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昨天我们在《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一文中介绍了IDEO公司的CEO蒂姆‧布朗(Tim Brown)在前不久举行的TED Global 2009大会上的演讲。今天我们在TED书讯栏目中介绍这位演讲者的书籍和他的精彩思想。

本文是来自iD公社的稿件,作者为Hi-iD。iD公社(http://www.hi-id.com)创始于2005 年4月8号,是一个以“设计”为主题的 Blog (即博客),iD公社以“发现有意味的设计”为宗旨,“灵感启迪,享受创意”为目标。对设计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他们的网站。

除了 TED,蒂姆‧布朗(Tim Brown)还出了本书,新上市的 《Change By Design》,这本书背后也写着这不是设计师写给设计师的书,而是写给那些想将“设计思维”带入组织每一层面的有创新力的领头人。“design thinking” 就像之前的一个词“Innovation”一样,在各大媒体中出现,比如《商业周刊》就有一个 Design Thinking 专题栏目。此前《商业周刊》在推广“Innovation”这个词语的时候,面向的基本是诸如企业CEO等管理人员,“design thinking”在这一点上类似,但并不限于此,它适合各领域各层次的人员,或许像《像艺术家一样思考》这类书籍一样。

“design thinking” 和 “Innovation” 不一样的地方是,“design thinking”让人感到更切实,因为 “Innovation” 更像一种倡导,而一些思考或者方法往往会被一些喧嚣给淹没,而 “design thinking” 既是一种新的创新思维总结,同时它有它的方法和手段。相比“Innovation”这个词语,我觉得对于设计师来说,“design thinking” 更值得关注。

“design thinking”背后有着 IDEO 多年在设计创新和方法的积累,比如快速原型,比如体验性设计,比如多学科的结合,我们也清楚在提出这个 “design thinking” 之前,IDEO 所作的设计也不是限于单纯的某一个产品的设计(或者简单说外观设计),而现在总结出 “design thinking”,并将它推广的更大的领域,商业、社会,而不只是限于设计业之中。

“design thinking”是设计思维和方法上的一个总结,除了 IDEO 那些有案例基础的成功的经验、处理方法,还包括整个行业自身在这么多年的积累,无论是像 IDEO 这样的设计公司,或者企业内的设计部门,还是自由职业的设计师,表现上看这些不同形态的职业设计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能够被积累的就是它们之间的相同之处,连接起它们的不是设计本身(像科学学科一样),而是外界,设计所要面对的消费者、商业和社会。

或许很多设计师天生对这些“不用手接触”的东西有些抵触,Tim Brown 在 TED 视频中讲到设计变小了的时候,也说到这不是轻视并说自己也是这些设计师中的一员,而在国内这个现象尤其明显,比如动口的不动手,动手的不动口,动口和动手脱节各行其是,确切说是出现偏差,动口的不是理念的探索、经验的总结、想法的推广……而是忽悠,有的并不是诚心忽悠,但由于没有切实的根底没有耐心的探索,让自己“谈论”看上去就像忽悠,习以久之,就成了套路,“不就是那一套”。而动手的,比如设计师只专注于产品,对产品的周围无甚关心,讨厌那些说的一套。

其实这个“说”“动口”并不是“吹牛和胡扯”,只不过在我们这里被异化了,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及教育也有点关系。对设计师来说,需要的不是高深理论,而是一本手册,其实“design thinking”也像是一本手册,就像 IDEO 推出的那些帮助创新的工具,“Method Cards”,Human-Centered Design Toolkit 之类。

相比 “design thinking” 像一本手册一样的用户指导作用之外,它带给我们更大价值的是启发和激励,即面对“Change”去作探索,我们仍然在手绘模型制作,但是设计所处的环境在变化,这使得设计也发生变化。

就像“design thinking”一样,设计应用的范围在发生着变化,或许几年前我们说起设计,通常都会指消费类产品,而现在有更多的领域需要设计思维和设计,比如说政治(奥巴马),第三世界国家等等。有些领域也许并不需要海报、画册、网站、物理产品等的设计,不需要设计师去草绘、建模、手板、模具这些步骤,但是它需要的是“设计”,当然或许并不需要设计师,但是需要设计思维。

设计天生是发现新的机会创造新的价值,当外界环境发生变化变得更综合或者错综复杂的时候,设计的洞察力就更有发挥作用之处,或许有的领域并不是作为设计师能够直接参与的,或者说想参与但参与不进,但是我们所有参与的设计领地在拓广,也许那一领域并不是生产生流水线上下来的物理产品。

或许有人会觉得“设计”越界了,但实际上这些设计探索的新领域本来也不属于其他行业,比如说商业咨询公司,就像 IDEO 的“保存零头”项目,不存在领域分工的区别,麦肯锡可以做,银行的老板可以做,银行的员工也可以提出这样的创意,而作为设计,还有一些其他领域少有的经验,比如设计本来就是多领域跨学科的,设计本来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本来就有一套创新的方法和手段,设计可以让创意马上有物理呈现,无论是模型样机还是图形化概念描述等。

或许一个设计师觉得“啊,要Change”,然后丢下身边一切,去渗透到各领域和角落去探索,这样看上去是有一点“不本分”,而实际上是,这些新的领域,潜在的可扩大的机会就在我们身边,比如我们设计一个产品,并不是这个产品就是图纸上各种线条、机床刀具运动轨迹、模具型腔来定义的,一个产品需要进入市场和生活,那么这个产品就有无限的外延。所以“设计变大了”或者“越界”是外界促使我们视角发生了变化,也许以前你会把“创新”“体验 ”等这些词语放在两旁的东西,而现在它们就在前方。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不适合于中国,我们的工业还很停留于加工,商业还非常初级,政府的网站看上去像上世纪的个人网站,人们在追求物质的拥有……但,有“现状的不满”正好说明是时机的存在,比如我们有广大的低收入消费者,有众多细化加工资源,人们如此渴望“现代性”30年也未找寻到……众多的国外设计师都向中国跑也是一个佐证。另外还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我们一方面有相对于发达国家的落后的一面,另外一面我们也是全球化中重要的一员,即是说我们是一个不发达和发达的揉合物,这就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机会,比如互联网对于资源的解放,个体生产力有了发挥的场所(也就有了山寨)。

也有人或许会怎么认为,中国连像样的设计都没有,就不要去弄这么玄乎的东西了。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好好画图?画图我们都世界前列了,好好创新?创新不就是向未知领域潜在机会探索。中国设计发展缓慢或许并不是设计师不本分,而是太本分,一个埋头画图并嘲笑那些只会动口忽悠的家伙,而另外一个夸夸谈创新并轻视手下一帮没有创造力的画图工。国际有什么新的东西,我们总是能跟上,但是多是不当真(或许因为我们民族性格中的“聪明”),尤其是像“创新”之类的词语,”design thinking”能否为我们带来一些”Change”?

“大设计”、“超设计”这些词语我们多年前己经出现,和我们现在面对的说着“design is big again”的”design thinking”有什么区别呢?

相关链接

蒂姆‧布朗的个人blog:http://designthinking.ideo.com/
IDEO设计公司网站: http://www.ideo.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上的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