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尔顿·格拉塞:如何设计出新想法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我爱纽约(I heart NY)”的设计师的TED演讲。周四专栏由李君(Li Jun)主持。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本文作者为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马金馨(Yolanda Ma)。

马金馨(Yolanda Ma)@ TEDtoChina

马金馨是一位生于江南、旅居香港的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她是香港大学政治学/心理学学士,新闻硕士。她曾在香港、北京、上海、贵州工作过,专注于新媒体、网络营销、社会企业、非政府组织、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她喜欢诗歌、摄影、建筑、纪录片,热衷于结交世界各地有创见有热情有实干精神的朋友,而TED就是一个绝佳的平台。

Profiles online: http://www.google.com/profiles/yolandahku
Twitter: majinxin
Email: yolandahku at gmail dot com
MSN: jinxin.ma@live.cn

即使你不知道米尔顿·格拉塞(Milton Glaser),你不可能没有看到过I heart NY(我爱纽约)的标识,以及印有该标识的广告衫、马克杯和各种变种——这是世界上最著名、最经典的标志之一,而格拉塞就是这一标识的设计者。1998年,格拉塞在TED上发表了一次关于设计的演讲,这一演讲在十多年过去之后的今天,依然给年轻的设计师以启发与思考。

正如上述这一被复制到全球各地的标识,格拉塞的作品犹如令人快乐的病毒,能将观者和作品紧密联系在一起。而格拉塞远非只是一位标识设计师。他曾与已故美国传媒大亨克雷•费尔克(Clay Felker)合作创办了城市文化杂志《纽约》(New York Magazine)以及《村声》(Village Voice)。他也参与建筑设计工作,诸如纽约世贸中心餐厅的装饰设计。他的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馆等多所博物馆收藏。

如此声名显赫的设计师,你一定会想,他的设计,必定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格拉塞在此演讲中,便以幽默而谦逊的姿态,将他设计的过程娓娓道来,其中亦不乏普通设计师常常遇到的瓶颈与尴尬。

格拉塞至今仍在美国的视觉艺术学院任教,而院长赛拉斯•罗兹(Silas Rhodes)曾经有一次给出一段诗文,希望他据此创作一幅海报。诗文的内容与新旧更替有关,却十分抽象,那么设计应该如何来做?格拉塞老实表态自己“什么都想不出来”。

于是他从最简单的抽词和拼贴组合的方法开始,希望灵感会从中迸发出来。就在他将“新”与“旧”两个词摆放在一起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新的创想,总是来源于旧的积累。但意识到这个关系之后,他的设计又再次卡住了!“那一刻我真的绝望了!”,他无奈地坦承。

原来,即使是像格拉塞这样的知名设计大师,也会有思路停滞、无从下手的时刻!格拉塞甚至尝试了让他自己都惭愧的办法——将自己其他设计作品中的东西拿出来拼凑在一起——当然,最后“这实在是太尴尬了,我还是没有提交这份草稿”。

格拉塞的最终解决方案,是一份“并不特别有趣,但是有新意”的作品。他打破了海报设计界“无需解释”的潜规则,在海报上添注了个人感想、解释,甚至自我批评。而这,正是他如何以自身的设计行动来诠释“新来自于旧”的概念!


TED.com: Milton Glaser on using design to make ideas new

演讲中,格拉塞还展示了一系列基于早期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作品的演绎作品。他通过视觉,向观众解释了主题与演绎之间微妙的关系。此外,他还运用“等角投影”(图上任意两个方向的夹角与实地相对应的角度相等,缺点是面积变形比其他投影大),用计算机在图形上做出折角、三维等简单变化,立即出现让人耳目一新的设计效果。

既然格拉塞在设计过程中都难免出现瓶颈,究竟又是什么令他多年来不停尝试新作品、新事物,并取得令人瞩目的业绩的呢?是什么在背后推动格拉塞在设计上不断产生新的想法?他表示,自己不但具有抱负,并且还经常担心闹出洋相或引发尴尬,因此总是在积极创作更好的新作品。

2009年一部叫做《鼓舞并令人高兴:米尔顿·格拉塞的世界》的电影讲述了格拉塞精彩的事业生涯。至于格拉塞本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设计艺术,他用一张海报解释了他的想法——“无论什么都是艺术”(Art is whatever)。而这个结论,来自于他对与“艺术是什么”这个问题的语塞与放弃!在这张艺术海报下,他解释道:“艺术是神秘的、连贯的、历史的”。而在另一张同一主题却未曾提交的海报上,他用不完整的字母表达道:“所有存留下来的都是艺术”(Art is whatever remains)。

格拉塞海报作品:http://www.miltonglaser.com/pages/posterprint/poster_index.html

《纽约时报》电影版专题:http://www.nytimes.com/2009/05/22/movies/22glas.html?_r=1

参考资料:

http://www.acgidd.c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Milton_Glaser

http://www.ted.com/speakers/milton_glaser.html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米尔顿·格拉塞:如何设计出新想法》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