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toChina访谈: Tangos Chan/思考中国Web2.0的未来

从8月份开始,我们开始新的栏目“TEDtoChina访谈”,这个栏目将采访TED演讲的翻译者/校对者, 本地TEDx活动的组织者和演讲嘉宾,积极参与TED传播事务的粉丝,以及与TED演讲人有联系的相关人士。我们将主要邮件形式进行采访,主要话题包括访谈对象的个人经历,相关的TED演讲,当地城市与TEDx活动等。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来促进整个TED中文社区的互动和交流。

第2期的“TEDtoChina访谈”我们采访北京的TED粉丝Tangos Chan。他是《伊凡·威廉斯/推特:倾听用户的声音》(Evan Williams on listening to Twitter users)这篇TED演讲的校对者。他也是China Web2.0 Review的创始人,这个BLOG网站以英文报道中国Web2.0的公司动态和行业趋势,已经发展成为国际科技及投资领域了解中国新创科技公司的重要渠道。他在网络行业有多年丰富经验,目前服务于一家创业投资公司。

TEDtoChina访谈
第2期
访谈对象:Tangos Chan
blog地址: China Web2.0 Review
Twitter帐号:http://twitter.com/tangos
所在城市:北京

1.

TEDtoChina:
你从2005年10月开始写作China Web2.0 Review这个blog,向西方传播关于中国Web2.0的动态,现在人们说它是the TechCrunch of China。可以说你是相当成功的桥blogger之一。现在我们也看到CNReviews.com, chinaSMACK.com等越来越多的桥blog,将各种议题的中国资讯以英文的形式呈现给西方世界。

你怎么看桥blog的未来趋势,桥blogger真的能吸引到西方人的注意力吗?发展一个成功的桥blog,有什么秘诀吗?

Tangos:
桥blog是在东西方沟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blog往往体现的是一些普通中国人的想法,在主流英文媒体上不容易看到这样的资讯内容,所以桥blog对于东西方加强沟通和理解起着非常大的作用。由于语言的障碍,在有blog之前,英文读者了解中国的渠道是非常有限的,而且听到的也往往是一种声音。桥blog将更丰富、更多元化的观点传播出去,帮助国际世界从多角度更全面地了解普通中国人的想法。现在已经有不少西方媒体通过这些桥blog,比如 Danwei.org,来了解国内的一些最新事件和民间的热点动态。

我觉得写blog,无论是否桥blog,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坚持,按照比较固定的频率坚持更新,而且在内容上要有自己的东西,不要去重复那些随处可见的内容和观点,要让人阅读了之后感觉有价值,这样就能够逐步地发展出自己的读者群,建立自己的blog品牌。

2.

TEDtoChina:
Twitter(推特)现在正如日中天般发展。有趣的是,伊凡·威廉斯(Evan Williams)早期的业务Blogger.com是一家blog服务提供商,后来卖给了Google。现在Twitter将人们带入了“微blog”时代。当人们开始使用Twitter的时候,我们发现人们写blog的频率降低了。行业里也屡次发生“blog将死”的争议。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Tangos:
我自己就是一个blog频率大幅度降低的典型例子,我的经历似乎就在验证“blog将死”。进入Web 2.0时代后,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以及内容越来越碎片化,Twitter更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很多时候我们只要来几句Tweet,而不需要去写一篇blog。

但要是因为这样就断定“blog将死”我觉得大可不必,首先blog已经越来越普及,实质上写blog的人数正在不断增加,它也成了很多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其次,Twitter与blog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对头关系,它们其实互为补充,各有优势。Twitter胜在即时和方便记录,而blog适合于深入地整理自己的想法;再次,blog也在不断地演化发展中,比如现在有很多blog已经融合到SNS(社交服务网站)中去。Blog只是形式,我们不能因为形式发生了演变就认为blog将死。

3.

TEDtoChina:
美国著名的blogger和社会化媒体专家Shel Israel正在写作一本名为Twitterville(《推特村庄》)的书,以Twitter(推特)为主要载体,分享一些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的故事,探讨社会化媒体与文化如何相互影响,社会化媒体如何让不同国家的人有机地联系起来等话题。媒介专家麦克卢汉所说的“地球村”的概念,在Twitter上得到了验证。

你觉得使用Twitter等社会化媒体工具的人,是否会有更强烈的“全球公民”的意识?换句话说,人们是否会因为借助社会化媒体工具便利地接触到更远地域的人,对物理距离产生新的认知,重新定义自己的地域识别?

