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2010 – 第一天回顾

TED2010 总共分为12场,一连四天在美国加州长滩市(Long Beach)举行。此次TED大会的规模为历来最大,除了在长滩市的主会场以外,还有在棕榈泉市的同步会场(TEDActive)。

第一天的会议有三场,其主题分别为“心智改变”、“发现之旅”与“行动——TED大奖专场”。著名的心理学家Daniel Kahneman就在第一场发言,另外,还有著名的怀疑论专家Michael Shermer(《环球科学》的读者应当很熟悉这个名字),发展经济学家Estho Duflo以及夏威夷四弦琴(Ukulele)演奏家Jake Shimabukuro。也许你很难想象,在其他任何一种形式的大会上,这样身份背景差异如此大的人竟会出现在同一个会议里,但这在TED是常态,也是TED的特色之一。这些人在同一场出现,因为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里带来了改变,并且是心智层面的改变(mindshift),当你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你会发现,这样的演讲人搭配是多么自然。

第二场的主题是“发现”,这一场上台的讲者包括癌症研究专家William Li,蛛丝研究专家Cheryl Hayashi以及厨师 Dan Barber

第三场是每一年都最为引人注目的TED大奖专场。今年CNN还独家赞助了该场会议的TED大奖演说环节的在线播放。今年TED大奖获奖人是一位明星,不过他是厨房明星,他多次出现在BBC的电视节目上,并且还开餐馆,为失足青年提供厨艺培训,让他们获得新生。他叫Jamie Oliver,他的获奖愿望是“我希望创建一个旨在教育孩子健康饮食的运动,启发家庭重新回归厨房,并且启发全世界的人为对抗肥胖而斗争。”

在Jamie Oliver出场之前,首先是简单的对2009年TED大奖的一个回顾。由于得到了整个TED社区的大力支持,去年的三个TED大奖愿望都有了显著进展,特别是音乐教育家Jose Antonio Abreu教授的音乐教育计划更是从南美拓展到了美国,得到了许多地区音乐教育机构的支持。这一次,TED把首批的Abreu Fellows请到了TED的舞台上,他们用音乐和歌声叙说自身的故事以及El Sistema带给他们的无限启发,让人无比感动。

更详尽的TED大奖报道,请留意TEDtoChina的“TED大奖”专栏。

========

以下是TED2010第一天的更详尽的报道,摘译自BoingBoing,译者为程涵(Ellen)。

“我们应该吃东西来使癌症挨饿”

这天我最喜欢的展示来自李威廉(William Li)博士,他是美国血管新生基金会(Angiogenesis Foundation)的癌症研究员。血管新生(Angiogenesis)是指血管的生长。你的身体通常知道怎样调节血管的生长,但是在血液的生长和缩减中,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漏洞。 太少的血管新生会导致伤口无法愈合、心脏病以及其它疾病的发生,而太多的血管新生会导致诸如失明、关节炎等严重的疾病。它是许多疾病发生的共同起源,也是“每种癌症的标志”。

在对那些死于车祸的人们的尸检中,医生们发现微小的恶性肿瘤已经在40%的女性(胸部)以及40%的男性(前列腺)中出现。大约70%的老年人的甲状腺中也存在微癌。但是这些肿瘤是无害的--“不会引起疾病的恶性肿瘤”。如果你阻碍血管新生,恶性肿瘤便不能生长。“这是无害的肿瘤和致命的癌症之间的临界点。”

李博士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条长有肿瘤的狗。兽医说这条狗只能活三个月。他们便开始使用血管新生的药物。几周之后,这块肿瘤完全消失。他们也同样治愈了一只在口腔中有肿瘤的海豚,并且见证了一匹马的致命唇癌的完全退去。

今天可供人类和狗使用的血管新生药物有12种。它们对很多癌症都非常有效,但是对肝脏、肺脏以及胸部的恶性肿瘤的效果却大打折扣。原因是在它们被发现的时候,它们已经生长到中晚期,以至于血管新生药物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好消息是,李博士说,“我们可以通过吃东西来使癌症挨饿。”许多食物种都天然地含有阻碍血管新生发生的抑制剂,许多甚至比药物都能更有效地阻碍血管新生。

血管新生也在肥胖症中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脂肪组织是高度依赖血管新生的。”你能通过阻止或促进血管新生控制老鼠的体重。“我们不能创造超模的老鼠--它将使它们回复到正常的体重。”


