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平克:人类生来非白板

本周的Monday@TEDtoChina栏目介绍语言学家史蒂芬·平克的TED演讲。这个每日专栏由王韫千主持。如果你有兴趣在周一专栏发表你撰写的TED演讲稿件,请发邮件至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联络她。今天的稿件由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Frances Liu撰写。

现居杭州的Frances Liu,从求学期间就对语言学习充满热情,非常享受学习日语和德语带来的乐趣,并深感语言之神奇,能让不同国家的人们互相交流,了解对方。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史蒂芬·平克:人类生来非白板

语言学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2002年写了一本名为《白板——人类本性的当代否认》的书,指出人类并非生来是一块白板。随后,平克在2003年的TED大会上做了一场相关演讲,现场阐述了他的观点。

白板的概念在上世纪得到了许多学者的支持,即认为个体生来没有内在或与生俱来的心智,如同一块白板,所有的知识都是逐渐从他们的感官和经验而来,受到社会与文化的影响,

但平克对此深表怀疑。他认为,一些基本常识便可以反驳这个观点。例如,那些有丰富养育经验的父母就能体会到孩子的性情和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并非完全靠后天形成;家中既有孩子也有宠物的人会注意到孩子一旦拥有语言环境便可以学会语言,宠物却不能;恋爱中的男女也一定知道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有很多研究都表明,我们出生时并非白板一块。

如果你接触过人类学,就会发现人类学家非常享受研究异域文化,企图找寻到与自身截然相反的群体。但是你也会发现在全世界6000多种文化中,有许许多多的行为、情感和构建世界的方式是有着共同点的。人类学家Donald Brown曾试图纪录下所有这些相同点,并将它们归入不同类别,包括审美观、情感、年龄、控制欲、世界观等等。


TED.com: Steven Pinker chalks it up to the blank slate

基因学和神经学的研究进一步证明了大脑构造的复杂化。神经学家Paul Thompson和他的同事们在反复测量人类大脑灰白质分布后发现,虽然随机配对者的大脑灰白质分布没有任何关联,异卵双胞胎的大脑灰白质分布却具有相似之处,而具有相同DNA的同卵双胞胎的大脑灰白质分布则更为类似。

除了生理结构外,人类的相似处还体现在思想和行为上。许多研究都证明了,即使同卵双胞胎在出生后就分开,他们还是会有惊人的相似点。平克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是:一对在出生时被分开的双胞胎,一个在信天主教的德国纳粹家庭长大,另一个则成长于特立尼达岛的犹太家庭。然而当他们同时走进位于明尼苏达的实验室时,他们都穿着别有肩章的海蓝色衬衫。他们都喜欢将黄油吐司浸入咖啡,手腕上戴着橡皮圈,在使用厕所前后会冲洗马桶,他们都喜欢挤入拥挤的电梯蹦跳,看人们被惊吓后的表情。这个故事也许令人难以置信,但心理学测试的结果,却和这个故事如出一辙。

既然常识和科学数据都能质疑“白板”学说,为什么它还是如此具有吸引力?或许我们可以从政治方面找到原因。首先,如果我们生来便是“白板”,那么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但是如果不是白板,那么其中的某些人会比别人拥有更多,这样就会产生歧视和不平等。其次,如果我们生来便是“白板”,那么人性便能得到完善,这也是人类世世代代希望通过社会工程来实现的梦想。如果我们天生就有某些特质,那么也许那些特质会是自私、偏见和暴力。

然而,平克认为以上的观点都缺乏说服力。他认为我们首先应该区分平等和相同这两个不同的概念。托马斯·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写道:“人人生而平等”。他并不是说“我们都是克隆人”,而是在说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都应该被当作独立的个体对待,不能因为其所属的群体而受到不公正待遇。即使我们真的生来具有一些不光彩的动机,它们也不一定会导致不良行为。因为人的大脑是一个由很多部分组成的复杂系统,而各个部分又是能够相互抑制的。我们有理由相信道德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人类的认知力能让我们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所以,即使有时我们会有自私或贪婪的倾向,它们也会被我们大脑中的其他部分阻止。

平克在书中还讨论了另外一些比较有争议的话题,包括克隆、犯罪、纳粹、同性恋、种族、宗教、战争等。

平克的书籍:

The Blank Slate: The Modern Denial of Human Nature

The Language Instinct: How the Mind Creates Language

How the Mind Works

The Stuff of Thought: Language as a Window into Human Nature

随后平克讨论了两个新书出版后引起强烈讨论的话题:艺术和儿童抚养。

艺术存在于每一种文化中。在所有的人类社会中,许多故事、音乐、舞蹈、诗歌的主题都给人愉悦感。然而,20世纪后期开始,人们普遍认为艺术浪潮正逐渐减退——传统书店不再受到青睐,交响乐团演出质量下降,电视台只能依靠播放情景剧来提高收视率,博物馆尽是一些名家展览……

平克并不赞同这一点。他认为,随着新艺术形式和新媒体不断出现,人们对艺术的追求不断增长,这点从歌剧门票的价格,或者新书和新音乐专辑的发行数量上就能看出。对艺术追求的减退只存在于三个领域:精英艺术、艺术评论和校园人文艺术。

平克认为与这些艺术形式相伴的是人性的丢弃。上千年来人们欣赏艺术的方式,在20世纪被颠覆。艺术中的美和愉悦,开始被谄媚和商业取代。平克指出,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运动中,许多东西发生了改变。例如,视觉艺术不再追求美,文学作品中不一定存有逻辑情节,音乐也不再有旋律和节奏。他在书中写道,“20世纪的精英艺术和艺术评论不屑于美、愉悦、条理、个人见解和风格。”

另外一个被热议的观点便是儿童养育。平克提出,和孩子进行互动,并不见得有效。最终决定一个孩子会成长为怎样的人,也许并不是由于他们的父母。基因决定一部分,文化决定一部分(国家的文化和小群体的文化),而很大部分,出乎人们意料,取决于机遇事件。

平克随后又提及那对出生后就被分别抚养长大的双胞胎,“如果他们一起长大会怎样?” 平克将问题抛给大家。与多数人预想的相反,他们不会因为拥有相同成长坏境变得“超级相同”。 在另一个互补实验中,研究对象是同一屋檐下长大的两个被领养的孩子。结果也表明,环境没有让他们产生任何相似之处。

最后,平克总结到,关于人性的各种研究将在未来将挑战教条主义,引发诸多领域的不安。而我们是应该将将其视为禁忌,还是诚实面对、积极探索,是我们即将面对的选择。平克最后引用了19世纪伟大艺术家Anton Chekhov的话“只有让人们看到他们真正的样子时,他们才会变得更好”,表明了自己对的人性研究的态度。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