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弗·8·李:谁是左将军——北美中餐的历史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TED讲演。有人问了,“能多有意思?” 下面的段落会展开讲解这个讲演的精彩之处,一开始笔者只想提出一点,那就是本次讲演者的名字就很值得玩味:Jennifer 8. Lee。你没有看错,她的名字里面有个数字! 她是华裔美国人,Lee是她的的姓氏“李”的拉丁字母转写,Jennifer是英语国家很常用的一个女生名字,“Jennifer 8. Lee”这样的“名-中间名-姓”的书写方式也是英语国家的惯例,所以到现在为止这个名字只能说这是典型的英文名字;“8.”这样的书写方式和位置表明它是“中间名”,按照英语国家的约定俗成,中间名如果要缩写的话,因该是采“中间名首字母.”的方式,这里的“8.” 却不是任何英文名字的缩写,就是数字,取意于中国人所赋予数字“8”的含义,这样的名字是“美国的名字”,与“中国”有些关联,但终究是产生于并属于“美国”的。而这其实就是Jennifer 8. Lee想要传达的主要意思。

世界上的各个角落几乎都有华人,其中有很多都是开中餐馆的,北美当然也不例外。在美国有多少中餐馆呢?把美国的最多的几个快餐连锁店“麦当劳”,“肯德基”,“温蒂汉堡”和“汉堡王”的数量全部加起来也没有中餐馆的数量多。

餐馆不仅仅是吃饭的地方,而中餐馆其实也在美国历史上见证和扮演了很多重要的角色。历史上有名的“古巴导弹危机”就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叫做“北宫”(Yenching Palace)的中餐馆解决的,当时肯尼迪和赫鲁晓夫双方派出的代表就在那里见了面,从而避免了“冷战”演变成为新的世界大战,可惜的是这个中餐馆据说已经歇业了。美国总统林肯是在一个剧场被刺杀的,但昔日的剧场的位置上却是一家中餐馆,名叫“Work ‘N Roll”。中餐也随着美国人的脚步他入太空,美国太空人的菜单里就有北美中餐的代表菜“咕噜肉”。美国食物的一个典型象征是“苹果派”,但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来了,“美国人吃苹果派的次数和吃中餐的次数那一个更多呢?”在场美国人会心的一笑无疑给出了答案。

如果你去北美的中餐馆吃过,你会发现很多菜并不像是传统的中国菜,还有很多更是闻所未闻,比如“牛肉加西兰花(Beef and Broccoli)“,“蛋卷(Egg Rolls,与国内的不一样,非甜食)”,“左公鸡(General Tso’s Chicken)”,“幸运签语饼(Fortune Cookies)”和“杂碎(Chop Suey,肉丝炒菜丝,给国内的意思不一样)”。

北美中餐馆区别于世界上其他地方中餐馆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饭后所送的”幸运签语饼”,也就是一个脆脆的,甜甜的饼干,中间夹着一张写有关于“祝福或者哲理”的话的纸条。但是,把”幸运签语饼”带到中国,没有人知道这是干什么的?这种饼干是从哪里来的呢?简单的说,“幸运签语饼”来自日本,起源于日本京都,当年由日本移民带进美国。但为什么“幸运签语饼“成为了中餐馆而非日本餐馆的保留项目了呢?同样简单的回答就是,二战的时候,美国把日裔居民都管进了集中营,而这个时期,中餐馆却开始采用“幸运签语饼,久而久之,竟成为中餐馆的一大象征。这种饼干源自日本,被华人发扬光大,被所有美国人消费的东西当然完完全全就是美国的。

北美中餐的另一代表”左公鸡“是带有甜味的炸鸡,很符合美国人的口味。这道菜是彭长贵在台湾所创,借名于”左宗棠“,后来在美国发扬光大。考虑到这道菜已经逐渐向美国人的口味靠拢,不难理解,这道创新湘菜为什么在左宗棠的故乡湖南得不到认同,而更好笑的是,原创者彭长贵已经认不出这个菜了。而另一道菜,”牛肉加西兰花“中的西兰花更是来源于意大利,中国开始进口和食用西兰花,都晚于北美中餐馆中这道菜的诞生。

北美中餐的历史是华人的北美移民史的一部分。19世纪时,第一批中国人来到美国,当时梳着辫子的中国人被认为是奇怪的,没有美国人热衷中餐。事实上,当时的美国人认为中国人吃狗,不吃狗的话,也是吃猫的,要不然就是老鼠,当年的《纽约时报》曾有一篇文章,题为《中国人吃老鼠吗?》很多美国人认为吃东西不一样,导致人性也不一样,吃大米的华人会将吃肉的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拉下来,因此华人应该被排斥进入美国,一系列的包括饮食习惯等方面的对华人的偏见导致了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于1882年诞生,并且一直维持到二战后期,当日本人轰炸了珍珠港,美国和中国成为反法西斯战争中的盟友时才结束。其性质之恶劣单从一点就可以看出,《排华法案》是美国历史上通过的唯一一部针对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歧视性移民排斥法律。

其实我们上面提到的中餐,应该叫做美式中餐,它存在于美国的各个地方,前面我们提过太空,而实际上位于南极洲的美国麦克默多科学考察站的星期一晚上是吃中餐的。而世界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中餐,法式中餐,意大利式中餐,英式中餐,西印度群岛中餐,牙买加式中餐,中东式中餐,马来西亚中餐,印度中餐,韩式中餐,日式中餐和秘鲁中餐,等等,它们都有各自独特的特点。

大集团作业的快餐业,比如麦当劳,十年间将炸鸡块引入到美国几乎所有人的生活;而当初由日本京都的小店所制作的“幸运签语饼”却通过自发的形式成为北美中餐馆的象征。正是这些大或小的行为决定了我们今天的饮食,以及从之拓展开来的历史。

文中提到的相关菜式的维基简介:

Cuban Missile Crisis

Fortune Cookies

左公鸡

本文作者:张朝杰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并且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珍妮弗·8·李:谁是左将军——北美中餐的历史》上的2个想法

  1. 关于吃老鼠肉,@中国背包客 说确有其事,查了下名吃:“福建宁化老鼠干” ,以田鼠、山鼠为主要原料,先用蒸气蒸熏后,剥皮、剖腹、去内脏,再把鼠肉、肝、心一起下锅,用米饭或细糖熏烤成干,色泽油亮透红,味香耐嚼风味别具。当年淘金北美的是不是以这个以讹传讹?

  2. 关于吃老鼠肉,@中国背包客 说确有其事,查了下名吃:“福建宁化老鼠干” ,以田鼠、山鼠为主要原料,先用蒸气蒸熏后,剥皮、剖腹、去内脏,再把鼠肉、肝、心一起下锅,用米饭或细糖熏烤成干,色泽油亮透红,味香耐嚼风味别具。当年淘金北美的是不是以这个以讹传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