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里兹:这是不是我们经历的最后一个世纪?

马丁·里兹(Martin Rees)是剑桥大学天文学教授,皇家学会会员。他也是一位关注人类/地球前途与命运的科学家。

马丁·里兹在2005年TEDGlobal的舞台上,先是向人们展示了宇宙万物之大与小的统一,并且提到一个设想,即宇宙大爆炸也许不是发生了一次,而是发生了很多次。我们很有可能是生活在一个多重的宇宙当中,当是,鉴于我们的空间感知能力有限,我们并不能知晓在其他空间所发生的各种奇怪而有趣的事情。

说完天文学的故事之后,马丁·里兹又为我们展现了一位科学家的人文关怀。他说:

在21世纪,科学之发展将使人类改变世界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这样的改变还会以跟以往非常不一样的形式出现。针对性药物、基因改造、人工智能,这一类科技将有可能改变人本身。人的物理构成以及性情品格,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未曾改变过。但是,在21世纪,却有可能发生改变。这是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还有就是人类对地球气候的影响,包括温室效应、物种大灭绝等等事件都是人类未曾经历过的,但这些都会在这个世纪发生。

生物与网络科技看似对环境是无害的,因为它们不需消耗过多的能量与资源。但是,这些科技也有其黑暗的一面。在我们这个互联互通的时代,新科技也许会被一些头脑有古怪想法的人操控,进而制造出巨大的灾难。事实上,灾难更有可能是出于人的错误,而非恐怖行为(error rather than terror)。但即使是最小的灾难也有可能带来全球性的后果。

那么,面对这些科技进步带来的隐忧,我们到底该采取怎样的态度?是像Bill Joy说的那样,鼓励“善”的科技的发展,抑制“恶”的科技的发展?对于这个问题,马丁·里兹认为,晚年致力于防止核扩散的爱因斯坦所做的一切就是最好的回答。

“我们需要物理学家、生物学家、计算机专家以及环保人士的共同参与。相比政府或公司职员,我认为学者以及独立的企业家肩负的责任更大。”《我们的最后一个世纪》一书就是以一位科学家的身份为大众写的一本书。而马丁·里兹的天文学背景则让他有更广的视野去窥视无限远大的未来。

太阳已经出现了45亿年,但是,要再过另外的60亿年,太阳的燃料才会耗尽。到了那个时候,地球上任何一个残存的生命都已经彻底蒸发了。有些人以为人类可以存活到太阳消亡的那一刻,但是,即使那样的事情真的发生,那时候的“人”与现在的人的区别也将会变得如人与细菌的区别那样大。生命之复杂性与智力发展还有很大的潜在空间等待开拓,它有可能出现在地球上,也有可能出现在地球以外。

假如你用一年来代表地球之生命历程,你会看到,21世纪不过是6月中间的其中一秒的四分之一,相当微小的一个时间点。但即使是这样看,你也会发现,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纪是非常非常特殊的。因为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能够改变自身以及改变他们所居住的星球。(关于此方面的叙事与讨论,请参考文章后面的链接。)

年轻爱因斯坦所走出的物理探索之路至今仍然有无数的科学家在摸索前进,但是,我们不仅仅需要年轻的爱因斯坦,我们更需要晚年的爱因斯坦,因为晚年的爱因斯坦那种人性关怀以及敏锐的觉察力可以帮助我们看清楚久远的未来在地球以及在太空中可能发生的事情。

参考阅读:

关于人类前途与科技进步,不少亲临TED现场的科学家都曾就此话题或多或少发表过他们的看法,这些TEDster包括:


Freeman Dyson: 到外太空寻找生命

Ray Kurzweil:奇点时刻与人类眼

Kevin Kelly:科技是如何演化的

Bill Joy:反思科技进步

细细观看它们的演讲(最好也看看他们写的书,或者可以帮助你走出对技术的迷思,重新认识技术,深入思考人类在技术进步面前的态度与抉择。)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