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米塔尔• 萨塞罗夫: 我们是怎么发现成百的类地行星的

天文学家迪米塔尔·萨塞罗夫(Dimitar Sasselov)是“开普勒计划”的主要参与者,“开普勒计划”正式开始于2009年3月5日,它的主要空间任务是搜寻类地行星,而萨塞罗夫和同事们就是通过搜寻类地行星和相关研究来解答一个全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也就是“ 除了人类,在宇宙内是否存在着其他的生命体”?今天,萨塞罗夫将通过短短的18分钟告诉我们其中的进展。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萨塞罗夫开场讲了一件和天文学似乎有关而又无关的新闻事件,在2010年5月22日,在波兰的弗龙堡,人们对天文学家哥白尼进行了重埋,重埋并不是简单的事情,按照当时的习俗,哥白尼是和14个陌生人埋在一起的,而最后人们是通过生物学手段挑出了哥白尼的部分进行了重葬,冥冥中天文学和生物学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

接着,萨塞罗夫根据哥白尼的“日心说”引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既然地球不是唯一的,那么还有多少类似地球的行星呢?既然有那么多的行星,人类到底是不是孤独的存在呢?萨塞罗夫认为,在哥白尼后的400年间,虽然科技进步的很快,但这些问题都没有被很好的解答,但是,开普勒太空望远镜的发射也许将改变这个状况。

萨塞罗夫接着解释了开普勒太空望远镜有别于之前类似项目之处:开普勒太空望远镜舍弃了哈伯的宽视角,四年中,它会日以继夜的工作来收集各种关于“凌日现象”的数据。其中,所谓的凌日现象是在某一角度上,行星将和恒星重叠,并慢慢从“恒星上爬过”,天文学家可以通过开普勒传回的拍摄照片来分析那些行星的大小,轨道和轨道周期等等参数,从而从众多的行星候选者当中选出符合类似于地球和适合生命起源的行星们。

萨塞罗夫解释说这样的工作只是初步的准备工作,他们接下来的研究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知道这些行星候选者的位置,分析他们的行星条件,从而推测出在银河系中类似地球的行星有接近一亿个,而开普勒太空望眼镜的伟大贡献就是在接下来的2年内,它可以初步定义60个符合条件的行星。而第二个方面是解答生物学的一个疑问:“如果在其他星球上有生物的话,他们是否会和地球的生物一样呢?是否重力原理也适用呢?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证实。

迪米塔尔·萨塞罗夫的演说风格相比起其他领域专家的略显得沉闷,但他的主题并没有因此显得逊色。从古至今,人们在寂静的夜晚总会遥望天空而猜想,我们从那里来,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在其他地方是否存在着和我们一样的生物,我们是否是孤单的存在?过去,人们用美丽的神话故事们来解答这一切,但这不是一切,“萨塞罗夫们”继承了哥白尼的梦想,现在,他们已经发现了上百个类似于地球的行星,未来,有更多可能。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