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福勒: 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种子储备

(编者按:本文是一篇翻译,原文是《卫报》关于TEDGlobal 2009的一个报道。)

上图为卡里·福勒在TEDGlobal会议上举例说明道:保存种子,也许就能拯救人类。图片:TED/ Duncan Davidson

就技术性的角度来讲,人类的生存依赖于薄薄的土壤层、种子和偶尔的雷雨天气,卡里·福勒在牛津的TEDGlobal会议上如是说。这个蓝图,描绘出地球孕育生命时的那种微妙而又脆弱的平衡。卡里·福勒正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人类应对全球变暖的重要基础。

在北极的斯瓦尔巴特群岛(挪威)上有一家国际种子银行,福勒是其幕后的主要推动者之一。这家“银行”的工作是从尽可能多的物种中收集种子(每种500颗),以帮助农业对抗全球变暖、害虫和疾病的威胁。

这个遗传学资源库的一边是人类,另一边则是一场我们知之甚少的灾难性损失。

农作物多样性是农业的生物学基础,但大规模的灭绝已经使这一基础风雨飘摇。生物多样性被摧毁,随之消失的是遗传的的多样性,而这正是新型农作物品种诞生的基础。

这种损失的速率有多快?19世纪,农民种植的苹果品种命名的有7100种,其中的6800种现在已经消失了。

你们的祖先给予这些苹果最高的荣誉,他们用你们的名字来给它们命名。

卡里·福勒在听众中传递了一张已消失苹果品种的名单。他问听众是否能在名单中找到自己的名字,约有三分之二的人举起了手。而对那些名字还“健在”苹果品种名单里的人,卡里·福勒向他们提出了挑战,希望他们保证所代表的苹果品种不会消失。

和他同名的苹果,福勒苹果,至今仍有种植。在一本写于1904年,介绍纽约州所产苹果的书中,福勒苹果被描述为一种美丽的水果,不过书中也指出,“它无法培育出个头更大、品质更好的品种,总体而言并不令人满意”。

不存在最好的品种,但“今天最好的品种也会在明天成为害虫的午餐,”他说,“也许这种苹果具有某种我们未来应对气候变化时所需的特性。”

Cary Fowler: One seed at a time, protecting the future of food(演讲视频):
http://www.ted.com/talks/cary_fowler_one_seed_at_a_time_protecting_the_future_of_food.html

多样性:其实就是让我们有所选择,而这正是我们面对气候变化所需要的。

未来最冷的生长季节将比过去最热的生长季节还来得热。到2030年,气候变化将使南非的玉米产量减少30%。粮食减产的同时人口却持续增加,食品危机在所难免。

这正是在斯瓦尔巴特建立种子银行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种子银行已经损失惨重。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种子银行因战火而不复存在,其他“银行”则由于财政管理不善或自然灾害损失殆尽。斯瓦尔巴特的种子银行希望能为这些损失提供预防和准备。

这是全球农业的储备系统。

有些人称它为“世界末日银行”,但若等到那时便为时晚矣。“多样性每天都在消失。”他说道。

福勒说,他无法看着听众的眼睛说,自己已经有了应对气候变化,或农业占世界淡水消耗70%等问题的方案,但是,他补充道,“拯救了农作物,我们或许才能最终拯救自己。”

原文翻译译言链接

相关链接:

国际作物多样性基金会:www.croptrust.org

视频:Cary Fowler: Noah ‘s Ark for Seeds http://vimeo.com/2277644

In Seeds We Trust: 全球作物种子库背后的一些故事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卡里·福勒: 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种子储备》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