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访谈]走进繁体中文翻译志愿者Bill Hsiung的TED世界

此次译者访谈是由译者服务组的志愿撰稿人Derek Sit精心整理和编辑的。在此,特别对Derek的工作做出由衷的感谢。

Derek Sit
译者服务组志愿撰稿人

居於香港,是一個幻想著自己在熟悉的城市像過客一樣流浪的傢伙. 正一本正經的學習著成為一個會計師, 但心裡邊總覺得世界如此陌生如此不為人知, 總是搞不清楚是A還是B. 目前正努力嘗試在TED的世界里為自己找到一個答案.

對於鍾情TED的讀者的說, 在短短十幾分鐘看完一個影片, 可能覺得時間’唰’的一聲就過了,意猶未盡. 筆者非翻譯專業, 也沒有正式翻譯過什麽文章, 但僅僅是在百度上為祖國同胞翻譯頹文騙取積分也已經讓我大叫辛苦, 而有敬而遠之之意. 而翻譯完一個十幾分鐘的短片, 其中所費的心血之巨實非外人輕易可想. 所謂喝水莫忘挖井人. 讀者在享受TED提供的’文化盛宴’的同時, 也不可忘記那些勞苦功高的譯者們.

本期為大家介紹來自台灣的譯者Bill Hsiung. Bill Hsiung 現居美國, 是TED开放翻译计划的資深翻譯者, 目前一共翻譯了48個演講, 在繁體中文譯者中位列第一. 筆者’膽粗粗’, 很冒昧的用email聯繫Bill. 幸而Bill很熱情的答應了. 接下來讓我們瞭解一下Bill, 以及他和TED的故事.
Bill Hsiung

筆者: 可否簡單介紹您的人生經歷

Bill: 出生於台灣屏東,生長於台中。2006 到美國留學,畢業後目前在南加州工作。

筆者: 您如何發現TED, 以及開始翻譯TED短片?

Bill: 約略是 2006 年底、2007 年初,在 Youtube 網站上看到 Jeff Han 關於多點觸控螢幕,約九分鐘,非常精彩的演講短片。 順著影片的片頭,經由 google 找到了 TED 官方網站 TED.com。 從那時開始,TED.com 就成為我會定期瀏覽的網站之一。 因為這些 TEDTalk 都非常的精彩,但又簡單扼要,因此不論再忙,你很容易可以抽出一些時間來,聆聽、觀賞 TEDTalks.

大約是 2009 年三月左右,在 Facebook 上發現了一個叫做 「I translate TEDTalks」的使用者群組。 得知了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的訊息,就開始留意這個翻譯計畫。 在此之前,我也曾加入過 MIT Open Courseware 的繁體翻譯義工(沒有真正申請及完成過翻譯)。 也有幫助 Facebook 網站翻譯計畫,翻譯了不少台灣區繁體中文的詞條 (因為兩地一些習慣用語上的不同,Facebook 將繁體中文又細分為台灣區與香港區。) 但那時一方面忙,一方面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也還在封閉測試階段,因此也只是留意,沒有馬上加入。到了五月初,事情告一段落,便正式申請加入此翻譯計畫。 我加入後約一兩星期,TED 才公開發表這個翻譯計畫,並歡迎所有有興趣的人加入。

筆者: 您翻譯了45個短片, 而大多數的譯者都是10以內. 是什麽令您堅持不懈?

Bill: 其實一開始,動機非常單純。 因為很多 TEDTalks 我都非常喜歡,有這個機會,我就想要將我喜歡的 TEDTalks 給翻譯出來,與大家分享,使華人社群(尤其繁體中文的使用者)能容易地了解這些精彩的演說。 加上時機湊巧,那時有一段時間,我比較有空,也就趁那段時間,翻譯了不少演講。 其實 2009 八月份後,我搬家、換了新工作,雜務增加,也中斷了翻譯計畫一段時間。 但是因為之前累積翻譯的數量夠多,很榮幸的,於 2009 年底十二月的時候,獲邀免費參加今年二月於南加州棕櫚泉 (Palm Springs) 所舉辦的 TEDActive。 在那邊,遇到了很多跟我一樣,來自於世界各地的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的翻譯義工以及 TEDx 活動的主要籌辦人,大家一起分享彼此的經驗與熱情。 也因為這美好的 TEDActive 經驗,讓我重拾起這個翻譯計畫。 並且我相信,將會一直地持續下去,直到所有我感興趣的演講,都被翻譯完成為止。(但 TED.com 目前是每週一到五,各公開一則演講,週末則發表網路精選。 因此 TEDTalks 的數量也是持續不斷地在增加中。) 這也意味著,翻譯 TEDTalks 大概會是我長期的興趣之一吧~!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收到從不認識的人所寄來的電子郵件感謝函,證明我們花時間所完成的翻譯,真的對一般觀賞 TEDTalks 的中文社群有所貢獻,也是個很大的鼓舞!!
Bill Hsiung