Tangos:
社会化媒体使你可以与身处远方的一名普通用户发生互动,在Twitter、blog、视频和SNS上,你与他们保持着一种“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使得你虽然没有见过他,却可能产生一种亲切感。这也是很多写blog、读blog的人的一种感觉,虽然从未相见,却感觉如此熟悉,在历届的中文网志年会(Cnbloggercon)上也这一点都体现得非常明显。

社会化媒体缩短了用户之间的距离,这不仅仅是地理上的距离,更是心理上的距离。同样,通过社会化媒体我们也与更远地域,国外的用户产生互动,Twitter、Facebook这些工具都为我们的这种交流提供了很好的渠道。不过可能因为语言的因素,我觉得现在可能还做不到“全球公民”意识这一步,但比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比如在Twitter上我们也常常在讨论伊朗大选这样的国际问题。


Tangos参加与国外blogger的交流活动,照片由Shel Israel拍摄。

4.

TEDtoChina:
Twitter是一个从副业中成长起来的业务,实际上它是ODEO团队人员的副业。现在ODEO反而不如Twitter成功。成功的社会化书签网站Del.icio.us和图片分享社区Flickr也是从副业开始起步。这些故事看起来好像在说,人们在发展副业时更具有创造力。然而,曾经的顶级程序员现在的Y Combinator创业投资基金公司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在《写给创业者的十三句话》这篇短文中提醒创业者“排除干扰”,他说,“干扰是新生企业的天敌,这包括各种形式的干扰,而危害最大的就是那些赚钱的副业:白天去上班、搞咨询、以及其他利可图的副业。”

你怎么看待副业这个现象?根据你的观察,中国Web2.0公司对于副业的态度是如何的?他们鼓励员工发展副业吗?是不是也有许多中国的创业者也是从副业开始创建成功的生意?

Tangos:
副业是应了中国的古话“无意插柳柳成荫”,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副业项目的成功就得出结论应该多发展副业,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排除干扰,集中精力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亲身经历过这样的情况。我接触到的一些创业公司因为开设的项目太多,过度摊薄了资源,导致每个项目都流于表面,最终不得不收缩战线,砍掉多个已经推出的项目。事实上,Twitter虽然是从副业发展出来而取代了原先的主业ODEO,但Twitter的前身并非与ODEO毫无关系,他是作为ODEO服务的一种短信息(SMS)服务而被提出来的。

我们鼓励创业公司按照自身公司发展的战略去尝试各种创新的服务,但并不是毫无目的地尝试。Google给予员工20%时间进行自由运作,这种举措堪称是业界的典范。如果创业公司的成本和时间允许,也可以给员工更多的自主创新权,不过别对副业寄予太高的期望,重心还是应该放在主业上。

5.

TEDtoChina:
当人们比对中国网络行业和西方网络行业,总是会提到克隆或者山寨。在国际性互联网公司进入大陆市场之前,中国公司总是有机会抓住时间差,直接复制国外网络公司的产品和模式,并取得成功。实际上,中国大陆并不是唯一克隆硅谷的地域,其它国家和地域也在作同样的事情。因为地域和文化的关系,这样的时间差在各个国家都会一直存在。

从长远来看,当越来越多的公司选择这样的快速创业路径时,投资人、管理层和员工,都处于浮躁而焦虑的状态。你觉得整个产业要怎样才能摆脱这样的处境,转型成为创新驱动的可持续的产业,真正把握到我们自己的未来?

Tangos:
首先我觉得这种克隆现象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必然,在现阶段就要求我们的创业公司成为创新的带头人并不现实,克隆和模仿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且看国内这些众多的模仿者中,真正能够发展起来的公司也不是纯粹的克隆,也加入了很多国情的因素,有着因地制宜的小创新。

长远而言,要激励更多的公司和个人走上创新的道路,避免那种什么热门追什么的浮躁状态,就要创造一种让创新拥有回报的环境,并且产生几个因为创新而取得巨额回报的典型案例。这要求持续的努力,因为有很多的创新会失败,需要耐心、持续地鼓励和支持创新。当更多的人看到创新所带来的巨大成功效应后,才能够激励创业者多参与到创新之中,而不是等着模仿他人。

6.

