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戈尔曼论同情心

今天发布的是TEDtoChina撰稿人Yoseph Yan所写的一个心理学TED演讲的简述。

Yoseph Yan, TEDtoChina 撰稿人
出生长大在北京,09年从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现在正在创业。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头顶理想的天空,并且脚踏现实的大地去达成理想。TED,TEDtoChina 的人群每天都在这梦想的轨迹上走着。Yoseph希望能尽一分薄力把这个梦想带给更多人。

你是否曾给颤巍的老人让座, 给路边饥饿的儿童一顿热腾腾的晚饭, 给海地,汶川的人们献上一份力?

你又曾否忽略过街角的乞丐,山区儿童渴望读书的眼神,还有慌忙寻找失物的陌生人?

有研究证明人天生就是富有爱心的动物, 但是为何当有人需要帮助,我们有时会伸出援助之手,但又有时就匆匆走过呢?怎样才能让我们更经常的献出我们的爱心呢?

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畅销书《情感智商》的作者丹尼尔·戈尔曼(Daniel Goleman)在他的这个TED演讲中就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


Daniel Goleman on compassion

丹尼尔首先给我们讲了一个普林斯顿神学院有趣的实验。学生们被要求做一个布道实习,每人分配到了不同的题目,有的是关于帮助路边的人,有的是随机的圣经故事。然后他们被要求去隔壁的楼里布道。在他们必经之路上,有个弯着腰呻吟着的人。问题是:他们有没有停下来去帮忙那个陌生人?他们布道的题目会不会对他们的行为产生影响?结果是一点也没有,唯一决定他们是否会停下来帮忙的,是他们有没有在赶时间。 在赶时间的人们会把精力集中在自己身上,集中在自己的题目上,而不是别人。这个实验的结论就是,我们并不总是去帮助他人的原因,来源于我们的关注点存在偏差。

丹尼尔接着给大家提到了一门新的学科——社会神经科学。科学证明了大脑使我们不由自主地感同身受,同情对方。若是那个人需要帮助,若是他正承受痛苦,我们不由自主地要去帮他。而我们不总是去帮助别人,是因为这个从完全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到注意到对方,再到感同身受,最后同情的这个过程。

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也是社交很重要的部分。丹尼尔谈到他在吃饭的时候听到隔壁两位女士在讨论其中一位的弟弟。在5分钟的闪电配对中,她的弟弟总是被人拒绝。而丹尼尔认为她弟弟的问题就在于,他没有把注意力放到别人身上。他总是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

丹尼尔然后说到今天的科技使我们的精力更少的放在身边人的身上。他说英文中有个新的词汇叫做”pizzled”。这个字是”puzzled”(困惑的)和”pissed off”(惹怒)的结合。它用在当人们在交谈的时候。当谈话被手机来电打断,你接起手机的刹那,你从某种意义上就不存在了。因为你所有的集中力都从谈话中抽走了。

这个同样的道理也适用在杀人狂身上。丹尼尔的妹夫李奥纳多要写一本关于一个连续作案的杀人恶魔的书。他探访了一个监狱里著名的杀人狂圣克鲁斯。圣克鲁斯谋杀了自己的祖父母,他的母亲及在圣他克鲁兹分校的五位女生。圣克鲁斯拥有2米高的身高和160的智商。但是他的高智商和情商之间毫无关系。当李奥纳多鼓起勇气问道,“你怎么能对受害者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 圣克鲁斯说:““呃,不。若我觉得痛苦,我就不会这么做了。我只需要把我的那个(同情心)部分关掉。”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错的地方。

丹尼尔最后用他自己的一个经历结束了演讲。他有一次在纽约时报工作下班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倒在地铁楼梯旁。那正是下班高峰,这个男人没穿上衣,一动不动,人们从他身上跨过。丹尼尔走了过去想看看能不能给他什么帮助,在他停下的一刹那,有六七个路过的人也注意到了他。他们发现那个晕倒的是个不会说英语的西班牙人,他身无分文,已经在街上游荡了数天,饥肠辘辘,最终饿晕了。于是有人立刻去买了橘子汁,有人拿来了热狗,有人带来了地铁的警察。不一会儿,这个人就能站起来了。

丹尼尔说,“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去注意罢了。所以我还是乐观的。

摘选:

-“What turned out to determine whether someone would stop and help a stranger in need was how much of a hurry they thought they were in.”

是否对陌生人进行帮助,决定于我们有多忙。

-“We don’t take every opportunity to help, because our focus is in the wrong direction.”

我们之所以不在每一次机会下都帮助别人,是因为我们注意了错的方向。

-“If we’re preoccupied, as we so often are throughout the day, we don’t really fully notice the other.”

当我们一天到晚忙碌的时候,我们常常忽略了别人。

-“For the moment when the person we’re with whips out their BlackBerry or answers that cell phone and all of a sudden we don’t exist.”

当我们拿起电话通话时,我们就好像一刹那从这个空间“消失”了。

-“But all it took was that simple act of noticing. And so I’m optimistic.”

但唯一需要我们做的就是简单的注意,所以我充满希望。

演讲人背景:

丹尼尔·戈尔曼,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现为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研究员,曾四度荣获美国心理协会(APA)最高荣誉奖项,20世纪80年代即获得心理学终生成就奖,并曾两次获得普利策奖提名。此外还曾任职《纽约时报》12年,负责大脑与行为科学方面的报道;他的文章散见全球各主流媒体。畅销著作有:《情商》、《工作情商》等。

其它:

Website: Daniel Goleman’s homepage

Book: Emotional intelligence,中文翻译:《情感智商》

Website: The Emotional Intelligence Consortium

Edge.org: “What is your dangerous idea?”

Video: Daniel Goleman@Googl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