筆者: 在您翻譯的過程中, 有否什麽有趣的事情? 難忘的事情? 哪一個影片對您影響深遠甚或是有所啓發?

Bill: 難忘的事情,大概是剛開始加入翻譯計畫的時候吧~ 那時,翻譯者的平台還非常簡陋。 要獲知還有其他哪些人也是翻譯義工非常困難,不像現在,很容易可以搜尋到。 更別提,假如你需要知道該翻譯義工是翻譯哪種語言的。 這在那時,以當時的系統而言,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如果不知道其他翻譯義工的資訊,不主動聯絡請求別人幫你校訂,你的翻譯成果,很可能好幾個月無法被公佈在 TED.com 上。(因為需要有他人幫你校訂完成,TED 才會將之公開在官網上。) 因此我採取最簡單,最原始的方法,一頁頁的瀏覽 TED.com 上註冊的數萬名用戶,尋找那 TED volunteer translator 的小標籤。 並藉由該譯者姓名的拼音,來猜測其有否可能為繁體中文的翻譯義工,然後與之聯繫。 這在現在看來非常的愚蠢,但也因此非常難忘。 😛
對我而言,超過一半的 TEDTalks 都非常具有啟發性,也因此我無法從中挑出某一個特別對我影響深遠的影片~
下面這個連結有所有我喜歡的 TEDTalks 跟講者 http://www.ted.com/profiles/favorites/id/232130

筆者: 您的翻譯心得, 以及在翻譯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麽想法要和大家分享一下?

Bill: 首先,請各位有興趣參加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的人,在真正動手翻譯之前,請先仔細閱讀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官方網頁上,為各位翻譯者所準備的各種資料。(包括:翻譯指引與格式建議、常見問題集與已知問題等等) 一年來,TED 官方是真正的很用心在聆聽各個翻譯者的建議,並將之蒐集與整理後放到官網上供大家參考。 閱讀後,可以幫助你更快進入狀況,也應該可以解答很多你本來有的問題,希望大家不要辜負他們用心整理的美意。
整體來說,翻譯 TEDTalks 最主要的指導原則就是:避免照字面翻譯,應該以中文結構與語法去翻譯出原文(英文)的意思(有時必須顛倒原文句型順序,或以中文慣有的成語、俚語、俗語去取代英文原文)。而不只是依照英文句型,將英文字詞,翻譯成中文。 TED 是 “idea worth spreading”,也因此翻譯出講者想要傳達的理念與精神遠比字面上的翻譯重要。

筆者: 同樣是中文翻譯, 繁體翻譯組的表現一向弱于簡體翻譯組. 對此您有什麽看法,以及有什麽解決的辦法?

Bill: 哈哈~ 我可能不會同意你的觀點(一向弱於)。 如果你所說的弱於是指現在繁、簡體中文各自翻譯完成的數量的話。 當然,數量絕對是指標之一。 但,不見得是唯一,也不見得是最好的指標,只是它的確是個最容易被了解的指標。 繁體中文目前所翻譯完成的數量,的確遠少於簡體中文。 但是,如果考慮到參與翻譯的義工社群人數(簡體中文翻譯者人數大約是繁體中文翻譯者的兩倍),其實表現差不多(完成數量也差不多是兩倍)。 如果再加上考慮,繁、簡體使用者與翻譯者的比例,則簡體中文則是大大小於繁體中文了。(因為目前世界上每天在使用繁體中文的也只有台灣、香港兩地。使用簡體中文的,則包括了中國大陸、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華語使用者)。 再加上,去年計畫剛開始時,不論繁、簡體翻譯社群人數都還很少的時候,繁體中文翻譯完成的數量曾一度超過簡體。 所以原諒我並不認為繁體中文的表現「弱於」簡體。 😛
但是,數量少是事實。 因此,我們是可以檢討,如何增加數量。

