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拜恩:对音乐演进的另一种诠释

大卫·拜恩(David Byrne)是乐队Talking Heads的核心人物,这支乐队是美国新浪潮(New Wave)音乐中最有影响里的乐队之一。乐队的经典专辑《Remain In Light》不仅将后朋克推进到了一个更多元化发展阶段,也重新定义了新浪潮运动之后的舞曲形式。大卫·拜恩也在世界音乐、电影制作和艺术表演等领域进行了不同的尝试。

在这次TED的演讲当中,拜恩用自己多年来对音乐的领悟,得出了一个结论:其实音乐的演进还与时代的脉搏紧紧相连。

他列举了世界范围内的多种音乐,从非洲音乐到巴赫的管风琴,再到瓦格纳为自己修建的歌剧院,一直到20世纪风行的爵士乐。每一种音乐都与自身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音乐不再是音乐家一个人的事情,它关乎着所有的人,音乐所诠释的情感与快乐跟随着时代和社会的步伐。

TED.com: David Byrne: How architecture helped music evolve

拜恩首先让观众聆听非洲音乐Welenga,这段音乐的一切,从旋律、乐器、演奏方式、舞台布局到背景都配合得完美无缺。非洲作为现代所有音乐的起源,将音乐与环境交融的完美。

哥特式的教堂给予了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作曲家托马斯•塔利斯(Thomas tallis)灵感,他将自己对上帝的赞美布局在哥特式的教堂中,使音乐变得更美。而巴赫和莫扎特创作乐曲的房间没有教堂那么宏大和空旷,所以他们得以写出更加精致和复杂的歌曲。而后来,瓦格纳却为自己修建了歌剧院,并且扩大了管弦乐演奏的舞台,并放置了更多的乐器。这些伟大的音乐家将自己的创作与所处的时代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20世纪兴起的爵士乐开始在很嘈杂的地方表演,演奏家们开始尝试即兴创作,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而随着技术的进步,麦克风也改革了音乐,歌手和作曲家得以通过麦克的作用,让声音直接进入了人的耳朵。电子的作用让人们得以变换自己感受音乐的环境,而得到不同的感受。

这个时候,音乐也不断地分立,各种音乐随之诞生。音乐出现在迪斯科舞厅,也现身于酒吧中的自动点唱机,人们开始应景为这些地方创作新的音乐。音乐演奏的形式也开始多样化,有现场音乐,也有录音乐。现场音乐在体育馆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体育馆的现场音乐演出已经慢慢沉淀出了社会的意义。直到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场所,在汽车里,在MP3播放器里,音乐已经融进了越来越多的空间之中。

拜恩觉得,与其说这是音乐创作的创新,不如说是音乐本身在适应不同的环境。音乐伴随着时代的变迁进行着自身的变化,而作曲家,演奏家,歌唱家,听众以及所有的人都能在这种变化中寻找到时代的足迹。

就像自然中的鸟一样。如果是丛林深处,鸟的叫声会相对高亢和短促,并且不断重复。而其它地方的鸟的叫声又显得较低。如北美金翅鹊嘁嘁喳喳地喧嚣,才能穿过田野和平原。其它一些鸟,如唐纳鹊,则会根据丛林的密度选择自己的叫法。

我们在不同的画廊摆放不同的画作,在不同的操作系统编写不同的程序,而我们也在不同的环境下创作着属于那个时代的音乐。在传统的观念之中,音乐应该是先有激情,然后才有快乐。而拜恩觉得,激情与快乐实际上是共生的,在不同的时代,我们用不同的音乐语言去诠释着相同的激情与快乐。而音乐本身,并不只是单纯的个人行为,它已经因为其所处的历史而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意义。音乐或者各种其它艺术形式的创作,与时代演奏着最完美的和弦。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 三栏目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大卫·拜恩:对音乐演进的另一种诠释》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