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CA-TEDtoChina北京城市沙龙第一期回顾

本次北京城市沙龙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与TEDtoChina的第一次合作。这次沙龙在2010年6月19日拉开了帷幕。我们在这次活动中,播放了Sir Ken Robinson有关教育的视频,以及Tim brownMichael Pritchard关于的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以及利用的这种思维模式解决世界问题的视频。

本次活动的嘉宾Kris Bartkus给出了一篇题为“能力与学校(哪些能力是我们所缺失?)”的演讲。Kris是哈佛大学08级毕业生,一直都关注教育领域的话题,目前他在一家致力于向中国引进西方教育理念的公司,索斐仕咨询(Sophos Academic Group),从事教育咨询的工作。

首先,Kris针对Sir Ken Robinson的视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之后,他将话题延伸至教育领域中的“承担风险(Risk-taking)”。他给出了“承担风险(Risk-taking)”的广义定义,第一、有原创的想法;第二、不管有多少人反对,或者成功希望有多么渺茫,都能独立地去执行这个想法。可是,现在的学校却几乎不教授这种能力。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是规避风险(risk-aversion)型的。因为对于许多人来说,维持生存就足够了。可是,仍然有一些人倾向于承担风险(risk-taking)一点。这些人应该具备以下特征:第一,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责任或者义务,比如没有家庭或者没有负债;第二,他们很聪明并且很有能力;第三,他们有很多优点,通常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Kris展示了他所在的哈佛大学2008届1600名毕业生的合影,他觉得这1600个人都符合以上三个标准,这些人还都有改造世界的梦想。但是根据统计数字,大约50%的人在毕业后从事了金融和咨询行业的工作,而这两个行业对于哈佛的毕业生来说,是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工作。

规避风险(Risk-aversion)也在很多其它行业存在,而这个问题也不是哈佛所独有的。但与之相反的是,美国最成功的企业家,Steve Jobs, Bill Gates和Mark Zuckerberg在成立公司之前,却不在乎是否拥有大学学位。

在真实的世界中,我们都需要最优秀的人作为我们的领袖,但是教育却没有为他们提供承担风险的能力,让他们成为领袖。

而其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学校里面,我们得以让我们自己的想法被客观地评价和判断。因为在学校,我们都是由客观的评估系统得到我们的考试分数。在学校,我们所需要的只是正确的答案,你的分数就代表了你对知识的掌握程度。从学习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它很有效,而且很公正。但是,这个体系在我们离开学校之后就结束了。

在真实的世界中,没有人来给我们分数,没有人会坐下来倾听我们的想法。在真实生活中,也没有正确的答案,任何一个答案都有可能是正确的,唯一的方式是去看哪个答案更令人信服。可是,正确和令人信服也并不完全相关。而这个时候,一个很大的冲突在于,我们对客观的评估系统的渴望以及真实世界中这些客观标准的缺失。

在这里,解决方案包括,学校开设与外界世界有紧密互动的课程。比如,课程中学生可以与真实世界的人互相交流。而在中国,因为我们有高考,我们有非常客观的评价标准,但我们可以尝试利用这种方法,改变我们的教育模式,那么,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开始实现转变。

观众们也针对Kris的想法提出了很多自己的看法,包括中美教育的不同,个人的能动性以及个人经历对于观点形成的影响等等。

最后,这次活动的组织者解释了design thinking对现实生活中各方面的作用,并从个人的角度提出了TEDxDesignChina的想法。希望能在Design Thinking的理念之上,以及UCCA的后台资源的支持,中国对这个领域感兴趣的人一起加入。大家再一起把有关中国设计以及设计改变中国这个想法变为现实。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