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加·凯普尔:我们就是故事

谢加·凯普尔(Shekhar Kapur) 是印度著名的导演,他在TED印度大会上的演讲完全没有思路,先是扔掉稿子,把自己逼到一个恐慌的境地,而后“绝地逢生”,充分展现了他那种激情与专注


Shekhar Kapur: We are the stories we tell ourselves.

谢加·凯普尔(Shekhar Kapur)从他开始策划拍摄电影《伊丽莎白》的经历开始讲起。在策划剧本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与众人都不同的剧本方案:伊丽莎白应该在跳舞。之后的电影便有了这样一段情节--莱斯特伯爵问伊丽莎白:我的小姐,可以跟我跳支舞吗?伊丽莎白回答:我很乐意,先生。接下来是优美的音乐。因此,凯普尔当时坚持,如果以视觉的方式对电影的故事进行叙述,可以直观地感到,她在恋爱中,她当时正在享受着生命的快乐。

很多导演在拍摄电影时,他们所拥有的知识以及想法已经成为了智力上的负担。对此,凯普尔认为,拍摄电影的第一步应该是感到恐慌,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创造力。

他回忆起自己年少之时对宇宙无限的探索,他认为很多时候需要我们通过叙述故事来解决问题。这些故事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就是我们告诉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决定了我们存在的潜能。爱因斯坦就是从叙述故事开始,接着提出了理论,然后运算出他的公式。亚历山大大帝也是通过听故事了解这个世界,进而开始征服。我们自己也是通过给自己叙述故事,然后走得更远。

我们叙述故事,所以我们存在。如果没有故事,我们就不会存在。我们通过所创造的故事来定义我们的存在。

而电影本身也是在叙述故事。它在不同的层面上的叙述可能会产生互相之间的冲突。电影《伊丽莎白》可以从心理、历史、甚至神学上去解读,但这些叙述层面会呈现出一定的冲突。

对此,凯普尔又引入了他正在制作的另一部电影Paani。它讲述的是一个发生水资源争夺的城市的爱情故事。故事产生的背景是印度社会中存在的贫富差距,富人不断地挥霍水资源,而穷人却匮乏于此。凯普尔从立交桥的建造开始,立交桥之上新建了一座城市,富人们都移居到了这座新建的天空之城,而穷人还生活在原来的地方。天空之城的富人们 将所有的水资源都据为己有,这就产生了冲突。

世界上的冲突是无所不在的,但和谐却由冲突而生。这就像莫扎特的乐谱,在这些充满冲突的音符中充满了很多和谐。而一个故事的叙说者也是在各种冲突中找到和谐的 。冲突存在在万事万物当中,而我们在彼此之间应尽力去探索这种和谐。和谐是一件比单纯地解决问题更宏大的东西,它是包容宇宙万物并与之共生的东西。

这就是叙述故事。它试图在道德的解决方案中探索和谐和无限,它可能会在解决了某一个问题,错失了另外一个问题,但之后它可能会创造出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

相关链接:

维基百科上的Shekhar Kapur

Shekhar Kapur 个人博客

《阿凡达》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的TED演讲

本文作者:Ellen Chen

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主要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到北京,与其他三名哈佛毕业生创建了一家教育咨询公司。Ellen对于政治、历史、音乐、文学、时尚以及网球皆感兴趣。她总是非常喜欢学习新的东西。她喜欢思考,并发现了 TED,也逐渐对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虽然曾在现实中跌倒,但是她依然相信毅力可以成就进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