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开放翻译计划] SXSW畅谈社会化翻译:百种语言,同种讯息

颇负盛名的“SXSW(西南偏南)”会议在上周刚刚落下帷幕。许多我们介绍的演讲人包括克莱•舍基(Clay Shirky), 丹•艾瑞里(Dan Ariely), 吉尔·塔特(Jill Tarter)也在这次会议上发表演讲。关于这次会议的背景,请参考本周文章《SXSW, 聚首在西南偏南的奥斯汀》。

2010年的SXSW的科技互动会议设立了Panelpicker, 通过投票来选择会议讨论环节的议题以及演讲环节的演讲人。TED开放翻译计划的负责人June Cohen则主持了一场关于“社会化翻译:百种语言,同种讯息(Offering Your Content in 100 Languages)”的讨论环节。TED的官方博客随后对这次活动也是做了详尽的报道。译者服务组的协调人赵林(Zachary Lin Zhao)借此机会,对相关的博文进行了翻译,方便大家对TED以及网络上其他的志愿者翻译计划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点此查看英文原稿“Offering Your Content in 100 Languages”

赵林(Zachary Lin Zhao)
TED开放翻译计划专栏(OTP@TEDtoChina.com)主持人,TED译者。

赵林(Zachary Lin Zhao)是美国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学生,主修经济学和心理学。童年在中国,少年在新加坡,成年在美国。对王菲痴狂,对TED着迷。最大的梦想是踏访每一个国家。短期的生活目标包括学好网球、搞好学业、办好TCTC – TED Chinese Translators’ Coalition.
联络方式:OTP at TEDtoChina dot com

本周末,TED的June Cohen在“西南偏南”会议上主持了一场关于社会化翻译的座谈活动。当下互联网最负盛名的三大社区(志愿者)翻译计划的负责人齐聚此次座谈,展开了一场激烈、睿智的对话。这其中就包括火狐浏览器(Firefox)本地化计划的负责人Seth Bingdernagel,以及L全球之声多语言翻译计划的负责人Leonard Chien (Leonard本人就是一名翻译者,此次特地从台湾飞来奥斯汀参与此次座谈)。

当今像TED开放翻译计划这样、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共同翻译网站和软件的网络计划为数并不多。不过这些计划的初期成果却都是相当可喜的,非常值得进一步推广。而此次的座谈活动则是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抛砖引玉的机会,方便大家对现有经验进行分享、归纳、总结,以便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传播。

当然了,这些翻译计划的规模各不相同(一个公民新闻博客与一个网络浏览器相比,自然对成功有着不同的定义)。全球之声现已经被翻译成20种语言,每个月都有120名志愿者参与到600篇文章的翻译工作中。三分之一的读者都是在阅读这些翻译过的版本。


左:Seth Bindernagel (Mozilla), 中:Leonard Chien (Global Voices Online), 右:June Cohen (TED Conferences)

火狐浏览器的志愿者翻译计划则是和浏览器本身同时诞生的,现已有75个语言版本(以及25个额外的语言包)。这意味着,每个版本的火狐在发布的时候就已经包括了对75种语言的支持。火狐浏览器的母公司Mozilla在世界范围内拥有3.5亿用户,而在很多使用非英语版本浏览器的国家,火狐的市场份额高达50%。

TED则是在九个月前推出了开放翻译计划。至今为止,已经有350名志愿者进行着80种语言的翻译工作。8000篇演讲翻译已被认领,其中5000篇翻译视频已被发布。自从这一计划推出以来,TED的全球观众已经增长了300%。

如果你未能亲临这次“西南偏南”的座谈活动,也无需感到惋惜。我们将在下个星期发布一篇更加全面的报导。不过在那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这次座谈所传达的几点关键讯息:

(1)这些计划从来没有经历过志愿者胡乱翻译、刻意搞破坏的问题;
(2)所有的座谈者都认为志愿翻译者往往比专业的翻译人士更加出色,倒不是因为志愿翻译者技高一筹,而是因为他们对翻译工作充满热情(Leonard本身就是一名专业的翻译人士,他对这一观点也表示了赞同);
(3)若想帮助志愿者取得成功,并保证最终产品的质量,就必须创建一个有效的工作流程,方便质量检测和校对;
(4)激励和感谢志愿者的途径有很多:公开认可他们的工作;鼓励语言小组和社区的创立;定期、真诚地致谢他们;
(5)“开放”的策略能够带来巨大的回报──不仅仅可以节约费用(这一点显而易见),更可以增强用户关系:这些计划为读者、用户们提供了一个加入到你的使命中来的机会,成为你虚拟团队中的一分子。这种利益是无价的;
(6)如果你正考虑创办属于你自己的志愿者翻译计划,就必须做好与志愿者维持长期关系的准备。不能以你所爱,为所欲为。而另一方面,你也不需要把所有的工作都一气呵成。即使你的网站或者产品暂是还没有被国际化,你也可是以拥有自己的翻译计划的。

