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回顾:爱纽约,爱海地,爱汶川

1月11日到17日,我们一共发布了8篇稿件,包括一则TEDtoChina董事会成立的消息和一篇全文翻译。

1月11日
[公告] TEDtoChina项目宣布董事会成员

新年伊始,TEDtoChina团队很高兴宣布新成立的项目董事会成员名单。董事会的成立标志着TEDtoChina项目从一个blog网站朝着更规范的组织形态去发展。虽然目前我们尚未注册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实体,但是,我们希望借鉴组织管理中的有效方法,来确保整个项目长期发展能够遵循既定的远景和目标,延续既定的文化,更好地以非营利的方式,继续传播TED思想,以此促进本地的社会创新。这次邀请的三位外部董事具有优秀的背景和经历,在经验和资源上都能在未来协助TEDtoChina的发展。

[编辑絮语] 叙事的魅力

TED给人带来的不仅仅是各种故事,更多的是故事背后的魅力。我们假如能够换一个视角来参与叙事和聆听,我们的世界也会宽广很多。

1月12日
普拉纳夫:第六感技术的惊异潜力

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的乐趣来自于每天接触到的物体,而不是繁缛复杂的计算机软件。问及如何接触物体时,我们不得不提到—姿势。我们用不同的姿势来与生活沟通。所以,普拉纳夫将有趣的行为姿势与枯燥的计算机软件联系在一起,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像在现实生活中沟通一样在计算机世界进行沟通?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普拉纳夫做了一个投(头)影机,把投影机放在他的头上,让数字讯息在真实世界环绕他,然后添加一个小摄影机,当作数位眼睛,之后进一步改进为使用者导向的颈挂式,这就是很多人所知道的—第六感计算装置。

1月13日
[粉丝感悟] 谢弋凡:畅想新科技如何动摇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模式

今天我们在粉丝感悟栏目发表在英国的TED粉丝谢弋凡的感悟。谢弋凡居住于英国Bristol,目前在空中客车(Airbus)从事研究开发工作。

1月14日
[粉丝行动] 海地大地震,参与援助的45种方式!

2010年1月12日,海地发生里氏7.3级大地震,震中位于海地首都太子港以西大约16公里处,震源距离地表6.2英里(10.0公里)左右。TED总部已经向全球TED社区发出征集最佳科技方案的号召,我们也在此发布一篇稿件,介绍有关2010海地大地震的情况。如果你没有忘记两年的汶川大地震,那么请拿出同样的热情来关注,尽可能参与海地大地震的援助。对于生命而言,没有国界,不分地域,寰宇一家。

米尔顿•格拉塞:如何设计出新想法

即使你不知道米尔顿·格拉塞(Milton Glaser),你不可能没有看到过I heart NY(我爱纽约)的标识,以及印有该标识的广告衫、马克杯和各种变种——这是世界上最著名、最经典的标志之一,而格拉塞就是这一标识的设计者。1998年,格拉塞在TED上发表了一次关于设计的演讲,这一演讲在十多年过去之后的今天,依然给年轻的设计师以启发与思考。

1月15日
卡特拉格达:绘制抗击灾难、发展经济的地图

海地的地震引起举世关注。灾民需要怎样的援助?援助又怎样能顺利达到每个需要的人手中?在2009年TED印度大会上,来自谷歌的拉利特什·卡特拉格达(Lalitesh Katragadda)向我们展示了如何通过网络协作绘制对抗击灾难、发展经济的地图。这周周五由余恺为大家带来一篇短TED演讲的全文翻译。

[TED大奖] 以人为本,用建筑抚平伤痛

2008年5月, 中国四川汶川发生了强震及数千次的余震,导致30多个县市,1545万人受灾。时隔一年多,许多住宅,教育,卫生设施都逐渐修复或重建,然而丧失家园的痛仍在大部分人的心头萦绕。有人说,我们并不需要流血革命,我们只是需要建筑革命,而今天“开源建筑联盟”便是这样一个改革建筑未来方向的卓越平台。其创立亦是基于2006年的TED大奖愿望,今天我们在TED大奖栏目就为大家介绍这个组织,以及新加坡设计师和香港公益机构联合为四川灾区重建设计的学校课堂。

本周的稿件让我们不禁感叹,人类面对大自然时是何等渺小,同时,也让我们重新审视科技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角色。