Image Credit: TED / James Duncan Davidson
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探讨行为经济学中的“经历幸福”与“记忆幸福”不同点的创始人。他的演示将我们带回到1966年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中篇小说《为了你我们将它铭记》(We can Remember it for you wholesale)。卡尼曼的展示从列出的一组人们内置的“认知陷阱”开始,这些“认识陷阱”很难使人联想到幸福。幸福是复杂和让人迷惑的。人们会认为生活中的幸福经历和对生活本身充满幸福感是同一种东西并且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它们不一样。当医生问你,“当我碰你这儿的时候你会痛么?”,这个时候她是在问你的“经历”,但当她问,“你最近感觉怎样?”你的“记忆本身”在回答这个问题。

“你的记忆本身是一个“故事描述者。我们从我们的经历中提取出来的则是故事。”为了阐释清楚,卡尼曼展示了两个病人在做结肠镜检查时产生病痛的图表,这两个病人每次做结肠镜检查的时候都会产生急剧的痛苦。一个病人每10分钟都会有一次剧痛。另一个病人每10分钟也会有相同程度的剧痛,并且在10分钟后会逐渐减轻。当每个病人稍后回忆这次经历的时候,第一个病人口中的经历会更加痛苦,尽管他经历了比第二个病人更少的病痛。“故事结束的方式更为关键。”第一个病人的痛苦在结束时达到了顶峰,所以这产生了一个更糟糕的故事。

另一个例子:当你在演出现场听音乐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会摧毁整场经历的记忆。

一个思想实验:如果你即将开始一个假期,但是在你离开之前,你被告知你所有关于这次假期的记忆在你回家的时候都会被删除。你会开始这次假期或是换成另外一个?如果你认为你应该换成另一个假期,你的“经历本身”和“记忆本身”不是一致的。

研究的结论是“幸福是与我们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得到满足的。”


Image Credit: TED / James Duncan Davidson

夏威夷四弦琴的演奏家岛袋杰克(Jake Shimabukuro)这天早上的表演得到了巨大的喝彩,这还包括Queen乐队的“Bohemian Rhapsody”歌曲乐器伴奏的邀请。

引文:“夏威夷四弦琴在所有乐器中是最弱势的。”“如果每个人都会弹奏夏威夷四弦琴,世界将会更美好。”“这个世界现在需要的是夏威夷四弦琴。”“夏威夷四弦琴是和平的乐器。”


Image Credit: TED / James Duncan Davidson

迈克·舍默(Michael Shermer)展示了一个名叫ADE651的小物件。它是一个装有天线的黑箱子。制造商声称它能够发现多达1000米以内的炸弹和药物。它的售价是4万美元。伊拉克政府买了800个。舍默的朋友詹姆斯·兰帝(James Randi)说: “ADE651是一个没用的,骗人的东西,它除了骗走傻子的钱以外没有其它用处。它是假冒、骗局、伪劣、公然欺诈。ADE651的制造商、渠道商、销售商、广告商、零售商都是无视这种挑战的罪犯、说谎者、小偷,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东西,在理论上,其所描述的运行准则以及所给出的技术描述,是无厘头的、荒谬的以及极具欺骗性的。”

(这是说他不喜欢它么?)

舍默是《怀疑论者》(Skeptic)杂志的创世发行人,怀疑论者社区(Skeptic Society)的执行董事,以及《科学美国人》(Scientif American)的专栏作家。他谈论着“模式论”(patternicity)——就算是在毫无意义的噪音中,人们仍然寻找某种模式的倾向,以及“代理论”(agenticity)——相信灵魂、精神、上帝、鬼怪、政府阴谋者、以及比我们更加先进的并且可能来拯救或者奴役我们的外星人。政府可以拯救我们的想法是另一种形式的“代理论”(agenticity)。

9/11一直都是一场阴谋(人们悄悄地计划这场袭击),但是有些人(truthers)认为这是布什政府的一场内部阴谋。“但是我们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它发生了。”

译者简介:

程涵(Ellen)
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主要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到北京,与其他三名哈佛毕业生创建了一家教育咨询公司。Ellen对于政治、历史、音乐、文学、时尚以及网球皆感兴趣。她总是非常喜欢学习新的东西。她喜欢思考,并发现了TED,也逐渐对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虽然曾在现实中跌倒,但是她依然相信毅力可以成就进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