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平克:为何说暴力正变得越来越少

Steven Pinker 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也是畅销书作家。他的多本著作都因为对相关主题的剖析深入浅出,而广受欢迎。这些著作包括The Language Instinct(有中文译本:《语言本能》), The Stuff of Thought, How the Mind Works, The Blank Slate等。Steven Pinker也曾多次应邀到TED大会发表演讲,TEDtoChina之前曾介绍过平克教授关于“人生来是否就是白板一块”这一命题的演说,今天我们将介绍平克关于暴力现象的另一个演讲。


Steven Pinker on the myth of violence

平克说,与大众心目中的印象恰恰相反,古人比我们想象中要残酷多了。暴力事件在过去发生的次数远多于现在,虽然我们所生活的年代远非平静,但是,这一时代却是历史上所出现过的最和平的年代。

平克从千年、百年、十年这样的时间跨度来深入阐述为何暴力正在减少:

一万年前,那时候地球上的人类都过着游牧生活,根据考古学家的研究,平克制作出一个图,显示出那时候因为谋杀而死亡的个案占整个社会死亡个案的比例,可以看出,即使是在最为“友善”的一个部落,这样的死亡率也要远远高于欧美20在世纪的死亡率,并且后者已经包含了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死亡人数。

再看看几百年前的例子。在15、16世纪,一些今天只会处以罚金的罪行,在那时候就会招来挖舌、割耳朵、挖眼睛乃至死刑等惩罚,并且那时候的死刑很多都是以非常残忍的方式执行的。事实上,一个人不一定因为犯了很大的罪过才会遭遇死刑,他可能仅仅因为偷了一块面包、辱骂君王等等行为都有可能成为判处死刑的理由。至于使用奴隶作为廉价劳动力在那个年代就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同样残忍的还有以虐待当作娱乐(平克举了当众焚烧家养猫为例进行说明)。

再有就是近几十年的数据。平克引用了非政府组织的一些统计,指出,自1945年以来,在欧洲以及美国,国内战争、部族暴乱、政变等事件发生的频率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在环球范围内,国内战争发生的频率也是直线下降。

即使仅仅是看最近十年的数据,也能看出暴力正呈现下降的趋势。自冷战结束以来,国际范围内出现的内战以及种族战争频率都明显在减少。

看到这样的数据,有一个问题需要得到解释,那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于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的看法是如此错误的?平克解释说:

第一、我们现在的新闻报道明显强于过往任何一个时代。而这里有一种认知层面的解释。假如我们对于某一可能带来不良后果的事情知道得越多越深入,我们就越不容易去做那件事情。我们从新闻故事里了解到一个个让人悲伤的故事,更不希望这些故事重新得到演绎。这部分程度上解释了暴力的减少。

第二、舆论呈现出多元化趋势,而那些积极为推动社会进步作出努力的人们则很少有人对其进行跟踪报道。

第三、人们对于虐待土著产生了一种内疚的心态,同时西方知识界也意识到其实西方文化并没有太大的优越性。

第四、规则转变的速度要早于行为改变的速度。人们对于何为暴力的感受因时代而变化,而往往人们在观念上的转变要超前于人们在行为上的转变,根据某一时代的特定的伦理道德标准,人们的某些行为确实会显得很暴力,但事实上,放到大历史的视野上看,这些行为其实是很大的进步了。我们今天会将死刑看作是道德堕落的标志,但我们很少会将其看作是社会整体道德水平提高的标志。

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暴力正在减少呢?

平克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答案,但是,他看过相关的论述,他认为以下四个人的说法是可信的:

第一、英国哲学家霍布斯说,处于无政府状态下的民众会感到一种不安全感,因而更容易诉诸暴力来解决问题。霍布斯的解决方案是建立一种叫利维坦的机构,这样的机构是获得合法授权,可以在一起范围内使用暴力,来惩罚那些不正义的行为。在此前提下,人们通过武力解决争端的可能性就会降低,因为这样不会使自己得到好处。人们也不需要自己去采取报复手段来达到目的,整个社会因而更容易达到一种和平的状态。

平克还提到说,他杀率之下降与国家机构的建立二者之间有时间上的相关性。另外,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暴力事件也大多发生在处于无政府状态下的社区,如腐败无能的政府、倒台的帝国、黑手党活动地区、街头盗匪等。

其二、人们过去往往认为生命是不值钱的,而一旦人们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在对他人施加暴力之前就不会思忖再三。而随着科技以及商业之进步,人们对于生命价值之价值也看得更重,这是James Payne的观点。

第三种解释是来自罗伯特·莱特(Robert Wright)写的《非零和》一书,莱特指出,在某些场合下,合作会给双方带来好处,比如,交战的双方为了收获议和带给双方的好处,就会坐下来签署和平协议。另外,科技之进步使得人们可以与更广范围内的人们进行商业活动,促使更多的大于零的交易成为可能。因此,别人活着显然比死去对自己有更大的好处。虽然这是一种自私的行为,但它客观上却带来了整体利益的提升。

第四种解释是,彼得·辛格(Peter Singer),他指出,进化赋予人一种能力,就是对他人的同情心。但是,这样的同情心只是针对一个很狭小的家人以及亲戚的圈子,而处于这一圈子以外的人则有可能被看作是低人一等,可以任意宰割。但是,这一同情心的圈子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得以扩大。从村子到氏族到种族到国家到其他种族到两性甚至会扩展到其他物种。而促使这一圈子不断扩大的动力在于:1. 互利互惠的扩大;2. 人际交往之黄金法则,就是说,一个人与他人的交往越多,他就越是容易发现,彼此对等的交换和谈判才会带来最大的好处;3. 都市叙事的后果。越来越多的此类叙事使得我们在阅读的时候设身处地的站在故事主人翁的立场去想问题,而这些人也许你自己过往曾认为他们是低人一等的。而你自己也会重新思考,自己是不是有朝一日也会遭遇他们那样的处境呢?

最后,平克总结说,暴力事件之减少对于整个社会是有深远意义的,我们不但要思考为何人类社会会有战争,还需思考为何会产生和平。不仅仅要问我们在哪些地方做错了,也要问一问我们在哪些地方做对了。因为我们确实在某些事情上是做对了。假如我们能够对这些事情知晓得更多,我们也许会过得更好。

参考阅读:

A History of Violence: http://www.edge.org/3rd_culture/pinker07/pinker07_index.html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史蒂芬·平克:为何说暴力正变得越来越少》上的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