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故事]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

by 余恺

是思想决定语言?还是语言决定思想?

这是我在教考研英语写作的时候,第一节课提的问题。大多数学生的回答,是思想决定语言,怎么想决定怎么说、怎么写。

暂且不谈这个问题本身存在非此即彼逻辑谬误。思想决定语言只是幻觉。实际上,往往是话语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再决定我们的语言。

例如,当我们在谈到非洲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

在尼日利亚女作家Chimamanda Adichie题为《单向度叙事的危险》的TED演讲中,提到她在美国的遭遇:刚到美国读大学时,同宿舍的美国同学惊讶于她流利的英语,她哭笑不得,要知道尼日利亚的官方语言就是英语;美国同学想听听尼日利亚的部落音乐,Adichie欣然拿出一盘录音带,听了之后美国同学大为失望,原来非洲的部落音乐就是Mariah Carey的歌。

在尼日利亚内战结束的七年后,Adichie出生在当地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是一名管理人员。良好的家庭背景让Adichie自小就爱上了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其中大多数是英美文学。对阅读的热爱是很多作家的共同童年回忆,小Adichie七岁的时候开始模仿所读的故事写作,在她稚嫩笔触下的人物都是蓝眼睛、白皮肤,在雪中玩耍,喜欢吃苹果,他们谈论的话题是天气:“今天的阳光是多么宜人”。


TED.com: Chimamanda Adichie: 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

尽管尼日利亚从不下雪,人们喜欢吃热带水果比如芒果而不是来自温带的苹果,天气从来不是一个话题,而阳光从不宜人。是Adichie所阅读的英美童话中的语言塑造了小Adichie的思想。

Adichie长大后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还获得过麦克阿瑟天才奖。但在美国的遭遇让她意识到美国人心目中非洲的形象就是“美丽的风景、漂亮的动物、难以理解的人们、无休止的战争、极度的贫苦和艾滋病、无法自我表达、等待拯救、被白人拯救。”

而在美国的经历对Adichie的另一个影响是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非洲人,而在之前,她认为自己是尼日利亚人。在大学上课的时候,每当非洲被提及,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她身上,不管提及的主题是纳米比亚还是埃及,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我能够给出解释。在美国人的心目中,非洲的国家线模糊一片。

美国人对非洲的想象是美国大众传媒的话语影响的结果。在美国主流的电影和电视系列中,非洲的影象被简单化、固定化和符号化。无论是《战争之王》还是《黑鹰坠落》中非洲连绵不断的战争、还是《迷失》中来自非洲的人物MrEko,都不断单向度地强化非洲的形象。诚如Adichie所言:“我不认为如果你可以通过看电影的方式了解非洲,比如从Leonardo DiCaprio的《血钻》中了解塞拉利昂。”

单向度描述单一化了人们的思想,让观者失去了全面的图景。而在麦克卢汉所言“媒体即信息”的时代,缺乏深度思考让人们甚少质疑和反思媒体的正确性。话语产生的同时伴随真理的产生,掌握话语的权力即意味着掌握产生真理的权杖。

爱德华萨义德在《东方学》中引用马克思表述农民阶级的困境的语言描述西方语境中的阿拉伯世界,同样适合于在全球化语境中沉默的非洲人:“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或许从作家莫言不久前在法兰克福书展中的主题演讲的故事中可见端倪:

一百多年前,德国人占领山东。中国人传说,这些人没有膝盖,只要用竹竿捅倒,就再也爬不起来。另外,他们的舌头是分叉的。后来我带着几个德国留学生回乡,爷爷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说,原来德国人是有膝盖的,舌头也没分叉。我随即询问德国留学生,你们的祖辈对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是什么印象。德国朋友说不出来。我跟他们讲,自己曾在意大利看过一幅画像,里面的中国人住在树上,垂着长长的辫子,脸颊像鸟。

妖魔化话语的反面是虚幻的美好化。在2004年西班牙瓦伦西亚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批判话语分析学术大会上,来自西北师范大学的Liu Yongbin提交了一篇关于中国小学教育课本中的话语分析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Liu先生分析了中国小学1年级到6年级语文共12册303篇课文,归纳总结了五种话语模式:美丽的自然风光、伟大的文化和人民、勤劳和牺牲精神、幸福的生活,而处于话语中心体系的是对祖国的热爱。

按照本尼迪安德森的说法,所谓国家,就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国家的国民以文本话语和媒体话语的方式分享着共有的想象。而教育,无非是通过文本的学习,强化国民的身份认同。这本无可厚非。

刘老师在论文中提出的真正问题是:在现实的中国社会中,贫富差异、生活的艰辛、社会的不公、腐败现象,与课本中所描述的美好存在巨大的落差。是否应该在教育中,渗入一些批判性的思维,对现实的描述,让孩子们在离开课堂,回到家里,面对生活的艰难,还有勇气和奋斗的决心,避免在课本话语所引导的美好想象与残酷现实的对比中对教育产生不信任进而孕育出犬儒的态度?

无论是负面简单化的话语或是过分的美好化的话语,背后都隐藏着权力的意志。法国理论大家福柯在穷尽毕生的精力研究现代社会中话语、知识、真理和权力之间的隐匿关系后,指出:“问题不在于改变人们的意识,即人们头脑中的东西,而是在于改变有关真理生产的制度、政治、经济规则。”

相关链接

TED演讲主题“非洲新纪元”简介
2007TED非洲大会专题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 单向度叙事的危险》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