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回顾:暴力的秘密;冲突的解药

8月17日-23日这周,我们发表了7篇稿件。在此简要回顾一下:

8月18日:《史蒂芬·平克:为何说暴力正变得越来越少

平克早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的语言学系,后来又去读心理学的博士,现在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他曾写过多本论述语言的著作,包括The Language Instinct(中文译本书名为《语言本能》), The Stuff of Thought, Words and Rules等。在2007年的TED大会上,平克通过对比过去与现在发生在地球上的暴力现象,指出,事实上,在今天,暴力发生的次数及其程度相比于过往可谓巨大的进步。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事实。平克提出,我们不单要问为何暴力会发生,也需要问,为何会产生和平。

8月20日:《杰夫·霍金斯:从大脑科学到智能机器

杰夫·霍金斯是PalmPilot的发明人,但是他一直对于大脑研究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甚至可以说,他在硅谷的二十几年就是给后来走上独立的大脑研究之路埋下伏笔。他指出,过去半个多世纪的人工智能研究没有取得根本性突破,是因为研究人员把基本的命题搞错了。人脑不是纯粹的计算器,而应当将其看作是一个具备记忆以及反射功能的机体。虽然这样的理论还处于探索的初级阶段,但是,杰夫·霍金斯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将其应用到智能机器之实践上来了。(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人工智能的未来》一书,就是杰夫·霍金斯所写的)

8月21日:《纳撒尼尔·康恩:我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师

在充满各种机遇和致富机会的今日,你对自己最初的理想还有几多坚持?又是否愿意放弃家庭和财富,心无杂念,为了理想奋斗一生甚至付出生命?2002年的TED演讲嘉宾纳撒尼尔·康恩(Nathaniel Kahn)不同于其他嘉宾,这位奥斯卡和艾美奖提名纪录片导演,截取了自己拍摄的纪录片片段《我的建筑师》(My Architect),向观众们展示了他的父亲,已故美国现代建筑大师路易斯·康恩(Louis Isadore Kahn)穷其一生探索建筑事业的精神。

8月21日:《韦利·斯密斯:重建森林,复兴经济

保护野生动物,关键是什么?生态学家韦利·斯密斯会告诉你,关键是人。人的问题解决了,动物保护的问题才能解决。而在森林长期遭到滥砍滥伐的印尼热带雨林区,韦利·斯密斯开出的处分就是通过恢复森林生态的方式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进而促成野生动物保护。这样的做法是不是也值得国内的同行参考呢?

8月22日:《劳伦斯·莱斯格:革新法律,释放创造力

互联网带来了巨大的创作自由,但是,诞生于一个多世纪之前的版权法的许多规定则明显约束、甚至是严重阻碍了网际创意的发展与传播。互联网鼓励的是一种爱好者的文化(amateur culture),是读写并行的文化,是一种与唯读文化(read-only)恰恰相反的文化。版权法的规定在相当程度上扼杀了这类文化的生存空间,迫使青少年走向零版权主义(copyright abolitionism)或者是走上侵权之路,但这两者都是不利于创意的长期发展的。创作共用协议(Creative Commons),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挑战而诞生的一个灵活性的内容授权方案,并且正在得到越来越大的推广。

8月22日:《TEDtoChina访谈: Tangos Chan/思考中国Web2.0的未来

第2期的“TEDtoChina访谈”我们采访北京的TED粉丝Tangos Chan。他是《伊凡·威廉斯/推特:倾听用户的声音》这篇TED演讲的校对者。他在网络行业有多年丰富经验,目前服务于一家创业投资公司。他创立的 China Web2.0 Review网站在国内外Web2.0圈子中享有盛誉。在这篇访谈中,他谈到了Twitter与创业公司的话题,谈到对中国Web2.0发展路径的看法,也谈了他对社会企业家精神的浓厚兴趣。

8月23日:《TED开放翻译计划最新进展(截至2009年8月21日)

总体上来讲,简体中文的翻译进程在过去两个星期内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等待翻译和等待校对的数量分别降低了6.64%和1.82%,与此同时正在翻译和已经发布的数量则是上升了11.8%和25.9%。这些都是可喜的数据。和简体中文的翻译相比,繁体中文的翻译工作稍显缓慢。虽然正在翻译和已经发布的数量分别上升了2.50%和5.77%,等待翻译的数量也是降低了-3.67%,但是等待校对的数量却是上升了14.29%。由此可见,繁体中文的翻译和简体中文的翻译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校对的速度无法跟上翻译的速度。希望精通繁体中文的译者们可以加快校对的速度。

平克没有给我们带来暴力为何产生的真正答案,不过他带来了可能解开这个秘密的许多论述,其中之一是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的看法。进化赋予人一种能力,就是对他人的同情心。但是,这样的同情心只是针对一个很狭小的家人以及亲戚的圈子,而处于这一圈子以外的人则有可能被看作是低人一等,可以任意宰割。但是,这一同情心的圈子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得以扩大。从村子到氏族到种族到国家到其他种族到两性甚至会扩展到其他物种。彼得指出了这种进化的三种原因:互利互惠的扩大;人际交往之黄金法则;都市叙事的后果。

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善和技术的进步,人们直接触及的联系圈子已经远比过往,而且不同圈子之间互相渗透的程度也比过完更为绵密。这些都给人们和其它人建立链接,建立同情心奠定了更好的基础。其实,当人们能够感悟到自己是身处一个整体中,并且和其它个体息息相关,那么不仅暴力现象会减少,而且公益现象会增加,人们会更踊跃于投身服务群体的行动中。

暴力起源于冲突,冲突也存在于各种地方。本周我们也看到针对不同冲突的解决方案。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经常体现为两难的冲突,但是我们如果有足够的智慧,就能够设计出合理的经济发展方案,使得自然和本地人两者都能得益。韦利·斯密斯的思考和实践给我们做了最佳示范,他在印尼婆罗洲通过森林复兴带动经济复兴,最终挽救当地红毛猩猩的做法得到了各方的肯定。

严酷的版权法在网络时代遇到了挑战。版权法所代表的唯读文化(read-only)与互联网环境所鼓励的读写文化(read / write)形成了冲突。那么,在这样的冲突下,热爱互联网的人们,都要成为盗版者吗?劳伦斯·莱斯格为我们带来了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让拥有版权的人们根据自己的意愿,按照一定格式,释出自己的版权给其它人自由使用。这一创造性的内容授权协议机制,正在成为驱动网络自由文化繁荣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世界不是两级分化那么简单,问题不是左右分明非黑即白,只要有足够的智慧,任何冲突都可以找出平衡彼此的解药。要如何找到这样的解药,要如何习得这样的智慧,是当下人们的最大挑战。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