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林·斯第尔:粮食与城市发展史

城市的发展史是否也是食物融入城市并最终退出城市的历史?在很多西方社会,这一说法是很正确的。建筑师卡洛林·斯第尔(Carolyn Steel)回顾西欧城市发展的历史,并从人与自然和谐的角度指出为何城市需要产于本地的食物,以及我们可以怎样实现这样的愿景:

城市与食物:这个话题想必很多人会感兴趣。越来越多的人正迁移至城市,也越来越多的农田被日益扩张的城市所吞并。城里人基本难以看到点滴作物的痕迹(注:这里讲的是美国,不过在许多中国大城市里,这一现象也正在凸显)。但一个基本的事实却始终不变,即我们人以及其他动物,都需要食物来维持生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代人跟我们远古的祖先并无多大的差异。

演讲视频:


Carolyn Steel: How Food Shapes Our City

搬到城里的人开始喜欢吃肉,但有一个客观事实是,要以肉和乳制品为主要口粮的话,那么我们需要消耗的植物数量将会是直接以植物为食的10倍。可以说,对肉的需求以及城市化是一个同步的过程。这一进程本身将给人类带来诸多难题。试想一下,到了2050年,单单在城市里就会有60亿张嘴巴等待着吃肉。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并且很难会出现逆转——假如我们不改变现行生活和饮食方式的话。

另外一个核心事实是,地球上有10亿人患有肥胖症,另外10亿人则根本无法填饱肚子。这一数字本身就表明我们在解决食品供应这一问题上做得远远不够。

卡洛林在她的TED演讲里回顾城市发展以及其对粮食追求二者的关联历史,指出,古代罗马扩张的历史,实质上也是一个为了追逐粮食而四处大战并因为肚子的需要而扩张版图的历史。同样,工业革命以前的伦敦也是经历了同样性质的扩展历程,同样是因为城市人口对粮食的需求之扩大而引发整个城市的扩张。这一历程在工业革命,特别是燃气机车发明之后,得到了迅速的扭转。早期的火车最初搭载的乘客是牛和羊等牲畜,而非人。于是慢慢的,城里人所需的牲口可以直接从乡间通过铁路运到城市,甚至发展到后来,把加工过程也从城市里迁出。于是,人们只在超级市场上见到一袋一袋打好包装,贴上标签的肉菜,而不再看到有牛和羊穿行于市中央了。

(从城市里头的街名我们也可以窥视到当年的城市发展足迹。比如叫“面包大街”的,当年想必是专门卖面包的,叫“星期五大街”的,想必当年是每到周五会有大型市集,如此等等。)

比火车晚一点发明的,则是一种最终将覆盖整个城市的交通工具,那就是汽车。汽车诞生,也意味着城市与农村彻底割裂,同时也使得城区街道得以摆脱因为牲畜行走而带来的异味、杂乱无章、也显然摆脱了人本身——因为没有人愿意在一个充满汽车的道路上行走。人们更情愿溜进自己的汽车,去到一个超市,买来一个星期的食物,丢进冰箱,与新鲜菜蔬彻底绝缘。曾经一度在城市生活里扮演核心角色的食物,如今已被忽略,成为一个不被看重的标志。卡洛林演讲里还提到说美国人甚至拿到食物也不会去闻一下它到底是否新鲜,只会看看上面的日期。一句话,美国人并不珍视食物这一东西。

卡洛林在谈及工业化的食品生产这一事实的时候,说到了一句话,可谓概括了美国食品行业的核心要害:这一行业口口声声要把食物变得简单化,但他们做的刚好与这一承诺背道而驰。他们把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化,因为他们使我们远离了食物本身,也疏远了人与自然间的关系。

那么是否有什么办法重新恢复城市里人与自然的协调关系呢?卡洛林提到了一个叫Sitopia (= Food Place)的概念,并且强调说,我们事实上已经身处这样一个地域里。假如我们能够认识到食物本身可以作为一种价值、观念的载体,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而最让卡洛林感到兴奋的,乃城区农业这一图景。她认为这是最有发展潜力之所在,也最能帮助人与自然关系之和谐发展。

相关阅读:

迈克尔·波兰:从植物的视角看人类

垂直农业:第三次农业革命

慢钱联盟发起筹款,拟重建有机农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