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雷克·西弗斯:怪异、抑或不同而已?

本周的周二专栏(Tuesday@TEDtoChina)为大家带来德雷克·西弗斯(Derek Sivers)的一段演讲。德雷克是CD宝贝(CD Baby)这一最大的独立音乐销售网站的创始人,他曾提出“可逆的商业模式”这一概念,重新思考我们都已习以为常的商业模式,寻找新的商业契机。2009年11月,他的一段精炼的TED演讲促使我们审视自己的思维模式,思考事情的正反两个方面。也许正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令他能够提出新颖的有关商业模式的见解。

撰稿人介绍
Miya小饭

小饭Miya目前在厦门大学德语系挥霍大学第三年。喜欢看书、摇滚乐、写作,心情不好时就会去暴走。担任过两年的校音乐电台编辑,自认为从这 段经历中收获到了太多太多。喜欢折腾,喜欢创意生活,并且愿意身体力行把好的想法付诸实践。09年暑假尝试了NGO工作,得到了从未有过的人生体验。总是抱着感激的心看待人生的每一场奇遇,对现在一步步踏实地往前走的姿态感到快乐和满足。现在着迷于web 2.0与新媒体,有宏大尚可实现的梦想。此前她发表的稿件为Amy Tan(谈恩美)谈创意。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这个演讲非常短,只有2分多钟,但是演讲者德雷克·西弗斯(Derek Sivers)通过几个小故事,传达了一个听来熟悉却很重要的信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有时不妨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德雷克举了一个日本人和美国人问路的例子。两个国家城市分别运用了不同的地理标识系统,从而给不熟悉当地情况的游客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这种事其实也经常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在福建,公交站的名称往往借用了附近的标志性建筑,比如说厦门的莲坂外图书城站,而在上海,公交站是用它所在的具体位置来命名,比如陕西北路康定路站。这是不同的地域文化所造成的差异。除此之外还有音乐、饮食起居、风俗习惯等许多方面。

但是德雷克要说的重点不在这里。当两个社区之间有着明显的文化差异时,由此产生的冲突对个人来讲并没有多大冲击。因为只要当他回到自己的社区当中,他便可以得到“宽容”,他原先产生的孤独感将被消除。这种文化依赖感比故乡情结更根深蒂固,也更加难以让人发觉。人们努力寻找与集体相同的习性,以此来减弱自己的不安全感。但是,在这样温暖舒适的“港湾”里,人们忽视了这样一个问题:我,应该对他人抱有宽容吗?

网上最近流行一个视频,是大概十年前韩寒参与录制的一期节目。当时他还是个“叛逆小子”,由于挂科、辍学等“劣迹”而引来社会一片骂声。不能说完全没有欣赏他的人,但是在当时一片讨伐声中少有几人有勇气出来挺他,青少年们虽然心里痒得不行,也惮于跟他一起“特立独行”。而现在韩寒俨然成了某个群体的发言人,大家都为他犀利的文笔所折服。但是在这样一片“追韩”风潮的背面,却又有另一股反对某位选秀歌手的声浪此起彼伏。乍一看,人的各种喜好都能得到发展,社会提供的自由似乎更多了,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宽容度却在降低。天赋异禀的人受到的严重打压,往往来自人群。他们被当成“怪人”般讥笑和嘲讽,但那些所谓的“正常人”身上,又有多少创造力和灵性呢?遭遇与此相似经历的还有那些有了颠覆性发现的科学家们。事实上,每个人在为他人创造自由发展的空间的同时,实际上也为自己打造了一个信息高度流通、新鲜活力的环境。没有不同思想的冲击,便不会有自省、思考和改进;没有外来力量的刺激,也不会有再创造的激情和动力。分享主义为我们带来的是多维的视角和宽容的心态。德雷克在演讲的结尾这样说道:TED是一个创想碰撞的舞台,在你坚持某种想法的同时,也请思索一下,它的对立面是不是也是正确的?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