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汉姆·希尔:我为什么是个“工作日素食者”

格兰汉姆·希尔(Graham Hill)是生态环境博客TreeHugger.com的创建者,该网站的理念是将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推向主流社会。格兰汉姆·希尔还拥有一个背景多元的国际化团队,通过团队的共同努力,大家希望将复杂的环境问题变为日常生活中的概念。该网站被媒体称为绿色CNN,格兰汉姆·希尔和他的团队还被邀请加入探索频道绿色星球项目的媒介组。今天, 格兰汉姆为我们讲述他是如何体验与实践素食主义者的。

撰稿人介绍
庄庆鸿
庄庆鸿是中国青年报法制社会部的记者,现居北京,熟悉媒体话题,关注公益社会与创新,影响改变世界,教育与成长领域。

大概一年以前,我问自己:“我学了这么多,为什么还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

因为毕竟我属于一个所谓“绿色生活”的人。我从小在我的嬉皮士父母的小木屋里长大,还开办了一个“拥抱绿树”的网站。我很关心此类事情,我知道一天吃一个汉堡,将使我的死亡几率上升三分之一。很残忍的是,我知道为了肉食,全球每年圈养10,000,000只动物。那种恶劣的工厂农场环境,假惺惺的我们根本不会去想像让自己的小猫小狗和其他宠物经历。

令人惊讶的是,在环保方面,肉食比所有的交通工具——汽车、火车、飞机、公交车、小船这些所有加在一起——排放出更多的废气。牛肉产业使用的水资源,是用水最多的植物产业的一百倍。我也知道,并不只有我一个人,我们这个社会正在消费的肉食,是上世纪50年代的两倍。过去肉食贸易是特殊小型化的,现在已经变得普遍且频繁。从以上任意一个角度来看,我们都有理由变成一个素食主义者。但我还是……吃着一个又大又老的牛排。为什么我在拖延?


TED.com:Graham Hill: Why I’m a weekday vegetarian

我发现我一直给自己设了一个二元选择题:就是要不你就是肉食者,要不就是素食者。但是我想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想一下你刚才吃的那个汉堡吧,(里面有肉)。我的常识、我的善意努力,正在和我的味蕾激烈交战。然后我就决定“晚点我再开始素食”,不出意外,这个“晚点”一直没到。听起来是否很熟悉?

因此我想,难道没有第三种方法了吗?我想到了一种,并且过去的一年里,我实行了它。感觉非常好。这就是“工作日素食”,它的名字已表达了一切。很简单,周一到周五你坚持素食,而周六周日则悉听尊便。如果你想更进一步,记住,破坏环境和你的健康的主要罪魁祸首,就是红色的、经过加工的肉类。你可以把它们扫地出门,换上一些新鲜、并非过渡捕捞得到的鱼类。这是经过饮食规划的,也非常好记忆。并且有时中断一下也无妨。不管怎样,一周中有五天不吃肉,就削减了你全部肉类摄入的70%。

“工作日素食”计划给我带来了改变。我的脚不那么肥了,我排出的污染小了,我对动物不再那么愧疚了,而且我还省了钱。最重要的是,我更健康了,我知道我会活得更长,(小声)我甚至减了点小肥。

所以,请各位都问问自己,为了你的健康,你的财务簿,为了环境,为了那些动物,还有什么能阻止你加入“工作日素食”呢?另外,如果我们所有人吃的肉食总量减半了,就相当于我们当中有一半人都是彻底的素食者。谢谢大家。

素食主义俨然已经成为时下的一个热门潮流话题,是否是素食主义者并非只是吃一两块肉的问题,而是更多地与健康,环保,生活理念相联系在了一起。然而,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成为素食主义也并不需要过于严苛, 格兰汉姆的工作日素食主义就是一个不错的灵活选择。

相关链接:
TreeHugger.com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