人们加入某些预先设计好的结构,这些结构拥有明确的目标。请注意:机构这种作法有一些副作用,首先,当你组成一个机构/组织时,你马上就有管理上的问题。单单聘雇员工是不够的,你还需要聘雇另外一些人来管理这些员工,并且强迫执行机构的目标…等等。再来,你必需要把结构放到实际的空间当中,你还必需要有经济结构,法律结构,实体结构,这些都造成了额外的成本。第三,形成机构天生就会排除异己。你注意到不是所有有照片的人都被纳进组织中。你没有办法在一个公司中雇用每一个人!你也没有办法把所有人都雇用到政府里,你总是得排除某些人。第四,作为排除的结果,你将制造出一个专业阶级。看看这个改变:我们从有照片的人们,变成了摄影师。我们创造了一个摄影师的专业阶级,其目的是为了要去拍摄美人鱼游行,或其它任何指定要拍的东西。当你把合作建置在基础架构中的时候,这也是 Flickr 给我们的答案,你可以让人们留在原地,将这个问题带到他们面前,让每个人自己来解决,而不是叫每个人移动来迁就这个问题。藉由这种安排,你在团体中设计协调的进行,让你省去承担机构的困扰、得到相同的产出。你失去了机构的命令力量,当大家都是志愿者,你失去了型塑人们产出的权利。但是你同时也减少了机构的成本,让你拥有了更大的弹性。Flickr 所作的是,它以协调取代了规划。这是在这些合作系统中的一种普遍面向。在生活中你一定经历过类似的片刻:当你买了第一只手机,你不再作规划或计划,你只是说,“我到了再拨电话给你”。你可以只是说,我们一起来协调看看吧。因为我们现在可以充分地彼此协调,不用再头痛预先设想要做什么。

这里是另外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更为阴暗。这些是 Flickr 网站上标注 Iraq 的照片。以协调成本来说,一切都非常困难。比美人鱼游行还要困难的多。这次有更多的照片,更多的摄影者,照片涵盖范围包括更多地理区域。拍摄时间跨越更长的一段时间。而且更糟糕的是,看看底下的数字,”每个摄影者平均贡献10张照片“,这是假的。数学上来说是真的,但是没有任何重要的意义。因为这些系统中,平均数并不重要。

上图是依照摄影者贡献照片数目来加以排序。你可以看到在一端,贡献最多的摄影者拍摄了350张照片。我们现在来看这里,有几十位摄影师,他们每人都拍了几十张照片。我们看到十张或更少的照片贡献者很多,有很长、平坦的尾部分布。接着我们走到图表中间,看到有数百人,每个人只有贡献一张照片。这就是所谓的幂律分布。常常在没有设限的社会系统中出现。当人们被允许贡献多少都没有关系时,这常常是我们所得到的结果。幂律定律后面的数学原理就是:无论什么在第 n 个位置,其测量的结果是 1/n,相对于第 1 个位置的测量结果。所以我们期待第十位贡献最多的摄影者,他所贡献的照片数量是第一名的 1/10,而第 100 名的贡献者,贡献结果是 1/100。所以这个曲线的头部可以变得更为尖锐或平坦,但是基本数学说明了斜率以及长长的、平坦的尾部。令人觉得有趣的是,在这些系统中,当他们规模成长,系统并不会收敛,反而更为发散。在较大的系统中,头部变得更大,尾部则变得更长。不平衡的状况更为增加,你可以看到曲线很明显地严重左倾;我们来看程度有多严重:如果你取前 10% 的摄影者的贡献作品,它们占了约 ¾ 的照片总数,仅仅只有前 10% 的摄影者的贡献而已。如果你取前 5% 的贡献成果,你就涵盖了 60% 的照片。如果你要取 1% 的成果,排除众人 99% 的努力成果,你仍然涵盖了几乎 ¼ 的照片总数。而且因为这样的左倾,平均数实际就落在左侧。即便听起来很怪,最终实际的状况是,80%的贡献者,只有低于平均数的贡献。这听起来很怪,因为我们期待平均数与中数,应该是相同的;但是并不如此。这就是 80/20 法则后面的数学逻辑。每当你听到有人谈到 80/20 法则,这就是实际的情形。20%的商品带来 80% 的利润、20% 的使用者使用着 80% 的系统资源。这就是人们在讨论时实际发生的数据形状。

《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上的8个想法

  1. 既然我们可以预见它,了解它即将来临,我的论点是:基本上我们有可能可以搞定它。—–这句话,演讲者似乎在急于表明,我是不支持混乱的,尽管我预见了混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