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大师雷默斯:重新认识图书馆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建筑大师雷默斯2006年在TED大会上的演讲。现年40岁的美国建筑师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Joshua Prince-Ramus)是业界公认的明星设计师。他最为知名的作品是在担任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纽约分部负责人期间参与设计的西雅图中央图书馆。

这座位于市区的著名结构主义建筑,于2004年正式对外开放。已故著名建筑评论家赫伯特·马斯卡姆(Herbert Muschamp)曾在《纽约时报》上写道,“西雅图最新的中央图书馆犹如一支眩目的水晶吊灯,让你的梦想在这里荡漾。在我从事建筑评论30余年间,这是我所评论的楼宇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栋。”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2006年,雷默斯离开了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创办的OMA,和同事埃雷兹·艾勒(Erez Ella)一起开创了自己的事务所Ramus Ella,即广为人知的REX。目前的作品包括即将于下月12日对外开放的迪和查尔斯·威利剧院(Dee and Charles Wyly Theatre,以下简称威利剧院),将于2012年竣工的路易斯维尔市展馆广场(Museum Plaza),以及挪威奥斯陆市威斯特巴嫩地区重建项目。此外,雷默斯也为土耳其奢侈品品牌Vakko设计伊斯坦布尔总部,并是纽约总督岛重建项目比稿中五位决赛者之一。

尽管头顶着不少光环,年轻能干的雷默斯却在多个场合拒绝被认为是“明星”,表现出难得的谦逊和低调。2006年雷默斯为TED观众带去了一场精彩的演讲,介绍了他的三个项目,贯穿其中的是他的一直坚持的建筑理念,以及对社会的思考。这不仅可以让我们领略建筑大师的风采,也对自我身心修炼大有裨益。


TED.com: Joshua Prince-Ramus on Seattle’s library

雷默斯首先也是重点介绍的,是他最负盛名的作品——西雅图中央图书馆(这里浏览REX网站对该项目的图文介绍)。在设计开始前,团队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重新认识图书馆。他们考察了全美各地图书馆,并和学者专家进行研讨,此后设计师团队和图书馆方面一起确立了两点设计立场。

设计师用图表向图书馆展现了过去900年来书籍和其他技术的进化。设计师的立场是,书籍即技术,他们和其他技术或媒体形式一样平等。言外之意即图书馆不仅藏书,也应当传播其他技术。

设计团队的另一个立场则是,美国的图书馆从成立之初,就兼具社会职责。这一观点起先令图书馆方面很难接受,图书馆认为自己“只是充当一种媒体,尤其是图书的媒体。”然而,通过调查研究,设计师统计出了图书馆各种功能的利用率:1/3用于媒体和书籍,2/3则是社会方面的功能,也就是那些图书馆认为并不重要的功能。


西雅图中央图书馆外景

通过让图书馆接受这两点设计立场后,设计师绘出了空间分析图,写下了图书馆所需要的功能空间,然后通过排列组合、缩放挪移、画线连接等方法确立设计方案,最后是将建筑本身按照空间分析图,成比例完全设计出来。将一纸空间分析图几乎原封不动地变成现实存在的建筑,这正是西雅图中央图书馆设计上令人惊叹的地方。

简单来说,设计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成功之处,是以安排不同功能的空间区块为出发点,并利用区块与区块之间的空间来创造建筑效果。各个区块都能够将自己的应用目的最大化,而不影响其他区块,区块内部的设计也有很高的灵活性,以供为未来科技发展出的新媒体提供可能的空间。

图书馆很注重友好利用空间。就拿图书馆如何进行藏书为例吧,传统的图书馆往往将书籍分散在不同楼层或空间,造成藏书的连续性被迫切断,也没有考虑到书籍成长后的空间调配。而缺乏弹性的藏书空间,使馆员往往不得不大量挪动书籍,重新调整位置。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设计团队借鉴了立体停车场的设计,用旋绕的空间来藏书。他们设计出一个相当于四层楼高的“螺旋书库”,书柜全部排成直线,沿着矩形螺旋状的空间连续陈列,仿佛螺旋一般被卷了起来。藏书再也不用被楼层的转换硬生生切断,方便了图书馆员对书籍的管理,读者也可以随着递升或递降的缓坡来找书,省去进出电梯或楼梯间上下楼的麻烦,着实是对传统藏书空间的一大革命。


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藏书架

此外,我想承认图书馆的社会职能,也是具有非常重大意义的。设计师在馆内设计了礼堂、阅读室、混合室、起居室、工作人员办公室、儿童游戏区及聚会场所等,分别由自动扶梯和电梯平台相连,使图书馆脱离了借阅图书的单一性,满足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人的需求。城市图书馆作为公共场所,对于处于任何社会阶层的人都平等开放,使任何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这和美国社会长期倡导的平等精神是一致的。

雷默斯在此次TED演讲中还介绍了他和老搭档雷姆·库哈斯一起设计的威利剧院(Charles Wyly Theater),以及路易斯维尔市展馆广场(Museum Plaza)的设计。虽然是三个不同的建筑项目,但它们背后都蕴含了雷默斯非比寻常的设计理念。

首先,雷默斯的设计都是一个超理性(Hyper Rational)的过程,即超越平时设计时对于理性的要求,将实际上的理性提高到一个新层面,形成一种出人意外的理性方案。这一点从他对图书馆的规划中即可见一斑。

其次,雷默斯力求降低作品中建筑师个人主义。“建筑师往往都沉迷于个人创作这一想法中。然而,建筑是需要其他人进行改进,并且需要团队的。我们早已不再处于那种传统建筑大师画出草图,交由其他人执行即可的时代了。”我想这正是雷默斯拒绝被称作“明星建筑师”的原因吧。

最后,雷默斯认为自己应当挑战高度现代派关于建筑灵活性的观点。“高度现代派认为,我们应当创建通用的单独空间。它们可能被用于各种功能。我认为这是勉为其难的灵活性,就像鸟枪一样。把你的头转向一侧,开枪,你势必会射死什么东西。而这正是高度现代派的承诺:用一个单独空间就可以让任何行为产生。而我们看到的是,设计上的营运成本使投资成本相形见拙。到后来就变成,建筑揭幕那天的功用,或者摆在眼前的功能远比其他可能的功能来得重要。”基于此,雷默斯提出了“区分性灵活”的概念,即在连续的系统里,识别出一系列的点,并针对这些点进行设计。它们可以略偏离中心,但最终你会获得和你预期一样的功能范围。

相关链接

REX事务所网站:http://www.rex-ny.com

REX事务所网站上的雷默斯设计作品档案:西雅图中央图书馆(Seattle Central Library),威利剧院(Charles Wyly Theater),以及路易斯维尔市展馆广场(Museum Plaza

Flickr.com上的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相片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建筑大师雷默斯:重新认识图书馆》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传播TED资讯,实践TED精神,推动TED中文社区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