TEDtoChina:
我们也同时看到以社会化注释为傲的创新书签工具Diigo.com在主流的西方市场为主导的网络行业成功地占据一席之地,摩击体(Mojiti)的团队现在摇身一变成为视频网站Hulu.com的开发团队。这两个来自中国的创业团队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中国大陆的技术人才可以创造出世界级的互联网产品。

与”克隆到中国“(Copy to China)的路径相比,这种“前店后厂2.0”的模式——将开发团队设立在中国大陆,将目标用户定位为全球用户——是否会在未来发展成为中国网络行业的主流模式?我们可以预期在未来10年,中国大陆诞生真正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吗?

Tangos:
由于中国大陆巨大的用户群体所带来的市场潜力,加上随着中国互联网市场和用户的进一步发展成熟,我认为绝大部分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还是会以国内作为他们的主要市场,为国内的用户提供服务。Diigo和Mojiti的例子可能会越来越多,但不会成为主流。同样,由于用户特性、语言和文化等因素,我觉得在短期内中国也不会诞生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不过或许会出现世界级的游戏公司 ^_^.


China Web2.0 Review网站截图局部

7.

TEDtoChina:
最近行业里在传播Twitter的一份内部机密文件。这份文件记载了Twitter为了留住员工,制定了一些员工保障方面的措施,他们自己内部戏称为“幸福委员会(Happiness Committee)”。那么,你认为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要如何考虑符合本地环境的员工幸福计划?

Tangos:
坦白的说,对于不少中国的创业者来说,要考虑员工的“幸福计划”还是一件挺奢侈的事,尤其是对于还没有成功获得融资的企业,因为“幸福”往往与很多现实的收入福利等问题直接相关。不过现实的实惠只是一方面,要实施“幸福计划”未必都是金钱的事,员工的幸福首先来自于对工作的认同和对未来的希冀,身为创业企业,更需要积极地与员工沟通公司的发展,倾听员工的心声,满足员工在工作中的要求,让员工在工作中体会到自身的价值实现和满足感,没有这个基础,就谈不上 “幸福”。

8.

TEDtoChina:
我们了解到你对社会创新及社会企业家等方面也有浓厚的兴趣,曾托国外朋友购买《不可理喻者的力量:社会企业家如何创造市场并改变世界》(The Power of Unreasonable People)和《善的力量:推动公益事业发展的六法则》(Forces for Good)原版英文书。TEDxBeijing将在10月底举行,根据我们的了解,这次活动将以社会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为主题。

你觉得社会企业家精神(Social Entrepreneurship)的观念会在未来数年为中国商界接受吗?中国大陆的Web2.0公司可以融入这样的趋势中吗?

Tangos:
自从《如何改变世界》在国内翻译出版和尤努斯博士获得诺贝尔奖之后,社会企业这个词在国内也引起了非常多的关注。我也是从《穷人的银行家》、《如何改变世界》、《金字塔底层的财富》这些书中开始认识和了解到社会企业和社会创新。我个人对社会创新充满着强烈的兴趣,我们已经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环境发展、食品安全、农村教育等等,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传统的NGO、NPO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但社会创新也将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社会企业既着眼与企业的商业性,也注重社会效果,用国内常见的说法就是,既注重经济效益又注重社会效益。国内的企业现在也开始注重企业社会责任(CSR),但我们还能不断地看到像毒奶粉这样只注重企业经济效益,而对社会对用户造成重大危害的现象。中国的企业家有必要进一步加强企业社会责任意识,加深对社会企业和社会创新的了解,才能更好地为社会创造福祉。

对于Web 2.0公司而言,其实有很多社会创新点可以学习、可以参与,比如国外有公益组织利用Twitter进行筹款(编者:请参考我们早期的报道《公益创新:上善若水(charity:water)国际推特节(Twestival)》),还有类似Kiva、Donorschoose等创新的公益方式,都是可以学习的对象。

9.

TEDtoChina:
想像未来有一天,你有机会站在TED的舞台上演讲,你会分享什么样的故事给大家?

Tangos:
真有那一天的话,或许我会分享互联网对于中国社会创新带来的影响的故事。

前期回顾:
8月3日 TEDtoChina访谈: Cindy Pan/在彼此支持的环境中成长

相关链接:

《写给创业者的13句话》 (译文原文

Twitter:让你思考幸福计划

斯科尔基金会(Skoll Foundation)主办的SocialEdge网站推荐给社会企业家的20本书籍(Social Edge’s Top Book Picks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toChina访谈: Tangos Chan/思考中国Web2.0的未来》有4个想法

  1. Facebook、Twitter 在中国被关闭的命运说明,信息技术的革新和政治体制现状有所抵触,Web 2.0的路不会好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