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德森谈为何商业可以做到可持续

雷·安德森(Ray Anderson)是著名的地毯生产产家Interface(界面地毯)的创始人兼CEO。在这个深情的演讲里,安德森讲述了自己从一个掠夺者到环保公益人士的转变。对于政府、企业和NGO,这篇演讲是难得的好题材,可以让我们直观的看到商业领袖自身在环境气候问题上的变化。


视频链接:Ray Anderson on the business logic of sustainability
中文翻译:Tony Yet校对: Qian Yue

不管相不相信,我来这儿是要解决问题的。我们面对的问题很大, 但今天我只想就问题在气候方面的影响发表看法。我要提供的这一解决方案,是给那些已经给地球造成巨大创伤、 以及造成生物圈之消亡的人带来的。 罪魁祸首是工业和商业,而这刚好是我1956年从乔治亚理工大学毕业之后的52年里一直在做的事情。我是一名工业工程师,也走过了从创业家到企业家的道路。我白手起家,创建了界面地毯公司,那时候是1973年,36年前了,我们为美国市场生产地毯,我们的客户主要是商业公司和研究机构。我经历了公司从草创到生存到繁盛到占领全球市场的过程。后来我读到了保罗·霍肯的一本书,《商业生态学》,那是1994年的夏季。在那本书里,保罗将商业以及工业称作导致生物圈破坏的罪魁祸首同时,这些商业公司也是唯一的有足够的市场资源和力量去引导人类走出困局的机构。顺便提一下,在那本书里, 保罗称我是地球资源的掠夺者。

后来我对我的公司员工提出一个挑战。我希望带领我们的公司以及整个行业走向可持续的发展。最后我们对于我们这个石油依赖性很强的企业的新定位是:我们只使用可以在自然界迅速循环利用的地球资源, 不再吞噬石油,也不再对生物圈造成破坏,不从大自然索取,也不伤害它。 我只是简单的说,“假如保罗是对的” 那么商业以及工业就应当行动起来。但谁将成为领导者呢?假如没有人成为领导者,没有人会愿意行动的。 听起来很简单。为什么我们不成为领导者?多亏公司员工的支持,我现在已经慢慢的从环境掠夺者成为环境保护者。

我曾经跟《财富》杂志的作者说过,也许有一天,像我这样的人会被关进牢房的。那个采访于是上了《财富》的封面,后来他们就称我是美国最绿色的CEO——从掠夺者到保护者,到美国最绿色的CEO,也才五年的时间。这本身也是对于1999年的美国CEO的一大讽刺 。后来,加拿大拍的纪录片《解构企业》也采访了我。他们问我“被关进牢房”是什么意思。我说,盗窃是一种罪,而盗窃后代的财富将来也会成为一种罪。但我意识到, 要使得偷窃后代财富成为一种罪,那我们必须得找到一种可行的替代方案,把现今成为人类文明之主导的“掠夺-生产-废物”式的工业体系改革过来。因为这个正是偷窃我们后代财富的罪魁祸首。我们开采地下的资源,然后通过工业将其变为产品,这些产品很快又会成为废物,被运到填埋场或焚烧炉。简单点,用保罗和安妮的话来讲,就是把地球资源变成污染。

有一个很著名的计算环境影响的公式:环境影响——这是一个不好的东西——它是人口、财富以及科技三者相互作用的产物。换言之,影响是由人带来的,人们所消费的产品以及产品的制造方式。虽然这个公式有很大的主观成分,但你也许可以计算出人口的数量以及财富的数量。但通常科技就很难量化了。或者说,这个公式是理念性的。不过它仍然可以帮我们理解问题。

界面公司于1994年开始通过实验摸索生产地毯的新方式。过去,生产地毯都是需要大量石油和能源的。我们需要转变我们的技术,尽可能降低其环境影响,而不是增加这些影响。保罗和安妮的这个环境影响公式 I = P X A X T 环境影响等于人口、财富以及技术三者相乘。我希望界面公司可以重新编写这个公式: I = P X A / T。假如你数学很好,你马上就能发现:T作为因子的时候会增强影响——这是坏事。但假如T作为分母的时候就会降低影响。于是我问,“假如作为因子的 T 我们称之为 T1,我们希望这个 T1 可以扩大影响。而作为分母的 T2,我们希望其降低影响。这可能吗?