北京时间13日5时53分,加勒比岛国海地发生里氏7.3级地震,首都太子港及全国大部分地区受灾情况严重,海地总理称,强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高达10万人。

若干年前,我们也许只有等到电视台播放新闻时,才会了解到这一天灾人祸。而如今发达的互联网技术,让我们得以在第一时间获得这样的信息。科技让世界变得平坦起来,让沟通愈发及时和通畅。

在著名的微博Twitter上,「Haiti」一词成为网站热门关键词,许多人通过Twitter转载主流媒体报导,或是为海地祈祷。身处现场的人们在Twitter上提供各种目击记录,另外还有很多人上传了受难地区的照片

这些来自民众的声音,让大家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受灾现场的情况,很快,各种救援方式就在网络上传播开来。尽管灾难本身是相当残忍的,但我们也能从这次灾难中看到科技的巨大力量,它拉近了我们和受灾地区人民的距离,推动了救援和资助的速度。

除了传播灾区新闻,科技还让我们得以在最短时间内,集中众人的力量,绘制出灾区地图,让援助工作得以顺利进行。2008年,缅甸遭到热带气旋纳吉斯(Nargis)的大规模破坏,数以百万计灾民迫切地需要援助,但联合国援助人员却由于没有标识清晰的地图,无法将援助物品及时送到灾民手中。令人想不到的是,40名志愿者使用谷歌地图制作工具,在短短四天时间内,绘制出一幅标识详细的地图。人们用互联网协作的方式,用一己之力表达对灾区人民的关爱。

在重建灾区的时候,也离不开科技的力量。如今,任何职业设计师或普通百姓都可以在“开源建筑联盟”(OAN)这样的社区里进行注册,发表自己的设计成果,并通过和不同背景地域人士交流探讨,共同为可持续居住环境出谋划策。其中,震后重建是社区会员关注的一大热点,会员们为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等不同受灾国家进行了各种建筑设计。来自新加坡的一群设计师还和香港的公益基金会合作,在收集了中国四川受灾地区小朋友的想法后,设计出一套适合汶川的农村课堂建筑。在海地发生地震后,社区很快设立了海地专属页面,供大家捐款或为灾后的建设提供宝贵的建议。对于经历过汶川大地震洗礼的我们,也许正是时候为世界上另一个角落的无助生命献上我们的爱意。

发生在海地、缅甸和汶川的灾难,令人唏嘘不已,好在,我们还有科技,可以让我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关心灾区的,而不是坐在电视机前束手无策。

在海地发生地震后不久,用户产品定制网站Zazzle.com上就已经开始出售印有I heart Haiti标识的T恤和粘纸了。这个标识来自美国当代设计师米尔顿•格拉塞(Milton Glaser)在1977年设计的I Heart NY(我爱纽约)标识的变种。如今,标识中间的那颗红色爱心已经成为一种经典。

随着世界的日趋平坦,设计已经不再局限于设计师。当然,艺术创作和科技的发展一样,并不见得总是灵感四溢、一帆风顺。哪怕是像格拉塞这样的设计大师,也会不时遇到设计瓶颈。不过,只要你勇于超越自己,瓶颈终究是会得到突破的。

在我们惊叹科技的巨大力量时,我们也开始思考科技带来的局限和各类问题,并想方设法突破这些问题。来自英国的TED粉丝谢弋凡在申请TEDtoChina志愿者时,和我们分享了他对新兴信息科技的看法。在他看来,新科技带来的挑战不能够仅仅从技术层面或者任何其他单独的角度去解决,我们还必须努力地探讨人们所熟知的生产作业方式在新时代里将接受怎样的冲击。

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Media Lab)流动界面研究组的博士候选人普拉纳夫(Pranav Mistry),则尝试开发可穿戴装置“第六感”,建立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联系,把信息和实体对象整合。他希望可以帮助我们保有人性,让我们与实体世界更连接,最终避免使人类成为坐在机器前面的另一台机器。

科技的进步是不可避免的,反科技无疑是可笑的,但我们也必须看到科技带来的负面作用,并积极思考应对方法。尽管这是一个宏大的课题,但只要我们勤于思考、敢于实践,那么相信眼前各种瓶颈和困难,都会被一一攻破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