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

机构只有两种工具:胡萝卜跟棍子。80% 的区域都是没有胡萝卜跟棍子的地方,运作机构的成本,意味着你没有办法将那些人们的成果简易地用机构的框架来取得。机构模型总是会往左边推挤,希望将这些头部的人们当作员工。机构的反应是:我可以从所雇用的人们当中的10%取得75%的价值的话…太棒了,我就会这样作。合作架构的模型则是问:为什么你希望放弃 ¼ 的价值?如果你的系统设计成你必需要放弃 ¼ 的价值,那么赶快去改造它吧。不要因为成本高就不去做,因为那样你就失去了 ¼ 的客户;打造一个系统,让任何人都能够随意贡献。所以协调并非这样地响应提问。协调的模式不是去考虑招募这些人作为雇员,而是换个方式提问:他们的贡献长什么样子?以这张 Flickr 使用者 Psycho Milt 的照片为例:他只有贡献一张照片,只有一张照片标注着 Iraq,就是这张照片。名称写着:工作不顺的一天。所以问题是:你想要这张照片吗?或许想,或许不想。这个问题不是,Psycho Milt 是不是一个好的员工?紧张关系就存在于,机构到底是一个促成者,还是一个阻碍者。当你在处理左侧边缘的这些数据,这些分布当中的其中一笔资料时,当你在跟花了很多时间的这些人们,他们生产一大堆你所需要的素材,那就是机构作为促成者的世界。你可以把那些人都聘作员工,你可以协调他们的工作,而且你可以得到某些产出。但是当你在这,当世界一隅的 Psycho Milts一次上传一张照片时,机构就变成了一个阻碍者。机构讨厌被人家称为阻碍,最初会发生的事情之一是,当你把一个问题透过机构来解决,这个机构的第一个目标,马上从任何正常的目标变成自我保存。这机构本来的实际目标,马上变成第二或更后面去了。所以当机构被告知他们自己是阻碍,而且有其它的方法来协调价值时,他们于是便经历了有点像是著名的 Kubler-Ross 的反应阶段说所说的:当你被告知你罹患绝症时,你先是拒绝接受、而后是愤怒、讨价还价,到最后接受。大部分我们所见的合作系统,都出现迄今还不够久,没有让机构走到接受的阶段。许多许多的机构还在否认的阶段,但是我们正在看到近来许多愤怒与讨价还价的行动。

现在有一个很棒的小例子。在法国,一个巴士公司正控告人们推动汽车共乘制度,因为人们彼此互相协调,来创造合作的价值这件事情,让巴士利润在减少。你可以从卫报上面追踪这则新闻的发展。还真的是蛮有娱乐效果的。更大的问题是,你对这里所反映的价值有什么看法?你如何掌握它?而且机构被限制无法掌握这样的事实,微软现在的CEO Steve Ballmer几年前曾经批评 Linux,他说,几千名程序设计师对 Linux 有所贡献,这其实是一种迷思啊。我们仔细检视过 Linux 的程序贡献者,大部分修补程序都是被只有贡献一件事情的程序员提供的。你可以听到抱怨 Linux 的这种说法,你可以了解,为什么从 Ballmer 的观点:Linux 是一个很蠢的想法,我们䀻请了这个程序员,他进到我们公司、喝了我们的可乐,玩桌上足球玩了三年,然后他什么想法都没有?找错人啦。Psycho Milt 式的问题是,这是一个好的想法吗?如果这是一个系统安全的修补程序?如果这是一个缓冲区溢位攻击的安全修补程序,Windows 系统底下这样的安全漏洞还不少呢。你想要这样的修补程序吗?事实上一个程序员可以不用进入跟机构之间的专业关系,就能够修补 Linux 程序,而且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个事实应该会吓坏我们的 Ballmer,因为这种价值在传统机构架构中是无法迄及的,但是却是合作型系统的一部分,例如开放源码软件系统、文件分享系统、维基百科系统等。我已经用了很多 Flickr 上的例子。但还有实际的完整故事。Meetup 是一种使用者可以找到其它人的服务,在他们自己的在地区域,分享着共同的兴趣与相近的个性,在现实中的咖啡厅中有一个真实的聚会,或 酒吧或其它的任何地方。当 Scott Heiferman 创办了 Meetup 时,他认为它会被用来聚集猜火车的人或爱猫人士 — 也就是传统的分享团体。他没有想到他创造出什么样的东西。现在在 Meetup 上面第一名的团体、在大部分的城市中拥有最多会员、最活跃的团体是?是家庭主妇/妈妈们。在这个都市化、双薪的美国,家庭主妇/妈妈们丧失、失去了来自延伸家庭的支持社会基础架构,与在地的小规模邻居网络,所以他们运用了这些工具,重新发明了他们。Meetup 就是这样的平台。但是传递的价值却是在社会基础架构中。如果你想要知道哪一种科技将会改变世界,别关注 13 岁的小男生们。注意那些年轻的妈妈。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科技来支持她们,这些科技没有让她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这比 Xbox 重要多了。

《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上的8个想法

  1. 既然我们可以预见它,了解它即将来临,我的论点是:基本上我们有可能可以搞定它。—–这句话,演讲者似乎在急于表明,我是不支持混乱的,尽管我预见了混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