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贝尔斯:现代奴隶终结之战

今天的演讲人凯文·贝尔斯现居华盛顿,同时在伦敦的大学任教。他在1999年出版的书《Disposable People: New Slavery in the Global Economy》已经被翻译成十种语言。

马金馨(Yolanda Ma)@ TEDtoChina
马金馨是一位生于江南、旅居香港的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她是香港大学政治学/心理学学士,新闻硕士。她曾在香港、北京、上海、贵州工作过,专注于新媒体、网络营销、社会企业、非政府组织、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她喜欢诗歌、摄影、建筑、纪录片,热衷于结交世界各地有创见有热情有实干精神的朋友,而TED就是一个绝佳的平台。
Profiles online: http://www.google.com/profiles/yolandahku
Twitter: majinxin
Email: yolandahku at gmail dot com
MSN: jinxin.ma@live.cn

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谁还能想象到,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以“奴隶”的身份生活着?——这里我们并不是在说糟糕的婚姻或者令人窒息的工作,而是那些失去人身自由、被迫劳动、没有薪水、受到暴力胁迫的人们,正如这个词在人类长久历史上的原始定义一般。然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这样的奴隶至今存在,并且足有2700万之多。这个答案,同样令当年那位年轻的在大学教授人权的教授凯文·贝尔斯震惊。他并不相信这个事实。

TED.com: Kevin Bales: How to combat modern slavery

于是凯文以学究的姿态,查阅了3000篇带有“奴隶”这个关键词的学术论文,其中有两篇——是的,仅有两篇——是关于当代奴隶的。而这仅有的两篇充满了情绪与猜测,加上一些奇闻轶事,并不能解答他的困惑。这位不满足于书斋的年轻学究决定亲自去探访这些可能存在的奴隶——他走访了四个大陆上的五个国家,眼见为实。那些在非洲农场上的奴隶亲口告诉他他们是如何被鞭笞、责打,然后逃跑。他见到了奴隶,见到了奴隶主,也亲眼看到了依然存在的奴隶产业。

你一定会好奇,究竟是哪些邪恶的土地上,还残存着如此这般惨无人道的制度?凯文告诉我们一个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只有冰岛和格陵兰没有奴隶的踪迹。然而奴隶们辛勤的劳动,却是在加速地球的毁灭——他们被迫在非洲砍伐森林,在刚果开采矿藏,在南亚破坏海洋。他们恰好成为了环境问题与平等人权中纠缠不清的关键一环。

在演讲里,凯文向观众解释了为何奴隶制(大部分文明国家把它被当作经济犯罪)可以维持至今——尽管存在人口膨胀、生活赤贫、腐败等诸多原因,但一个贫苦无依的人变成奴隶的关键,在于法治的缺失。凯文认为,正是因为失去了法律的保障,才导致贫困人口的脆弱被另一些人所利用,并逐渐演变成现代奴隶制度。另一方面,那些饿着肚子的穷人,并不是被绑架或者胁迫而成为奴隶,他们更多地是出于一种变相的“自愿”原则:我需要一份工作以维持生计、养家糊口。落后地区的穷人对打着提供工作机会幌子前来招工的人虽心存疑虑,觉得来者不善,但身后屋里饿到哭闹的孩子让他们没有选择——于是他们带着对工作的热情、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愿景离开原来的生活,直到他们发现新生活并非如他们想象。在他们觉醒过来并试图逃脱的时候,却无奈发现,原来自己早已被困成奴。

在了解了这一切之后,凯文成立了一个叫做“解放奴隶”的组织,目标是在不远的未来消除世界上的奴隶,还他们以正常人的生活。这个组织与各国政府、联合国、商界、社群以及个人联合起来,共同为这个清晰的目标而奋斗。在演讲中,他还解释了为奴隶“赎身”与“解放”之间的区别。对于解放者来说,更多的工作在于解放之后。“这不是一次事件,而是一个过程”,他说。为了让一家曾经是奴隶的人们恢复有尊严、接受教育、拥有公民身份、自己自足的生活,这个过程花上两年的时间——而这,才是他所想为他们争取的,可持续发展的自由。演讲的最后,凯文向每个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心安理得地享受通过盘剥别人(无论直接还是间接)而得来的生活,是否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人们所能达成一致共识的,也包括终结奴隶制度吧!我们标榜自身的伟大,如果连奴隶制度都无法彻底废除,又何能自称不是背负着禁锢心灵自由的枷锁呢?

相关链接:

Free the Slaves

TED.com: Rethinking Poverty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凯文·贝尔斯:现代奴隶终结之战》有4个想法

  1. 有这种不平等的奴隶存在,就有极奢侈的贵族,富强权势人,这个比例会不会又是20/80比呢?欧美日的现代版奴隶经济贸易渗透挺可拍的,搜刮全世界。 中国也在步入这种恶性循环。警醒。

    这个话题让我想得比较远。心安理得地享受通过盘剥别人(无论直接还是间接)而得来的生活,是否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

    就如我们国家的外贸和内需一样,我们牺牲环境和自己家庭的幸福,变相经济犯罪为满足这个资本市场的经济罪恶。这有没有头啊??

  2. 估计在国内,就是农民的自由解放之路和Generation Y 和Generation Z的新世纪变革之路。这也是Free Revolution.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吧。

    看看他所举例的地图,红色标记的奴隶制度国家都在亚洲,比非洲国家还要严重。最重要的我们还蒙在鼓里呢。可拍的事实啊,Open data Now.

  3. 有这种不平等的奴隶存在,就有极奢侈的贵族,富强权势人,这个比例会不会又是20/80比呢?欧美日的现代版奴隶经济贸易渗透挺可拍的,搜刮全世界。 中国也在步入这种恶性循环。警醒。

    这个话题让我想得比较远。心安理得地享受通过盘剥别人(无论直接还是间接)而得来的生活,是否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

    就如我们国家的外贸和内需一样,我们牺牲环境和自己家庭的幸福,变相经济犯罪为满足这个资本市场的经济罪恶。这有没有头啊??

  4. 估计在国内,就是农民的自由解放之路和Generation Y 和Generation Z的新世纪变革之路。这也是Free Revolution.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吧。

    看看他所举例的地图,红色标记的奴隶制度国家都在亚洲,比非洲国家还要严重。最重要的我们还蒙在鼓里呢。可拍的事实啊,Open data N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