原因大概有兩點:第一、繁體中文翻譯者大多非常用心,對自己的翻譯品質有一定的要求與自信,也因此在校訂的過程中,常常需要數度往返,修正再修正。 因此完成速度較慢。 但這是好事,表示翻譯完成的品質有一定的保證,我們並不需要(也不想)去改變它。

第二點,就是我們可以檢討再改進的了。 首先也是跟繁體中文翻譯者社群數量有關係(人數少)。 這點,我們已經與 TEDxTaipei 合作,藉由 TEDxTaipei 的參與者,擴大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在台灣的能見度,讓大家知道這個翻譯計畫。 並有可能加強與學校的互動,尤其是外語系,讓教師藉此機會,將 TEDTalks 介紹給學生族群。 另一方面,繁體中文社群的翻譯者,說好聽一點是比較獨立,換言之可以說是不夠團結。 我們缺乏像 TEDtoChina 或 TCTC google group 一般,讓繁體中文翻譯者互動的平台。 除了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外,台灣也有團體、網站在獨立翻譯 TEDTalks。 比較可惜的是,在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開始後,他們仍然保持獨立翻譯的作風,並沒有轉為全力支持 TED 官方的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如 TED 中國的譯言社群一般)。 因此,有許多的翻譯人力浪費去做同樣的事,導致事倍功半,甚為可惜。

但是,其實 TED 翻譯是個長期計畫,我也認為,目前繁體中文的翻譯速度算是可以了。 讓大家一直保持有新的演講可以翻譯,然後慢慢追上 TED 官方影片增加的速度。 能使大家保持有空翻譯的習慣,如果像是西班牙或是保加利亞語與阿拉伯語,他們的翻譯完成速度遠遠超過官方影片增加的速度。 導致目前西班牙語幾乎已經翻譯完所有的 TEDTalks,翻譯義工沒有事做,可能會轉移注意力到其它的事物。 導致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翻譯社群慢慢流失,喪失未來的翻譯動能,這也是大家需要考量的,成長太快,也許不盡完全是好事。
Bill Hsiung

筆者: 請談談您對TED在華人未來的展望,以及您認為這能夠對華人社區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Bill: 哈哈~ 我只能希望在華人社群,更多的人能夠知道 TED 的存在。 至於未來的影響與展望,我既不是 TED 的工作人員,也沒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套用一句 TED curator Chris Anderson 的話:TED 有自己的生命,沒有人知道它將會往哪裡走,我們也很好奇它未來的發展。 我只能猜測,這個影響,一定是正面的!!!

後記

在Bill的言談中, 大家或許已經感覺到了他的率性和隨意, 認真和理性. Bill和大家分享的關於翻譯的經驗, 相信可以讓不少譯者有所得, 也讓有興趣加入翻譯的新人們更快的熟悉翻譯的竅門. Bill對TED繁體中文的回應尤其讓筆者深思. Bill認為可以在將TED帶給更多的台灣朋友. 而筆者現居香港, 認為TED也可以’打入’, 香港, ‘spread the ideas’, 讓TED也能夠為更多的香港人所認識. 筆者已經看到有不少身處香港熱心的TED粉絲正在這方面努力. 這樣的話, 相信繁體工作小組的表現會更上一層樓.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译者访谈]走进繁体中文翻译志愿者Bill Hsiung的TED世界》有9个想法

  1. 感谢Bill的精彩分享。之前我看过一些繁体中文的TED翻译,他们在质量方面确实非常注重,用词造句都很讲究。这一点简体中文的TED译者社区确实还有待努力。

    翻译是个学习的过程,很费时费力,但完成一篇翻译之后却能给人带来极大的快感。有很多东西我在听演讲的时候以为自己懂了,但实际上到翻译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没有真正理解。于是到处去翻书翻网站查资料——有时也仅仅为了一个词———但这样的求索过程也是蛮多乐趣的。

  2. 謝謝 TEDtoChina 的訪問 (謝謝 Derek, Zach and Tony)