我想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一些特征 T1 主要包含以下的特点:掠夺:从地球拿走资源;线性的:掠夺,生产,浪费,其动力是化石燃料。它也是浪费的:是带有侮辱性以及仅仅关注工人生产效率的。我们只希望一个小时内可以做出更多的地毯。综合考虑,我认为 T必须放到分母。在新的技术革命年代,从地里拿走的,必须用可再生的东西加以取代,将线性的变为循环的,从化石燃料转为可再生能源;从浪费到零废物;从侮辱性的到仁慈的;从工人生产效率转为资源利用效率。我设想,假如我们能够作出这些转变,将 T1 彻底去除,我们可以将我们的影响降为零,包括我们对环境的影响。这也成为了界面公司1995年的策略,并且以后一直在执行。

我们每一年都非常详实的计算我们的进步,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大家我们从94年开始的12年里做了些什么。温室气体净排放量绝对值下降了82% (掌声),在同一时间里,销售额上涨了三分之二,利润翻了一番。这82%的温室气体排放下降值,其中有90% 来源于产品的革新。这是很大一个数字,全球的科技界都应当知道,并且需要在2050年之前达到这一数字。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避免灾难性的气候危机。科学家告诉我们说,因为可替代能源的使用在界面公司,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可以降低60% 我们发现,最为廉价的石油,是 那些因为使用效率不高而尚未被充分使用的石油。我们公司耗水数量下降了75%,这对于我们公司整个全球生产基地都是如此。我们的宽幅地毯生产所需的水也下降了40%,那是我们于1993年收购回来的。工厂就在加州。大家也都知道,这里的水是多么的宝贵。可再生或可回收材料的比例是25%,并且正在快速增长,可再生能源比例则为27% 并且将走向100%。我们也成功的将1.48亿磅,也就是七万四千吨的旧地毯从填埋厂回收回来。 我们通过反向循环以及回收技术,成功的搭起了生产材料的回路。那是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的。

这些新型的摆线技术,已经为我们自2004年以来生产和销售的八千五百万平方英尺的地毯立下汗马功劳。也意味着,从结果看,不再会排出加剧气候变化的气体。这是通过我们对供应链,从开矿到产品回收的整个过程的控制来实现的。这是有第三方独立认证的,我们将此称为“酷地毯”,并且在市面上也成为了杀手,在销售额以及利润方面都有增长。三年前,我们推出了家用地毯砖,产品的名字叫Flor 这是一个错误的拼写F-L-O-R. 你可以在Flor.com看到更多介绍并且可以订购,五天之内即可在家里拿到货 它非常实用,也很漂亮。

我想我们离实现目标已经走完了一半的路程。这个目标就是“零影响、零足迹”。我们将2020年设为“零排放年”,我们希望到那时可以成功的登上“可持续发展之峰顶”。我们把这一目标叫作“零使命”,这也许是最重要的一面。我们发现,“零使命”对于业务发展是有极大助推力的,并且可以带来更好的商业模式,更好的实现利润,这就是可持续发展的商业道白。它源自我的自身经历,我们真的看到了成本在下降,而不是上升。从数字上看,就是在追求零废品的过程中,我们有4亿美金的成本可以节省下来。这也是“可持续发展之峰顶”的模样之一。这个节省下来的成本足以支付我们公司转型所需的花费。

这一例子也破除了人们一个迷思,即认为经济与环境是不可二者兼得的。我们现在生产出来的产品是一流的,因为它们都是在“为了持续应用”的原则下设计出来的。这一原则也成为了未曾预料到的创新之源,我们的员工也为这个更高的理想而振奋,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口号来吸引优秀人才以及团结整个团队的口号了。而市场的反响也是令人惊讶的,其他任何形式的广告或营销策略,不管花费多大的力气或成本,都没办法达到这样的效果。刚才已经谈到了成本、产品、人员以及市场了,还有什么没有讲到?我认为这是更优的商业模式。

