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瓦特·布朗:玩乐的科学

斯图瓦特·布朗(Stuart Brown)这次向我们展示关于玩耍的科学。在他眼中,玩耍不只是娱乐,玩耍更关系到智力上的进步和人类的发展。

斯图亚特·布朗最初开始研究玩乐是始于他对谋杀犯的研究——尽管这个听上去不太可能——他发现,很多杀人凶手都有一个共同点特征,就是他们幼儿的时候缺乏玩乐。布朗后来与数千人进行交谈,并且发现,成功与玩乐二者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关联。

在国家地理协会以及珍·古道尔博士的帮助下,布朗去到野外观察玩乐中的动物。经过观察,他提出玩乐这种行为也是高等动物适应生存之进化选择这样一个观点。他创立了一个叫国家玩乐研究所的机构,希望将玩乐的研究上升为一门科学。在2007年的 Serious Play 会议(那是TED的一个伙伴会议),他详细的阐述了他的观点:


Stuart Brown on Play

从一开始,他提到了在加拿大的马尼托巴省出现的一幅自然奇观。有只饥饿的雄性北极熊走向正在玩耍中的哈士奇。这个时候,一只雄性的哈士奇开始向它摇尾巴,做出了玩耍的姿势。之后北极熊和哈士奇开始跳舞,舞法像芭蕾。这是在一般的自然法则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接着,他又举了德州塔和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凶杀案的例子。他发现,正是由于凶手玩耍性的被剥夺以及正常发育的被压抑,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美国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的神经学家弗兰克·威尔逊(Frank Wilson)和机械师内特·乔森(Nate Johnson)认为,他们那些不能很好解决问题的学生,比如不能修车的学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没有动手去做过事情的学生。因为人类的手实质上一双寻找大脑的手,而大脑本身也同样在寻找手,而玩耍是最能结合两者的媒介。

玩耍的一个关键是好奇和探索。他还列举了很多玩耍的例子。社会性的玩耍让人有归宿,想象丰富的单独玩耍使人产生了内心的故事,三维的玩耍能够启迪小脑,给前额叶很多脉冲,帮助上下文记忆发展。

有的时候,玩耍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作用。有一个老鼠实验的例子,实验的第一组放在一起,而实验的第二组放在一起,并给它们展示了带有猫气味的领带,它们本能的反应是逃窜和躲避。那些不会玩耍的老鼠最后死去了,而那些玩耍者就慢慢地探索,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老鼠里有着跟热泪一样的神经传递系统以及一个相似的皮质结构。玩耍的功效是不言而喻的。

玩耍的对立面不是工作,而是忧郁。人类之所以独特,是因为人类是活到老玩到老的生灵。凯文·卡罗尔(Kevin Carroll)和戈尔(Al Gore)的成长经历都表明了人需要摆脱外界的压制,探索一个最清晰,最快乐,最有玩耍的发展途径。

而斯坦福大学的大卫·凯利(David Kelley)开办了一个叫做“从玩耍到创新”的课程,旨在探索玩耍的行为,玩耍的发展和其生物学上的基础。这门课程试图通过设计的思维来使用这些原则,推动整个世界的创新。

如果我们的生活被每分每秒被注入身体,物品,社会,幻想,和各种变革的玩耍,生活将会更精彩。

相关TED演讲:

Will Wright:给你无限幻想的孢子世界

David Perry on Video Games

Clifford Stoll on … everything(有中文字幕)

Kiran Sethi: 孩子也能带来改变,让“我能”感染更多人

本文作者是Ellen Chen.

程涵(Ellen)
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主要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到北京,与其他三名哈佛毕业生创建了一家教育咨询公司。Ellen对于政治、历史、音乐、文学、时尚以及网球皆感兴趣。她总是非常喜欢学习新的东西。她喜欢思考,并发现了 TED,也逐渐对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虽然曾在现实中跌倒,但是她依然相信毅力可以成就进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斯图瓦特·布朗:玩乐的科学》上的2个想法

  1. 有这样一种说法:在第三世界国家,当你把原本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小女孩到学校,你不只教育了她,更教育了她的家庭…

    同样的道理,当所谓“成熟”的成年人们欣然将Play的态度融入生活,也许就能慢慢改变(成功在全球各地大规模扼杀少儿创造力的)教育制度…

    如果您是教育工作者,不妨找一天让师生调换角色,看看彼此会有什么新发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