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科里尔:最底层的十亿人

保罗·科里尔(Paul Collier)是《最底层的十亿人》的作者,也是著名的发展经济学家,一生致力于反贫困的问题。他的这篇演讲给现在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也带来了很大的启发。

科里尔觉得可以促使这个世界向好的方向转变的有两种方法,即同情心与自利意识。我们需要同情心,是因为十亿的人口活在世界最没有希望的地带,这是人类的悲剧。我们需要同情心来使我们开始拯救的行动,而自利意识则让我们变得严肃起来。

科里尔认为,我们其实很少真正严肃起来,我们最近一次真正的严肃起来是在二战以后,美国实行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美国的行为不仅仅是源于同情心,还包括与苏联集团瓜分世界的决心。美国转变了自己的贸易政策,在战后从贸易保护主义转变为支持自由贸易,将欧洲纳入了美国经济系统,也即所谓的全球化经济体系,并搭建了相应的国际制度体系。不仅如此,美国还转变了自身的安全政策,从二战时所奉行的孤立主义,变为了向欧洲驻扎军队,筹建了联合国,并支持建立欧盟。

而现在,面对着世界最底层的十亿人,科里尔认为,我们也应该做出相似的转变。科里尔特别举到了政府的作用。许多非洲国家都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并能够通过本国的自然资源得到远多于国际援助的巨大收益。但问题在于,许多政府都陷入了“资源诅咒”的困局,在发现自然资源之后比发现自然资源之前面临更糟糕的境况。

造成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的管理。 科里尔特别提到了民主的作用。民主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应该能促进政府的治理,但实际上,民主甚至可以导致比威权更糟糕的局面

民主应该包含着两个方面,权力的来源与权力的使用。权力的来源通常是选举,它只是代表权力的合法性;而权力的使用应该是三权分立(checks and balances)。这些底层十亿的人们最需要的应该是三权分立,即如何对权力加以制衡和监督。

科里尔特别提到了采掘行业透明度行动(EITI:Extractive Industries Transparency Initiative)。在这套体制中,政府应该定期向人民汇报政府收益,政府则应该对本国自然资源的利用方式以及相关的使用权利加以制度化的解释。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法就是政府对这种资源进行公开拍卖,使其实现在市场经济中应该有的价格。

科里尔特别强调,作为旁观者,不能去干涉别国事务,但作为经济学家,他们可以去给这个社会的改革者建议,让这些真正对本国举足若轻的人做出理性的决策与改变。而最重要的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应该知道政府在干什么,应该促使去建立真正的公民社会,信息应该在社会中自由地流通。但这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而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