    繁體中文翻譯社群其實已經有很多來自香港的翻譯者了,非常感謝!!
    TED Open Translation Project 近日將粵語也獨立出來,成為可以翻譯的語言之一,在此轉達給各位香港的翻譯者知道。當然正式粵語書寫跟繁體中文可能差異不大。因此,我相信,TED 官方將粵語獨立的用意,是希望香港的譯者將字幕翻譯成粵語口語化的書寫體字幕,以讓更多的人能夠輕鬆觀賞 TEDTalks。

  3. 其实粤语书写体跟繁体中文差异是巨大的!现在用到粤语书写体的也似乎只有香港,不过这一书写方式在学校课堂里是没有被教授的。很多人会讲,但不会写。

  4. 我之前有和繁体中文的译者合作过,真的是被很多繁体译者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精神所折服。当然了,这也不是说简体中文译者们的翻译马虎。事实上,很多简体中文的翻译也堪称是专业之作。:) 不过有的时候的确是要在“精雕细琢的完美翻译”和“快速、及时地将最新的演讲带给大家”之间做出个取舍。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嘛。:)

    所以说,如果可以增加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译者之间的合作,相信可以将两个团队的优势合二为一,创建一个双赢的局面。不过具体以怎样的方式进行合作,还需要译者们之间进行内部的讨论,达成一定的共识,做起来想必不会容易。

    但至少希望这篇Bill的访问,可以进一步增进两个团队之间的了解和沟通。所以在这里要再次感谢Bill肯抽出时间和TEDtoChina的读者们分享你的经验和感想。谢谢。:) 也希望以后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将更多译者(简体、繁体、甚至是粤语)的故事带给大家。

  5. 感谢Derek Sit和Zach的策划,让我们一睹资深译者的风采:)我刚刚加了题图,同时对这句做了修改:“Bill Hsiung 現居美國, 是TED开放翻译计划的資深翻譯者“。

    @Bill Hsiung,

    你的分享带来很多启发,是否我们可以团结更多的中文译者,在翻译协作,社区交流,以及推动翻译成果的传播方面,更好地协作起来,让中文TED社区更好地发展?

  6. @Tony 嗯嗯 我知道 那就是我所謂的「粵語口語書寫體」
    網路上常常可以看到 但是應該是比較非正式的書寫形式 所以我稱口語
    因為香港的報章雜誌,甚至書籍的書寫形式(比較正式的書寫形式)
    除了一些遣詞用字上的差異外,幾乎與台灣所使用的繁體中文並無二異 😛

    @Oliver 您有什麼建議嗎?

  7. @Zach 是否考虑把这个中文繁简体译者相互合作的想法放到TCTC邮件组上,让大家讨论?

    @Bill 关于书写体粤语的特点,你不妨打开维基百科粤语版看看,也许可以有更清晰的认识。

  8. @Tony 嗯,維基百科粵語條目,我讀過的。(在TED把粵語獨立出來的時候,我有認真讀過)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跟一位來自香港,目前住在加拿大的TED翻譯義工討論過這件事。 我會稱「口語」書寫體,也是他跟我這麼說的。 那位翻譯者親口問我說,他不是很清楚粵語字幕跟繁體中文字幕到底要有什麼差別?(畢竟香港是使用繁體中文的地區) 除非字幕要用口語體書寫 😛 然後他review了第一篇粵語演講就遇到問題,他有給我看,那篇演講的原始譯者真的就是翻成一般繁體中文的形式。(不知道後來解決了沒) Anyway, you know what I mean~ 我們其實是在說同一件事,只不過用詞有些不同罷了。

    如果有香港朋友願意替我們解釋清楚,那更是再好不過了!

  9. @Bill Hsiung,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大家一起来发起一个“TED中文翻译联盟”这样的社群,使用这个新名称来将大家联系在一起,毕竟TEDtoChina的这个名称似乎不是太符合所有的中文场合,可能使用“TED中文翻译联盟”这样的名称会更为中性一点。

    如果觉得这个名称合适,我们可以考虑建立一些公开的交流网站,让所有的译者可以加入进来讨论。目前我们建立了TCTC google group,但是感觉由于邮件组本身的技术特性,没有把自由灵活交流的气氛营造出来。我想是否可以使用独立的SNS网站来做译者交流社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