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奥贝德-切诺伊:人肉炸弹学校一瞥

萨米·奥贝德-切诺伊(Sharmeen Obaid-Chinoy)是一名纪录片导演, 为了保留巴基斯坦的历史, 她还同时创建了巴基斯坦市民档案。今天她要以一种全新的角度,谈谈那些成为了自杀性人肉炸弹的孩子们。

撰稿人介绍
庄庆鸿
庄庆鸿是中国青年报法制社会部的记者,现居北京,熟悉媒体话题,关注公益社会与创新,影响改变世界,教育与成长领域。

在2009年,有500起爆炸横扫了巴基斯坦。在这一年间,我正是和那些被训练为人肉炸弹的孩子们、还有招募他们的塔利班人员一起工作。我想要了解,塔利班是如何让这些孩子变成弹药,而且还主动地投身其中。为此,我想请你们先看一段短片,这来自我的纪录片作品《塔利班的孩子们》。

(放映旁白)塔利班军队现在开设了他们自己的学校。他们把目标瞄准那些贫穷的家庭,让他们把孩子送来。作为回报,他们无偿提供食物和隐蔽所,有时候则是每月付给那些家庭一份“助学金”。

我们得到了一份塔利班制作的洗脑式宣传影片,男孩们的课堂内容是自杀袭击、暗杀间谍的正当理由。我曾经和在这样的伊斯兰学校上学的一个孩子聊过。

阿兹哈·阿里,来自斯瓦特地区一个贫苦家庭。一年前,在他13岁的时候,他加入了塔利班。
(萨米·切诺伊):塔利班是怎么让你们那的人愿意加入呢?
(阿里):他们一开始是叫我们到清真寺去,给我们传道,然后把我们带去伊斯兰学校,教我们古兰经上的经义。
他告诉我,随后这些孩子们就接受了好几个月的军事训练。
(阿里):他们教我们使用机枪、Kalishnikov(冲锋枪的一种)、火箭炮、手榴弹、炸弹。他们命令我们,只对异教徒使用这些武器。然后他们就教我们自杀式攻击。
(萨米·切诺伊):你自己是否愿意做一次自杀式攻击?
(阿里低头):只要真主给我力量。


TED.com:Sharmeen Obaid-Chinoy: Inside a school for suicide bombers

(回到演讲):我在研究中,看到了塔利班已经完善了他们招募、训练儿童兵的方式。我将之概括为“五步走”:

第一步,塔利班猎取人口多、贫困的农村家庭。他们通过承诺给孩子提供食物和庇护等,将父母与孩子分离。然后他们把孩子带走,带到几百公里以外,带进严格按照塔利班意志管理的学校。

第二步,用这些孩子们听不懂、也不会说的阿拉伯语,给他们讲《可兰经》。于是他们将非常依赖那些“老师”。我自己曾亲眼看到他们讲解时,随他们自己的方便,对孩子们歪曲经义。这些孩子们被明令禁止看报纸、听广播,以及看任何“老师”没有预先讲过的书。一旦违反,将被严厉惩戒。由此,塔利班给这些儿童建立了一个很有效的完全信息屏蔽。

第三步,塔利班希望这些孩子去仇恨这个他们所生活的世界。所以,他们殴打孩子——我曾看到过。他们只提供干面包和水,一天两顿,几乎不允许孩子玩游戏。每8个小时他们都要教育孩子一次:“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读可兰经。”孩子们如同囚犯,无法离开,无法回家——他们自己的家那么穷,根本无法接回他们。

第四步,资格老的塔利班成员,开始和年轻男孩对话——告诉他们“殉难是多么荣耀”。他们告诉孩子们,在殉难以后,他们会被接到天上的乳河蜜湖之中,七十二名圣女在天堂等候着他们,会有吃不完的食物,这荣耀会让他们成为人们口中的英雄……就这样,“洗脑工程”已经开始了。

第五步,我认为塔利班有一种最有效的洗脑宣传模式。他们用来招募的录像里充斥着在伊拉克、伊朗、巴基斯坦垂死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其中传递的根本讯息是:“西方的暴力压根不在乎我国人民的死亡,所以这些地区的人民起来反抗西方是一场公平的较量。”

这就是为什么过去两年中超过6000的巴基斯坦人死了,是一场“公平的较量”。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孩子们会成为自杀炸弹。他们已经准备好出发去“战斗”,因为他们已经被教导说,这就是他们能够荣耀伊斯兰教的唯一的方式。请再看一段短片。

(旁白)
这孩子,名叫热诺拉。他引爆了自己,炸死6个人。
这孩子,名叫萨迪克。他炸死了22个人。
这孩子,名叫默苏德。他炸死了28个。
塔利班开办的自杀学校,正培养着一代孩子,进行对市民的暴行。
(萨米·切诺伊):你是否想做一次自杀式攻击?
(男孩)我很乐意。但只有等我得到我父亲的允许。当看到那些和我一样大、或者比我小的自杀攻击者的时候,我深深地被他们精彩的攻击所鼓舞。
(萨米·切诺伊):如果你做了自杀攻击的话,会得到什么赐福吗?
(男孩)在审判之日的时候,真主会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我会回答:“我主!我只为了让您感到满意!我已经用尽一生去和那些异教徒战斗。”然后主会看着我的真意。如果我的真意是为了铲除伊斯兰教的恶魔,他会赐我进入天堂。
(歌词)在审判之日,
我主会问我
我身会归于一体,
我主会问我,
为何这么做
(回到演讲):
我想把这个问题留给在场的你。如果你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面对这样的选择,你会选择活在现世,还是荣耀的死后天国?
正如一个塔利班招募者曾对我说的:“在战争中,永远都有祭品的羔羊。”谢谢大家。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萨米·奥贝德-切诺伊:人肉炸弹学校一瞥》上的5个想法

  1. Kalishnikov(冲锋枪的一种) 这个指的是卡拉什尼科夫呗?不就是俄制AK或者国造56?
    另外,文内的火箭炮,我猜因为rpg吧?毕竟火箭炮这玩意是专业炮兵玩的东西,小孩子最多玩玩rpg或者40火。

  2. 贫穷、饥饿的时候,人们无法选择。我想,美国人的枪炮还不如给百姓充饥的粮食重要。如果能吃饱饭,还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被人带走么?不会很多了。如果能吃饱,如果能够吃饱饭后接受教育,那么塔利班所谓的真主武装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生存土壤。

  3. 贫穷、饥饿的时候,人们无法选择。我想,美国人的枪炮还不如给百姓充饥的粮食重要。如果能吃饱饭,还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被人带走么?不会很多了。如果能吃饱,如果能够吃饱饭后接受教育,那么塔利班所谓的真主武装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生存土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