相关链接

关于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的背景,请参考早先的文章《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关于社会化翻译的早期报道《TED 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编辑絮语]有一道天堑,就会有一座桥》中谈到了大陆的社会化翻译社区译言网。根据译言在09年参与阿姆斯特丹的 OTT09 workshop (OTT – Open Translation Tools) 发布的信息,截至2009年6月30号,译言已有9万多名注册用户,约5千名社区译者发表了近3万篇译文。在全球的社会化翻译运动中,译言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图片来源

题图照片,Beth Kanter在SXSW2010互动科技会议上的众包创新社会变革(Crowdsourcing Innovative Social Change)讨论环节发言。照片来自jdlasica的Flickr相册

插图照片,来自mirka23的flickr相册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开放翻译计划] SXSW畅谈社会化翻译:百种语言,同种讯息》有8个想法

  1. 现在见到的翻译活动基本是从外文翻译到中文,也许我们也需要更多的从中文翻译到外文,在方面,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干。

  2. 我在想是否可以设立一个微型奖项来鼓励人们将中文翻译成中文。例如每月选择一篇中文文章,作为挑战赛,大家可以提交多个版本的翻译,从中选出一个最佳版本的翻译来,对这个最佳版本进行奖励,例如100美金。这样下来,1年有12次。算是每月一次有趣的活动。

    或者是设立一个排行榜单,大家提交自己每月所翻译的从中文到英文的文章的数量,当月翻译最多数量的,获得这个奖励。

    或者最佳版本奖和最佳质量奖两个奖项同时颁布。

  3. 我觉得中文翻译成别的语言最重要的一点是找到合适的翻译内容,既要具有时代性,又同时要有其“经典”的意义在,起码要让对方语言的受众感到有兴趣——这也是吸引翻译志愿者的必要前提。

  4. @Bonnie,是啊,要有一个筛选值得翻译成其他语言的中文精华文章的地方。有了高质量的文章,翻译才有价值。此外,除了英语之外的其他语种,对于来源于中文的高质量资讯的需求也应该是很大的。

  5. 所以这次你亲身经历了TED和SXSW,怎么让世界人听到真正的中国声音呢,无论是否来自粤语区,台语区,大陆区的声音,更何况把这些语言翻译成英,法,德,西等等,这真得相当有挑战!

    你有没有想到更多元化,更创不同的数码娱乐的本土大会,更调动当地积极性,这更是个大难题。

    我猜我们的midi和草莓音乐节有娱乐+年轻+激情,就是创意不多,创业不多,数码不动感,多元文化不丰富。 本土的实在得Super blast一下了。咋整呢? 好奇?

  6. 所以这次你亲身经历了TED和SXSW,怎么让世界人听到真正的中国声音呢,无论是否来自粤语区,台语区,大陆区的声音,更何况把这些语言翻译成英,法,德,西等等,这真得相当有挑战!

    你有没有想到更多元化,更创不同的数码娱乐的本土大会,更调动当地积极性,这更是个大难题。

    我猜我们的midi和草莓音乐节有娱乐+年轻+激情,就是创意不多,创业不多,数码不动感,多元文化不丰富。 本土的实在得Super blast一下了。咋整呢? 好奇?

  7. 所以这次你亲身经历了TED和SXSW,怎么让世界人听到真正的中国声音呢,无论是否来自粤语区,台语区,大陆区的声音,更何况把这些语言翻译成英,法,德,西等等,这真得相当有挑战!

    你有没有想到更多元化,更创不同的数码娱乐的本土大会,更调动当地积极性,这更是个大难题。

    我猜我们的midi和草莓音乐节有娱乐+年轻+激情,就是创意不多,创业不多,数码不动感,多元文化不丰富。 本土的实在得Super blast一下了。咋整呢? 好奇?

  8. 所以这次你亲身经历了TED和SXSW,怎么让世界人听到真正的中国声音呢,无论是否来自粤语区,台语区,大陆区的声音,更何况把这些语言翻译成英,法,德,西等等,这真得相当有挑战!

    你有没有想到更多元化,更创不同的数码娱乐的本土大会,更调动当地积极性,这更是个大难题。

    我猜我们的midi和草莓音乐节有娱乐+年轻+激情,就是创意不多,创业不多,数码不动感,多元文化不丰富。 本土的实在得Super blast一下了。咋整呢? 好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