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施瓦茨:遗失的智慧

巴里·施瓦茨(Barry Schwartz)是一位心理学家,他做过关于选择与幸福的联系的研究,也曾在TED大会上分享过这一研究成果。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施瓦茨做了压轴演讲,阐述了关于重新找寻我们失去的智慧的故事。


Barry Schwartz on our loss of wisdom

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就职演说上,他鼓励需要面对金融危机的人们去遵从美德(Virtue)。奥巴马的演说跟很多美国政治家都不同,他没有说很实际的措施,比如加大投资,比如增强消费,比如相信这个国家。奥巴马只是告诉人们,遵从美德。

美德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过时的词语,而关于什么是美德,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

古希腊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实践中的智慧就是道德意愿(Moral Will)与道德技能(Moral Skill)的结合。”而在现代社会中,所谓智慧,就是人们有道德意愿去正确地对待他人,同时,人们也有一定的道德技能去判断什么是正确的做事方法。这就像一名成功的爵士乐手。爵士乐手虽然有歌谱,但是大多数人都依靠当时的情形与周围的观众进行即兴创作。

社会中存在着很多规则,这些规则在约束人们行为的同时,也维护着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在规则之外,还存在着激励制度。激励制度不是限制,相反,它促进人们去积极地展开行动。规则与激励制度就像大棒与胡萝卜一样促进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可是,仅仅依靠这种奖励与惩戒的方式,无法实现根本的作用,反而会使事情变得更糟糕。因为,如果一个国家对规则过于依赖,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就剥夺了人们在临场反应中对事件的随机应变;而如果一直寻求激励制度,人们便失去了从事善事的欲望,以及善事背后的道德意愿。

因此,我们必须去进行一场有关智慧的战争。我们需要规则与激励制度。两者代表着理性。然而,正如理性本身并不完美,规则与激励制度也无法被设计得毫无缺陷。因此,当理性充满着无力感的时候,美德可以作为另一种支撑。

那我们应该怎样寻找到那些美德呢?施瓦茨指出,首先我们应该尝试重许赋予道德以涵义。而其中一个方法便是:不要教授过多的道德规范课程,而应该把那些严肃的说教包装到一个带有蝴蝶结的小包裹里,使它成为一节精致的道德课。

此外,我们还可以做的是:承认并且敬仰我们的道德榜样 。美国的一本家喻户晓的小说《杀死一只知更鸟》就这样塑造了阿提卡斯·芬奇(Atticus Finch)这个正义的律师,芬奇本人也被人们视为道德模范。我们还有的道德英雄包括为支付员工薪酬而不顾企业存亡的艾伦·福尔斯丁(Aaron Feuerstein)、以可持续之道经营企业的雷·安德森(Ray Anderson)。这些都是通过意愿做完美之事的人。每个人都可以去做这种道德英雄。

奥巴马呼吁美德,最重要的美德便是实践的智慧。因为这种智慧让其它的美德,比如诚实、善良、勇气,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展现出来。只有这样,每个人才能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学习,重新找回我们遗失的智慧。

本文作者:Ellen Chen (程涵)

Ellen Chen
Wednesday@TEDtoChina 专栏组稿人
Ellen 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主要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此后回 到北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与三名哈佛大学毕业生一起工作,主管市场与营销业务。Ellen对于政治、历史、音乐、文学、时尚以及网球皆感兴趣。她总是非常喜欢学习新的东西。她喜欢思考,并发现了 TED,也逐渐对知识共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虽然曾在现实中跌倒,但是她依然相信毅力可以成就进步。

联络方式:wedn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