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什·萨夫迪:建筑独特性

撰稿人介绍
Frances Liu
Frances目前在读大四,专业国际文化交流与日语。大三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交换学习的一年让她见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对事物的看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一。除了专业学习之外,她还享受学习各种语言的快乐。

莫什·萨夫迪(Moshe Safdie)是著名的犹太裔建筑家,他为1967年蒙特利尔世博会设计的《生境馆67》被誉为经典。萨夫迪的其它设计作品还包括:卡尔沙遗产纪念群,加拿大国家美术馆,犹太大屠杀纪念馆,美国和平研究会总部大楼等。这次萨夫迪将和我们谈论他对建筑独特性的理解。

我们怎样发现一个项目真正的独特之处?正如同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独特性那样,在萨夫迪眼中, 每个建筑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他认为随着全球化进程脚步的加快,我们更应该去发现每个地域的独特性以及每个建筑项目的独特性。

几年前萨夫迪被要求在堪萨斯州威奇托市的阿肯色河畔设计一座科学博物馆,萨夫迪认为如果该项目想要成功,秘诀便是使得该博物馆与阿肯色河融为一体。萨夫迪最先借用了印度斋浦尔市的古天文台(Jantar Mantar)的设计概念,他认为该设计阐释了一个代表着科学的建筑应有的复杂、饱满和理性感。 萨夫迪最初提议将该建筑建立于独立的一座岛上,然而最终他采纳了整个项目委员会的建议,不将整个建筑孤立出来,而是建立一个岛幢建筑群。人们可以穿行于各个展馆之间或是行走于它们相连的屋顶上;穿行完各展馆来到一片平地上便可观赏整体景观。他还打趣说如果游客们不确定出钱买门票值不值得,可以先在屋顶上偷瞥一眼展览,如果被深深地吸引,再返回入口处买票。

萨夫迪认为一个代表着科学的建筑始终需要一种概念–一种几何概念。于是具有环形几何概念的设计诞生了:两个环形各有一个中心,背水一面的一个中心朝下,向水一面的一个中心则朝上。这个概念衍生出了许多不同的方案和可能性,最后甚至连这个概念本身也成为了展出的一部分。博物馆俯瞰着城区的同时又被城市所仰望,游人们在自行车道上欣赏阿肯色河畔景色时也能瞥见博物馆内的展览并为之所吸引而进内参观。这座环形几何状建筑内每一个细小的零件都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TED.com:Moshe Safdie: Building Uniqueness

1976年,在设计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内的儿童纪念博物馆时, 萨夫迪曾感到十分困惑。萨夫迪觉得在参观完大屠杀纪念馆后人们仍沉浸在悲伤中已无法再吸收更多的信息,于是他提出:由一个山丘下的洞穴取代建筑物,洞穴的下方则是一个地下房间。前厅内挂有不幸夭折儿童的照片,向前进入一个只有一支蜡烛在中央缓缓燃烧的更大空间,烛光被玻璃反射到各个方向。人们会听到遇难儿童的姓名,年龄以及出生年月;接着,他们走出房间,走向光明和生命。

这个设计因为受到质疑而被搁置数年,却在10年后得到一位名叫Ed Speigel的先生赞助建成。几年后萨夫迪也因儿童纪念博物馆被要求设计一个印度国家博物馆。最初的地址选在离安纳波沙希贝镇和供奉着锡克教圣经的神庙外9公里处,可是萨夫迪认为朝圣者们不会愿意乘坐拥挤的卡车或公交车一路奔波到这偏远之地,最终萨夫迪的意见被采纳,这个博物馆很快被建在了里镇中心不远的地方。

萨夫迪计划把整个博物馆分为两部分,一端是永久性展馆,另一端则是礼堂,图书馆和临时展馆。房子主体由混凝土和砂岩筑成,屋顶材料则选用不锈钢。整个造型像是从沙石崖上腾空而起,同时面向南方,将光线反射向神庙。这个设想不仅体现了石造工艺,也能唤起人们对古老堡垒的传说的想象。在完工前,当地的工人们利用萨夫迪留下的图纸和模型被放大了十倍以供展出,即使只是模型,当时也聚集了许多赶来参加庆祝的人们,萨夫迪则被戏称为萨夫迪辛格。

1999年耶路撒冷的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希望萨夫迪来重新设计一个新馆。萨夫迪提议把它设计成贯穿山体的一个棱柱体三角形长廊,人们从山的一端一个三角形的房间进入,出口则在另一端。所有的展馆都在地下,每一个展馆都会介绍大屠杀历史中的不同部分。夜晚,唯一的一束灯光聚集在棱柱体的顶部。纪念馆的房间用混凝土和石块建成,并尽量选用天然石块。出口处则呈开放式展开,展现在面前的便是耶路撒冷城市景观。

萨夫迪举的最后一个例子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和平研究所总部。萨夫迪在考虑了华盛顿以及研究所总部位于国家广场(the National Mall)的独特性后,觉得这应该是一个象征和平的标志。同时萨夫迪认为这座建筑应该提供足够的场所来举行会议和研究。作为一所公共建筑。它应该是通透、好客的,当你处于这座建筑的内部时又能从各个角度欣赏华盛顿这座美丽的城市。萨夫迪觉得透明度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引用昆德拉的话便是:“这必须是洁白,有活力以及乐观的,并且是不断进步的。”于是萨夫迪所在的建筑小组对屋顶做了许多研究:从材质的选取到如何使之稳定呈半透明状等等。

萨夫迪觉得所有的这一切都围绕着一个主题:“美”。恰当的才是美。形态学家Theodore Cook曾说:美意味着人性。人类因为自然界的事物各司其职而赞美它们。只有我们的行为与周围的自然环境和人类环境相符合时,才会产生美。最后萨夫迪以一首20年前自己创作的诗结尾:只有探索真理的人才能发现美;只有探索美的人才会产生虚荣心。在寻求秩序中获得喜悦,却在寻找喜悦中体会到失望。 谦虚谨慎的人才能体会到表现自我的乐趣。可是在寻找自我表现的途中,也有人会跌落狂妄自大的深渊。自大与自然是矛盾的。我们应该通过自然–宇宙的本质和人类的本质,去探求真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现美。

相关链接:
TED演讲专题:建出个未来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