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

现在我们讲到这里,我要说的是,即将浮现的是这一切的结果,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这非常的好。因为我也不知道。对于印刷出版来说,如果这真的是一场革命的话,它将不会把我们从 A 点带往 B 点,它将把我们从 A 点带往混乱。印刷出版促成了两百多年的混乱,从一个天主教会的世界,从天主教会作为一种管理的政治力量,到西伐利亚条约,到那时我们终于知道,世界的新组成单元是民族国家。现在,我并非在预测未来 200 年的混乱是现在的结果。看看 未来50年吧。50年中,这些松散地相互协调的团体,将被赋予更高的影响力以及更多这样的团体超越传统机构的命令力量。就像预先决定什么事情将会发生,或者利益的动机,他们也将获得更多的影响力。而且机构即将面临着处在更大程度的压力下以及更多严格地被治理的、更多依赖于信息垄断的组织,他们将面临更大的压力。那些将一个战场一个战场接连发生,一次发生在一个机构上。这一转变的推动力是大同小异的,但是结果却不尽一样。

所以重点不是“这太棒了”或“我们将看到一种转变,从只有机构完全转变到只有合作的架构”,事情将会变得更为复杂。但是重点是,这会是一个大规模调整的运动,既然我们可以预见它,了解它即将来临,我的论点是:基本上我们有可能可以搞定它。谢谢各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上的8个想法

  1. 既然我们可以预见它,了解它即将来临,我的论点是:基本上我们有可能可以搞定它。—–这句话,演讲者似乎在急于表明,我是不支持混乱的,尽管我预见了混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