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弗兰克·盖里:一个年轻的造反派

今天Thursday@TEDtoChina专栏发表的是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浩然的稿件。浩然在学校学的是设计,后来转行在杂志社当编辑。这是应征自由撰稿人时,浩然写下的粉丝感悟:“我认为人是在不停否定自己的过程中成长的,所以我喜欢做具有挑战性和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有一次在看TEDtoChina《约翰•伍登:不以成败论英雄》的时候很受启发,似乎一个西方人再讲一个中国古典哲学的的命题,其实世界并不指向东也不指向西,而是指向内心。” 浩然目前居住于北京。

这篇稿件介绍的是美国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在1990年TED大会上的一个演讲。此前有朋友反馈说我们的稿件内容不够新,我们认为经典的内容并不会应为时间而流逝。TED以每周四篇的速度在TED.com上发布旧的演讲视频档案和最新的演讲视频。我们不仅仅介绍最新的TED演讲,也从TED大会25年来积累的演讲档案库中挑选内容。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美国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是当前史上当之无愧的天才设计师之一,他曾获得有建筑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与此同时,他的作品至今仍在业界饱受争议。在观看了盖里1990年3月在TED大会上的演讲后,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浩然认为,这位今年已年届80的老人,只制造奇迹。

对于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作品的评价,有两种截然对立的声音,一种声音叫嚷:“这也叫建筑?他只会玩儿些揉纸游戏!设计成这样的歪歪扭扭,完全丧失了建筑美感!”;而另一种声音则把他高举为天才。

弗兰克·盖里就是这样一位饱受争议的人物。


TED.com: Frank Gehry as a young rebel

从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到迪士尼音乐厅,这位老头儿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个构成主义的奇幻世界。他最拿手的把戏就是在无序与不规则中找寻秩序感,并营造出近乎疯狂的构成主义。有时我们甚至会认为,这些作品真的就是他随手拈来的纸面游戏。

而这一切证明了,弗兰克·盖里只制造奇迹。

这次选取的是弗兰克·盖里在1990年坐客TED大会的视频,他以独自演讲的形式,线性讲述了从曾遭人唾骂到形成他的构成主义风格的建筑历程,中间穿插了很多生动的故事与趣闻,让现场的气氛跌宕起伏。

◎ 追求建筑氛围

弗兰克·盖里的设计作品以曲线、雕塑感以及金属质地的建筑形式闻名,作品中充斥着疯狂的构成感和极其前卫的气息。他曾被媒体冠以解构主义大师和后现代主义建筑之父的美名。但其实上帝的光芒并不是总是偏向于他,在讲演的一开始他讲述了自己在1978于Santa Monica设计的别墅曾让他一度声名狼藉,甚至还有人把他的建筑画在了色情漫画书上以示讽刺。

盖里更像一个艺术家,对建筑氛围的关注一直贯穿于他建筑设计的始终。1986年他在威尼斯设计海滨别墅时,极为强调建筑给人来带的整体感受,“当人们站在这个房子外面进行拍照的时候他们往往露出十分古怪的表情。他们应该走到房子里面,我保证这样他们会有不同的体验。我建造这所房子的初衷,是希望这个空间能够带给人一种舒适、私密和极其宁静的氛围。”

◎ 用纸做建筑

设计家具产品是盖里的另一个专长,他在当代的家具设计和其建筑设计的金属构成感如出一辙:前卫、线条凌厉。但当盖里第一次尝试设计家具时却是一个完全失败的教训。上世纪60年代,他开始尝试设计座椅,曾做过很多前卫与浪漫并存的设计,例如天花板、楼梯等,都取得了成功。可在家具设计上,这一招似乎就不再灵验了。盖里在幻灯片上展示了他第一次做的家具系列,他为它们命名为纸制建筑(Paper Architecture)。随即引来了全场的笑声,这些系列的椅子全部都是用纸做的,包括硬纸板和一些废弃的纸张。造型敦厚且并不生动,似乎没有人喜欢过这样一套座椅。随后他们又继续尝试用不同厚度的纸来设计,配合不同的切割工艺。而公众的反应就像是石子儿掉进了深渊中,完全听不见任何回响。弗兰克·盖里这样形容自己:“瑞奇和我在设计家具上运用了各种切割的手法,但事实证明我们失败了。可笑的是,这一次之后,我们还屡试屡败。”

◎ 关于鱼

在一阵大笑后,大家回到了他的建筑世界。在他的眼中“鱼”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们早于人类5亿年前就存在了在世界上了,比人类更具有灵性。他在为日本神户的Fish Dance Restaurant设计过程中发生了一件趣闻,实际上,这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过程。弗兰克·盖里被应邀到神户去参加建筑设计,日本人的好客态度让弗兰克不堪抵挡,几轮清酒下去,他已经喝的伶仃大醉。突然,席间有人递过餐巾纸,让盖里画出这个饭店的草图(此番情景一定混乱不堪),盖里借着酒劲画下了酒店的轮廓,他的委托人看到这个草图便好奇地问到:“我们的名字叫做Fish Dance Restaurant,为什么没有鱼?”,盖里想了想便画了一条鱼上去。随后不久他便离开了日本。然而,没过多久,他竟然收到了从日本寄来的这张餐巾纸,并告知他中标的消息,这让盖里又惊又喜。

此后他又为杰伊·查特(Jay Chiat)公司总部的会议室设计了一个鱼身的形状,并在查特的办公室里设计了一个在鱼缸里玩耍的鱼的雕塑。其实,盖里对鱼的形象情有独钟另有原因,因为鱼曾经是他童年的玩伴,而童年时光总是最美好的。后来,盖里的许多设计中,包括在美国爱荷华州大学镭射实验室,西班牙巴塞罗那的Fish,都离不开鱼形的影子。

◎ 建筑主义的诞生

盖里花了不少时间讲述他采取金属作为建筑设计材料的过程,以及如何处理建筑与环境之间的关系。随着他对金属工艺的熟练应用,盖里的晚期设计作品大多都运用金属外墙,让人陷入一种神秘、浪漫又带有些许怪诞的解构主义世界中。

弗兰克·盖里如今的成就取决于他对建筑设计的执着探索。在他年迈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年轻的心,驱使着他不停尝试各种新颖的建筑手法与创作理念。他以旺盛的精力对抗着现代的建筑文明。整场演讲结束,除了让人们对建筑设计的理解以外,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幽默的讲演风格、不恭敬的态度、作品的娱乐性和很强的亲和力。他富有创意,又不失行动力,确确实实是一个乐于挑战主流建筑风格,又敏于付诸实践的叛逆老顽童。

相关链接

Frank Gehry的公司:http://www.fog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