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马克莱姆:”蓝脑计划” 构建人类大脑

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TEDGlobal的会议报道《构建人类大脑》,这是一篇译作,原文来自卫报,由Kevin Anderson发表于2009年7月24日。译文首次发表于译言

特别推荐:
这篇报道的主人公亨利·马克莱姆(Henry Markram)是蓝脑计划(Blue Brain)的领军人物。该计划旨在通过超级计算机来“复制”人脑所有的活动,以及在其内部发生的各种反应。主要研究对象集中在人类思考和记忆方面,通过对大脑运行过程的精确模拟,科学家还可以揭开隐藏在精神失常背后的秘密。详细的背景可以参考该项目网站,或互动百科条目“蓝脑计划”。

亨利·马克莱姆(Henry Markram)在牛津举行的TEDGlobal会议上发表演说称,他正在构建的人类大脑模型将帮助我们对抗疾病,并更真实地认识世界。

亨利·马克莱姆正致力于发现神经科学领域的圣杯,即理解新(大脑)皮层(neo-cortex)——大脑中最年轻的部分——运作的机理。

马克莱姆说,新皮层只在哺乳动物中发现,与亲子关系的认知和复杂的社会交往活动有关。对大脑来说,神经元数目的增加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颅骨内体积增加的速度,大脑开始折叠,形成充满皱褶和沟回结构的表面。这些皱褶和沟回结构大大增加了新皮层的表面积,为数十亿的神经元提供了空间。

作为了解新皮层关键一步,马克莱姆目前的工作正是构建一个人类大脑的模型。毕竟,科学家们不能永远使用动物实验的方法来研究人类的大脑。另一方面,这个模型也是理解人类疾病和机能紊乱,如老年痴呆症(即阿尔茨海默病)和自闭症等的关键。

我们”看”到的99%的东西,其实都是我们大脑对周围一切进行推断的结果。马克莱姆相信,利用大脑模型,我们能更清楚地了解基本的、真实的自我,从而更真实地了解周围的事物。


亨利·马克莱姆在另外一个会议上演讲的照片。

他们对新皮层进行了大量研究,不仅仅是数十亿的神经元细胞,更重要的是神经元之间通信和连结的规则。他们已经能够构建新皮层的三维立体模型,并将神经元之间互相通信的规则进行编码。

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神经元细胞。它们在一个复杂的网络中彼此交错,形成马克莱姆所描述的大脑结构。尽管神经元细胞各个不同,但它们在每个人类大脑中的连结起来的形式却很相似。

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小规模地模拟神经元,以及神经元之间的电化学反应。这一过程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计算机模拟过程。马克莱姆说,在硅芯片上模拟多个神经元之间的连结实在是太难了。

模拟单个神经元所需要的计算能力相当于一台笔记本电脑。如果要构建一个小型的大脑模型,他们甚至需要10000台左右的笔记本电脑。不过,利用IBM的超级计算机,“我们就能像坐上魔毯一样”。(魔毯,《一千零一夜》中一种神奇的交通工具。译者注)

他们现在可以用图片来刺激这个模拟的大脑。拿一朵玫瑰花给这个“大脑”看,会发生什么?“我们能跟随能量的传递。我们可以看到新皮层中这些神出鬼没的电信号”,马克莱姆写道。

关于这些理论,他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马克莱姆说,

“构建一个大脑并非没有可能,如果我们成功了,十年内,我们将通过全息图像与你交谈。”

图片说明
题图来自Flickr,由Arenamontanus上传于2009年5月9日。插图来自Jurvetson的相册,上传于2006年5月11日。两张图片均采用“署名”的CC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亨利·马克莱姆:”蓝脑计划” 构建人类大脑》有3个想法

  1. Scientists who study the brain desperately, to get ordinary people to do experiments, to how much pain they bring, who knows what? Brain-computer interface technology that you dare to admit, why do you not recognize the brain control what? Because there it |? No, because you are afraid of your storm drain ugly behavior. Others in the study when you see someone struggling the way, you can ignore. Mad to see someone whom die, you can ignore. Because scientists are crazy!

  2. 科学家拼命的研究人的大脑,拿普通人做实验,给他们带来的痛苦有多少,又有谁知道哪?脑机接口技术你们敢承认,脑控你们为什么不敢承认哪?因为不存在吗|?不是,是因为你们害怕暴漏你们的丑恶行为。你们在研究别人时,看到别人痛苦挣扎的样子,你们可以无视。看到别人为之疯掉死掉,你们可以漠视。因为科学家是疯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