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里斯: 浩瀚苍穹,科学双刃剑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剑桥大学宇宙学专家里斯教授(Rees)在2005年TED大会的演讲。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目前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本文作者为来自香港的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马金馨(Yolanda Ma)。她生于江南、旅居香港,目前是香港大学政治学/心理学学士,新闻硕士。她曾在香港、北京、上海、贵州工作过,专注于新媒体、网络营销、社会企业、非政府组织、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她喜欢诗歌、摄影、建筑、纪录片,热衷于结交世界各地有创见有热情有实干精神的朋友。联络方式:Profiles online,Twitter: @majinxin,Email: yolandahku at gmail dot com; MSN: jinxin.ma@live.cn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地球还能存在多久?这似乎是一个没有人认真去想过的问题——除了在电影院看《2012》的观众们。但确实有科学家认真的询问道:二十一世纪,这会是人类的最后一个世纪吗?剑桥大学的宇宙学专家马丁·里斯教授(Martin Rees)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借此问提醒着听众那个关于科学与道德的恒久的问题。


人类登月照片,来源于NASA Images

里斯是现任英国皇家天文学家,同时拥有美国国家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等许多国家研究机构的院士头衔。他将自己定位为:一半是作为异类的天文学家,一半是常常焦虑的人类一份子。在他仰望星空的同时,全球大部分正常人正在关心地球表面上的一点一滴。而他以一个科学家的远瞻,回望地球,看到了诸多的危机,以及随之而来迫近的地球末日。他甚至还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叫做《Our Final Our》,书中讲到“天文学家所拥有的独特视角使他们可以把人类自己看成是一个刚刚开始而不是已经到达其终点的过程的一部分。这或许是促使我们对本世纪内地球上会发生什么情况感到关切的又一个理由”。


TED.com: Martin Rees asks: Is this our final century?

而作为天文学家,贯穿演讲的幻灯片,是一幅幅星河的画面。他将听众带出银河系,看到那些遥远的星宿的诞生与死亡。前半部分作为“天文学家”的演讲用浅显的语言横扫了他的大部分研究领域:黑洞、星系形成、天体与微观世界的结合,等等;而后半部分——作为“焦虑的人类”的演讲,才更发人深省。他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世纪;人类的物种将有所变化,而人类所在的地球亦将由于全球变暖、物种减少而有无法预测的未来。他的焦虑,与他自负的责任并存。


爱因斯坦照片,来源于Flickr上的Smithsonian馆藏档案

演讲中,里斯多次向爱因斯坦致敬,不仅仅为了他在科学界无以伦比的贡献,更为着爱因斯坦作为人类的良心:一战期间爱因斯坦身处德国却活跃于反战联盟,晚年又投入建立原子武器的国际控制工作。里斯说,“爱因斯坦是科学家的道德指南针”。里斯认为,科学家要有关怀;他也更广泛的认为,“学人与创业者负有特殊的义务,因为相比那些公务员或者公司雇员,他们有更多的自由”。这对于众多埋头于象牙塔、实验室中的科学工作者们,是一个多么及时而重要的提醒。

里斯说,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它在造福人类的同时,也有可能带来毁灭。正因此,他呼吁科学家们学习晚年爱因斯坦的品德:人道、无国界、远视。不管他的新书书名是不是危言耸听,“这个独一无二、无比关键的世纪中所发生的一切,都会在遥远的未来产生共鸣”。

参考资料:

时终

世界末日的忧伤

愛因斯坦反戰活動談起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