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脱贫新视野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是一位实业家,我们之前也曾介绍过她的TED演讲。今天介绍的是她在2009年的TED大学演讲:

演讲视频:

Jacqueline Novogratz on escaping poverty

贾桂琳说,虽然她过去的20多年里一直在做脱贫相关的工作,但是,对于如何定义贫困这一问题,她依然感到十分困难。很多时候,一提及贫困,人们想到的就是金钱,比方说日均收入在一美元或两美元以下,我们就称之为贫困。但贾桂琳认为,收入只能算是其中一个元素,而所谓贫困,更重要的是一种缺乏选择的状态、一种自由的缺乏。

她提到她在肯尼亚的一段经历。她和摄影师来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郊区的一个叫Mathare Valley的贫民窟,那是一块一英里长、0.2英里宽的地方,里面居住着50万贫民。他们世代居住在这个地方,通常是一间屋子里居住着八到十个人。那里盛行娼妓、暴力以及毒品。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还是通过各种商品买卖获得一定的收入,供他们的孩子上学念书。

贾桂琳说,她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叫简的女人,简的面容非常亲善,让贾桂琳感到非常震撼。简自述自己的故事,说她曾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当上一名医生,另一个是成家立室。但是她的丈夫很早就抛弃了她,剩下她和她的孩子,她们回到了贫民窟的居室。简则通过提供性服务维持一家的生活。她坦言,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由此带来的种种屈辱与不公正待遇。

到了2001年的时候,简的好朋友向她介绍了一个叫Jamii Bora的组织,该组织向穷人提供小额信贷,这为贾桂琳打开了一扇窗户。她用一年时间积蓄了50美金,而后向该组织提出贷款申请,她用贷款的钱买来一台缝纫机,并且从二手布料市场买来一些廉价的长袍,而后给它们加上花边等装饰,最后将改过的衣服卖出去。这些衣服的销售还相当不错,简也从中赚得一些金钱。现在,简每天可以赚得四美金,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不算贫困了,但她依然生活在那个贫民窟里,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世界。

后来,Acumen基金会以及其他一些组织为这些人提供贷款,帮助她们修建低成本的房子。当被问及入住新房子会否感到害怕时,简的回答是:“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事情我没有经历过?我是HIV病毒感染者。我经历过所有的这一切。我会失去什么吗?我会怀念那些暴力以及毒品吗?我会挂念没有隐私的日子吗?我会眷恋不知自己的孩子安危的日子吗?要是给我十分钟时间,我马上就能整理好行李,随时可以走人。”贾桂琳问简如今对于她当初的两个梦想有何新想法,简的回答是:“我当初想当医生,是因为我希望做一个可以服务社群,为他人带来疗救的人。而现在我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非常珍惜,我每周会有两天时间用来为艾滋病病人做咨询。我会对她们说,看,你们都还活着!既然你还活着,你就应当服务社会。”简虽非医生,但她给予他人的也许比医生开出的处方更为有意义,因为她在传递希望。

在演讲的最后,贾桂琳提到了当下的经济危机。她说,很多人在经济危机面前感到害怕,但假如像简这样生活在如此困难的地区的人都能有希望,那么简也许还能为我们所有人带来启示。她的故事告诉我们:贫困并不是意味着你就只能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因为当我们所在的系统发生故障时(比如如今的金融体系),恰恰是一个发明创新的良机。我们可以抓住这一良机,建立一些可以惠及全人类的服务以及产品。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为无数在水深火热中奋斗的人们提供更多的选择。贾桂琳相信,这恰恰也是尊严的开始。世界各地像简这样的人们为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启迪,我们都准备好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脱贫新视野》有4个想法

  1. 最可怕的贫困在于:
    1、学习机会的贫困,没有机会学习就无法提高个人思维水平
    2、社交机会的贫困,没有机会接触群体就无法有进一步提高的可能

    希望互联网能进化到抹去这两个鸿沟。

    期待一个更好的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