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卡姆勒: 圣母峰上的医学奇迹

做为一名医生,肯·卡姆勒(Ken Kamler)去到地球上许多恶劣的环境实施医疗救助:比如安第斯山脉,南极原冰层,还有亚马逊丛林。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跟随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起,帮助团队进行地理考察,同时他也是美国航空航天局研究团队的首席高海拔诊断医师,帮助检测人体对高海拔的反应。 除了这些职务以外,肯更多的时候则是纽约的一名显微外科手术师,为人们提供手部整形服务。今天他为我们讲述的是人类的大脑意志如何在求生的状态下发挥能量。

故事发生在高达29,035英尺的圣母峰上,那年百武彗星划过天际,当地的夏尔巴人认为这是不好的。那征兆是肯·卡姆勒第四次登圣母峰,那年在圣母峰上发生了有史以来最糟的一次灾难,他是亲历灾难惟一的一名医生。圣母峰的天气总是那样地极端,山顶的氧气密度一般只有海平面的1/3,温度却可以达到零下40度左右。肯有一次在接近山顶的时候从羽绒服中取出随身携带的水壶,却发现里面的水已经冻结成冰。肯向观众展示了登峰的路线图。登山者通常是从17,500英尺的大本营出发,经过四个营地,到达最高的顶峰。随行的耗牛只能到达大本营,在这里大家就需要卸下行囊,整装待发。登山的人们通常会选择在夜晚进行攀爬,因为如果在白天进行,他们可能会因为脚下清晰可见的深邃裂缝望而退却。

如果稍加留心的话,你会发现圣母峰的顶峰是呈黑色的。因为它是如此之高,又位于急流层,狂风不断席卷山顶表面,雪便无法堆积起来。一旦到达了四号营,可以有近一天的时间取考虑你是否想要继续登顶。通常人们会等待风力减弱,这样更适宜攀爬。肯·卡姆勒回忆起他们停留在四号营等待的那天,天气无风静好,似乎是个好兆头。登山者们开始陆续出发,从夜间开始出发,以便为随后的攀登积攒日间攀登时间。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当登山者们爬上东南山脊的时候,暴风突袭,夹杂着暴雪向山顶席卷。在从东南山脊通往顶峰的1,500英尺的路上,所有的登山者都没有系绳索,因为这段路途的两边都极其陡峭,你一失足很有可能就会将与你随行的登山者一起拖下深渊。所以,每个人都是单独攀爬。而这段攀爬的道路并非笔直平坦,事实上它十分艰难,坠入两边的危险随时存在。

当肯·卡姆勒的登山队行进到三号营等待停留时,他们通过无线电与正在向顶峰攀爬的人们进行联系。他们只能零星地了解到一些信息,一些人体力尚存,一些人因无法抵挡暴风雪的袭击已经遇难,而另一些人却下落不明。事实上,他们根本无法得知在2000英尺的上方发生着什么,许多消息相互冲突,让人费解。与肯在一起的最强壮的两个登山者准备去实施救援,他们将那些有能力自行下山的人们送到了三号营,将那些体力已十分虚弱的人们安置在了四号营。


TED.com:

所有下山的人都来到肯·卡姆勒那里,由他来评估他们的身体状况是否能够继续下山。正在此时,他们收到了来自山顶罗布·霍尔(Rob Hall)的消息,罗布·霍尔是新西兰登山队的领队,之前他一直都在陪伴身边一位身体虚弱的队友而没有下山,现在他只身一人,但他自知已无力下山。此时他要求与等候在新西兰的妻子通话,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即将诞生,他们在电话中为孩子起了名字,那是他与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

在21,000英尺的海拔高度上,肯·卡姆勒为幸存者们实行着医疗救助。大多数人都因为过于寒冷而冻伤或生了冻疮,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快让这些人们暖和起来。然而,就在此时,料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贝克·维瑟斯 (Beck Weathers),这个之前被大家认为已经没有希望救助的人,竟然站在了帐篷门前,清醒地问肯·卡姆勒:“我应该坐在哪里?”还打趣问肯是否接受他的医疗保险。随后贝克向肯讲述了之前在山顶发生的故事。他瘫倒在了雪地上,他可以清晰地意识到周遭发生的一切,但却无法动弹,甚至连眨一眨眼告诉人们他还活着也无能为力。他正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在雪地里躺了两天一夜,不断地对自己默念,我不想死,我的家人还在等我。他想到他的家庭,他的孩子们和妻子,这给了他无限的能量和动力,最后他挺了过来。当贝克平静地叙述完这一切时,肯感到十分震惊,他认为贝克主动地逆转了自己的低体温,创造了医学的奇迹。

肯·卡姆勒试图再现贝克彼时的大脑活动状态,他将贝克的大脑与一台大脑扫描仪相连,截取一段大脑的横切片来测量大脑中的能量流动。与正常的大脑横切片图想比,肯·卡姆勒的大脑额叶(用来集中注意力的大脑部分)呈现出极度兴奋的状态(红色的部分),说明在当时受困的状态下,肯·卡姆勒一心只想脱离险境。他也许并没有在想着他的家人或是其他人,他只是全力在与自己抗争。然而由于极度寒冷的天气,他的抗衡能量逐渐减弱,红色的部分逐渐减弱消失,他的大脑变得安静。然而,下一张切片图显示贝克大脑的中间部分又变得兴奋起来,他开始想到他的家人,脑中浮现出了家人的各种场景,他的家人给了他能量。这部分的大脑被称作带状前回,被专家们解读为集中了人们意志力的部分。这个部分影响着人们的决定与行动。这就是为何在两天一夜后,贝克终于站了起来,他大脑额叶的能量又逐渐回复,他开始思考如何拯救自己,思念家人的能量已经转化成为了激励自己的能量。尽管这一切只是肯·卡姆勒对贝克大脑活动的一种猜想,但是发生在1996年圣母峰上的真实故事,还是让我们相信人类精神意志的自救能力可以是多么地神秘而强大。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