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德波顿的温和成功学

阿兰·德波顿检视我们对成功和失败的看法,质疑它们所代表的意义。成功都是配得的吗?失败呢?听他机智地解答我们对成功的迷思,帮助我们摆脱势利,重新寻回对工作的热情。


阿兰·德波顿:温和的成功哲学

阿兰·德波顿(Alain De Botton)的是毕业于剑桥大学,以写个人体验哲学著名的文学家,在TED的这场讲座中,他的思维敏捷,语速偏快,看上去人他似乎有一些急于表达自我观点,但是“温和的成功学”的这个讲座,与他的成名作《身份的焦虑》,精神内核太过相似,在此,他是一个老手。

整个讲座中他的语速很快,思维敏捷,看上他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其实这场讲座,<温和的成功学>,几乎是他的成名作《身份的焦虑》的简介,他的观点即来源与此书。
  
  他认为:大多数人痛苦是因为周围充斥着势利鬼(snubs),势利即决断一个人仅凭借他们身上的部分价值。而势利渐渐的成为全球性的焦虑而非英国人的专利,而时代文明的进步使得势利的趋向集中在个人工作及其成就身上。而饱遭到世人指着的根源并非是人性中对物质的贪婪,德波顿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现代的物质丰腴并非是人性贪婪的写照,恰恰相反,他认为拜金主义与物质都被寄托了丰富的情感意味,追求物质恰恰说明了他们对情感的渴求。
  
  其二,人们对于他所知道的过着纸醉金迷的人的看法也因时代而不同,在曾经等级森严的人类社会,农夫不会去嫉妒女王的生活。时代精神的变更,平等主义的普及,使得人们对自己的期望大大的提升。而政治的左右派在“功绩主义”的赞同,使得人们相信他们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相应的,那些不成功的人被刻薄的称呼为“失败者”,这种观点完全屏蔽掉了人的出身,教育与机遇所带来的变化,使得人们对自己的价值充满的怀疑,因此人们对于他们周围与他出身相似的人怀着的嫉妒心远远的大于出身迥异的人,他们的焦虑在不停的被别人的遭遇境况更新着。
  
  其三,新闻媒体也是规模庞大的杀伤武器,他们会把那些把生活搞砸了的人的事例挂在头条,嘲讽着他们的境遇。这样将不幸或必然的失败统统描黑扩大使得人们对自己的生活小心翼翼。
  
  德波顿对此的反馈很有趣,对于新闻媒体,他将古希腊的悲剧艺术文学发送给八卦小报,将其重新概括定义,结果让人啼笑皆非。原来那些伟大的悲剧看起来是那么的可鄙,或者说,那些可鄙的事物就是失去了同情部分的悲剧。对于近年来人类对于自然的热衷,德波顿也有着自己的解答,这是归结于“无神论”这个意识形态的普及,使得人们愿意从物欲横流的世界中脱离出来,自我放逐。对于成功学的定义,德波顿倾向于此定义是建立对个体价值的尊重与客观事实。
  
  这些与《身份的焦虑》太相同了,在他的书的第二部分,他阐述了几种解决方式,艺术与哲学,伟大的文学著作大多为悲剧。而他提倡的回归自然认清人的本性的论调与卢梭的哲学观几乎一致。而后提问者的问题也很有趣,他询问,这种人生哲学对社会的经济发展是否有帮助呢?德波顿认为焦虑是人成功很好的催化剂,而如何解决此德波顿又回到了相对的一个老论调。可见,对于现代社会的焦虑,德波顿也抱着矛盾而复杂的观点。而在此刻,我却非常赞同他的一句话,对于政治家来说,正义难求,同理于个体,他也在自我的价值的这条道路上艰难行进着。

(本文作者:却凡)

相关阅读:

克里斯·安德森: 什么是有价值的想法(big ideas)?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阿兰·德波顿的温和成功学》有2个想法

  1. 《身份的焦虑》写得很生动,是一本不错的哲学入门书籍。《旅行的艺术》也不错,其中有一些观点有点悲观。德伯顿比较擅长总结历史然后深入浅出地讲述。如果真让他写一些自己的东西,恐怕会有点难度,比如最近那本《工作颂歌》,就极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