这是我们14年来的销售以及利润图:从2001到2003曾出现了下降。在那段时间里,我们的销售额下降了17%,但同期的市场容量则下降了36%。所以我们事实上是赢得了市场,假如我们没有采取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也许我们就不会在那场衰退中活过来了。假如每一个企业都追求跟我们一样的目标。那是不是就可以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呢?我认为不是的。我还是经常被这个公式所困扰 I = P X A /T2。这里的A是大写的,意味着富裕本身就是一个目标。但假如我们更进一步的重构这一公式呢?假如我们把大写的 A 换成小写的 a 呢? 这样一来,a 意味着财富只是到达目的的手段之一 而目标是快乐,多一点快乐、少一点占有。

这也许会让我们重新构想人类文明本身—— (掌声) 以及我们整个的经济体系。即使不是为了人类,也至少是为了人类以后的那个物种,一种可持续的物种,生活在一个有限的地球上合乎道德的、幸福的、绿色的 与自然相协调的世代延续下去, 直到千代、万代 或者是延续至无穷。但地球是不是只能等待人类之毁灭呢? 也许是吧。但我不是这么看的

我们界面公司确实是希望将我们这个可持续的、零足迹的工业企业带入2020年 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前面的路了。可以一直看到通往峰顶之路。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执行了。就像我的好朋友、好参谋Amory Lovins所说, “假如某种东西是存在的,它就是可能的” (笑声) 假如我们真的可以做,那就是可能的 假如我们这个曾经严重依赖石油的公司做到了,那么任何人都能做到 假如任何人都能做到,那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给业界老大带来冲击 也有望带领人类走出深渊,因为我们过去长期的从生物界掠夺,已经有人在遭受危险了,并且是不可接受的危险 那个人是谁? 不是你。也不是我。 让我告诉你谁受到的危险最大吧。我在攀登这一高峰的早期就遇到了这个人,那是1996年3月一个星期二的早晨。我在人群里走,那时候我经常这么做。我会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创建新的联系。 回到亚特兰大后的第五天 我收到了来自Glenn Thomas的一封电邮。我在加州的一次会上见过他,他送给我一首诗 那是他在周二见面之后写的 我读完那首诗,顿时感觉那是我一生难得的喜悦一刻那首诗告诉我,有人体会到这个道理了。这就是Glenn所写的内容 “他就是那个正在面临最大危险的人,请读《明日的孩子》”

“没有名字、没有面孔、不知哪里出生、不知何日降临

明日的孩子,虽然尚未降生 上个周二的早晨,我遇到了你

智者为我们引荐了对方 透过他那沉重的观点

我看到了你也能看到的一天,那属于你,不属于我

因为你改变了我的思考 我从没有想到

我所做的,也许有一天, 会伤害你。

明日的孩子,我的女儿,我的儿子

我这才开始想到你,以及你该享有的好生活

虽然我知道,我更早就该开始想

我会开始

我总是在想,我所浪费的、我所丢失的

我却忘记了 有一天,你也会降生,也会生活在这里。“

那天开始,我的每一天内心都会燃起“明日的孩子”的记忆。带给我一个简单而又深刻的信息。我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生命之网的一部分,都是人类的一部分,甚而言之,也都是生命之网的一部分。来到这个生机勃勃的绿色的星球上, 我们的旅程很短, 我们必须作出选择。 是毁坏它,还是维护它? 对于大家,这就是带给你们的召唤了。

谢谢大家。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雷·安德森谈为何商业可以做到可持续》有10个想法

  1. 真遗憾,我的英语还是不够好,有时候理解起来稍微费劲了些~非常感谢嘉宾和默默的志愿者们。

  2. 太好了,他所说的也是我所想的,不过他做到了,而且更彻底!由此我确信,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一朵花每一滴水都是相通的相联系的,即许多经典书籍中都写到过的–全息影响..

  3. 我们生于自然长与自然,却要破坏自然,不给自然以喘息的机会。我们和自然应该是柔性的互动而不是掠夺!

  4. 我们生于自然长与自然,却要破坏自然,不给自然以喘息的机会。我们和自然应该是柔性的互动而不是掠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